水迎波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mychan 学医的,知道很多病治不了;做科研的,发现真理很难找......

博文

池塘,野鸭,少女,抑郁症 精选

已有 17177 次阅读 2013-7-2 07:01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自然, 校园, 抑郁症, 野鸭

校园小花园180手机广角图


《池塘,野鸭,少女,抑郁症 》


医学院中心有一个不大的步行园区,园内的灵魂志是一座形的面池塘。在旧停车场原址上改造此地时,当年请的是战纪念碑设计者林(Maya Ying Lin)片小小地方,我就想她是华裔,又是林徽因的侄女,这个园区应该有些东方的元素吧。

果然,镜面池塘,诗词圆台,睡莲,柳碎石道,江南故乡似曾相似的点点滴滴随着完工,随着春天的到来,笑盈盈地一一呈现出来。

 

个小花园四周均是校园建筑,繁忙的城市轻轨车从她地下穿过站就在其身旁。 每天无数匆匆赶路的人们经过这里常不由地放缓脚步,一汪清水给忙碌的人们带来舒缓的心情。

不知从何开始,经常流连这里的不仅有野兔蜻蜓鸟儿松鼠等,还飞来一对野鸭,猜不透它们如何在水泥林中发现了这个小小池塘(注)。最早见到野鸭是在去年秋冬,它们在空荡荡的水池里漫游,周围枯黄落叶衬映着它们孤独身影,我曾担忧:这池水很快会结冰枯干,为何你们不去温暖的南方?是飞不动吗?期望你们春天来访。春天伊始它们果然如期来了,如情侣般形影不离,它们仿佛是大自然的天使,给环绕的医学院和病院送来一份轻松的圆舞曲。




野鸭常来造访的时间是天气晴朗的午后。一天完成了临床研究工作,在回实验室的二楼长廊里我远远看见这对天使了,还看见一位黑衣少女盘腿而坐与之相望。少女的身影好熟悉,这不是暑假来我们实验室学习的M吗?

下楼一看果然是她。M漂亮聪明,家境良好,是波士顿一个大学的学生,今年是她第二年来我们实验室学习了。不过,此刻她忧郁的神情让我远远地止住了脚步,让她静静独自呆一会儿吧。可能大家想不到,这么一位花季女孩竟是位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只见她呆呆地注视着这对野鸭打坐似的一动不动,世界一切纷争风云与她无关,她在默默地注视着什么?

 


抑郁症在大学校园里并不少见, 患者中有学生也有教授。我曾遇到一位平素看来开朗活跃女强人似的华裔女教授饱受其苦,发病期间无法控制自己的悲观情绪找到我痛哭一场。眼前这女孩亦深受抑郁症折磨,有时通宵失眠情绪悲观,以至影响到她的学习工作和身体健康。不过,在美国大家对此病持开放态度,患者一般也不会讳疾忌医。前面提到的女教授通过看心理医生和服药,很快好转了,可这位花季少女的病程迁延起伏复杂一些,幸运的是她认识到这点,一直在寻找治疗方法。抑郁症的治疗除了药物治疗外,很重要一点是心理治疗或者是心理干预。心理治疗范畴广泛,我非心理医生不宜多说,只是本能的感到良好轻松的环境会有利于疾病的愈合。阳光,蓝天,碧水,睡莲,野生小动物,……这些应该是最佳自然的心理药物吧!?

注视良久她终于动了,拿起单反开始拍摄近在咫尺的野鸭;野鸭们亦非常淡定地对待眼前的这位一起晒太阳的人类伙伴。远远地,我拍下这一幕幕,直到慢慢走近。她回头看到我了,我将手指放到嘴边暗示别惊动了它们,静静地坐在她旁边一块欣赏这对超级野生模特儿。

 

野鸭在我手指可及之处, 安然地打起瞌睡了。我不由地轻声赞道:What a beautiful moment !M点点头说:Yes, it is so peaceful and pleasurable。 有什么药物能比得上这眼前一切?不仅抑郁症者,面对无数压力, 正常人也需要美丽悠然的自然来洗涤心中的忧郁烦恼,看看对面两位驻足的年轻医生,被这景吸引的又何止我们两个呢?

  (野鸭看人类--手机版)
 

”对面的人在看什么? 在看我吗?“




跳一场俺拿手芭蕾舞天鹅湖单腿展翅。





怎么没人鼓掌?





不玩了,俺走了。




 (野鸭看人类--单反版, M 姑娘提供)


你们是谁?







看什么看,你们不累吗?







你们说啥俺不懂,不理你们了。




征得M姑娘同意我将含有她的照片及患病故事写入此博文中,她愿意以她的故事帮抑郁症的朋友打开心怀,并希望周围人给予抑郁症患者是帮助而不是歧视之。此外,她还将她单反拍的野鸭的近照送给我,她显然很享受野鸭的与她近距离交流的肢体语言,看她眉眼儿带笑着描述和野鸭朋友对话的照片,我发现她单反照片轻儿易举地完胜我手机拍的(停住,让我郁闷一会儿)。

为了学习有关野鸭的知识,上我网google一下,输入中文“野鸭”一词跳出来前五条中,一半以上竟与如何吃掉它们有关,而英文是以介绍野鸭知识为主(注),这些是文化的差异吗? 无语!这个地球上人类已经占据了太多资源,野生生物的空间已经被压缩的很可怜了,它们是地球必不可少的成员,善待它们也是善待我们自己,不然我们人类总有一天会集体抑郁症的。



(注):附图.pdf


照片均为本人手机所拍,最后三张由M姑娘提供,特此致谢。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54301-703641.html

上一篇:“八零后”老父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
下一篇:​为医者医为先 --记一位美国医生的离去

82 罗德海 陈小润 魏东平 陈安 李学宽 陈湘明 刘艳红 马建敏 刘立 王桂颖 陆俊茜 卫军英 雷栗 肇极 李宁 毛宁 蔣勁松 熊李虎 张健 贾伟 余昕 强涛 郭保华 曹建军 秦逸人 林涛 赵丽莹 孔梅 杨正瓴 赵婧 武夷山 柳林涛 曹广福 张叔勇 赵美娣 张忆文 李泳 张玉秀 徐晓 邹桂萍 鲍海飞 戎可 崔小云 郭永亮 叶剑 陈国文 王淑杰 庄世宇 曾泳春 罗帆 林中祥 王华民 韩枫 边媛媛 李威龙 毕重增 陆泽橼 王德华 赖世力 汪心涛 张焱 李土荣 周向进 耿小昭 郭文姣 吴吉良 何宏 史燕青 杨金波 白桦 陈筝 陆绮 biofans chaojingding lelelele2010 anran123 waverxx aliala xuyiganghz xqhuang yinxiaotang monkey196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4: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