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小冬 (Foster Fei)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osterfei2 主要研究领域:扎根理论研究方法论

博文

批判性地阅读扎根理论英文文献(2)

已有 382 次阅读 2022-6-12 01:0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在扎根理论研究方法论里,我始终坚持要求几位真正在用这一方法论做研究的同事先阅读英文文献,并且是批判性地阅读,最后再看中文文献。我之所以这么坚持是因为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看到了在中英文文献里极其严重的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挂羊头卖狗肉甚至学术欺诈的现象。


1)即使在有中文翻译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阅读英文文献呢?原因非常简单,就是一些中文翻译和英文原文(暂且不谈英文原文的内容是否正确)根本就是牛头对不上马嘴。怎么会错得这么离谱,譬如,陈向明(2000, p.333)在《质的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研究》一书里引用Strauss1987, p.30)的这六点时?见下图: 


strauss 1987 p.30.jpg

Strauss (1987, p.30)



陈向明 (2000, 333).jpeg

陈向明(2000p.333


2)还有,坚持阅读英文文献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发现一些人对英文文献进行恶意篡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贾旭东、衡量(2020),贾旭东(2010)等的中国管理研究的扎根范式扎根精神、一定要收集一手材料等胡说八道,参考相关讨论。对英文文献进行恶意篡改,真的以为同事们不会去看英文原著吗?北外的刁慧莹指出,误读甚至不阅读原文就引用经典是导致学术不端的一大原因(私下沟通,2022519日),没吃透原文就提出中国式新范式,确实是太可怕了(私下沟通,202262日)。是的,的确非常可怕,真的是无知者无畏,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3)坚持阅读英文文献可以帮助发现中文文献里剽窃(譬如,他人研究成果、观点等)行为。


参考:吴肃然、李名荟(2020)发表在《社会学研究》一文中,剽窃英文文献里他人研究成果的相关讨论。


有关观点剽窃:我前几天看到陈英(2022)的博士学位论文里的这句话,学者指出,开放的思想并非等同于没有思想 [98]非常好,陈英(2022)有注明这个说法的出处。这也让我想到了陈向明(2021)写的文章里,同样提到这个说法,不但没有注明出处(而且之前也是),把洋人的这个说法剽窃成她自己的说法,还装腔作势地在用中文表达这个观点时加上英文的说法。如果这个说法是陈向明(2021)自己的说法,干嘛还加上英文的说法呢?开放的思想/开放的头脑的英文是“open head”p.7)吗?是要打开颅脑吗?英文说法是open mind open-mindedCreswell, 1994)。就是在这样瞎搞,不仅剽窃洋人的观点,还用中式英语装腔作势。 


4)当然,在英文文献里也有类似的现象。在一些发表在英文期刊里的文章甚至出版的书籍里也出现过五花八门的错误,譬如,误读、剽窃、甚至挂羊头卖狗肉。如果不读这些英文文献的话,怎么能够发现这些问题呢?参考之前的讨论。


在全球范围内,英语是这个领域的工作语言,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对于母语为非英语的同事而言,养成坚持阅读英文文献的习惯尤其重要。阅读英文文献是不可逃避的。令人感到高兴的是,我们的一些年轻同事已经意识到上述这些问题,并开始坚持阅读英文文献,而且是批判性地阅读。


譬如,新闻传播的小李(ref.)问:“Basics of Grounded Theory Analysis: Emergence vs Forcing这本里,Glaser在阐述范畴的形成时这样说:comparing incident to incident and/or to concepts.p40)但在Theoretical Sensitivity这本书里写的是 indicator to indicator, indicator to concept. (p62)  Theoretical Sensitivity这本书更早写成,为什么要改indicatorincident呢?我有点晕。小李问得非常好,我没有直接解释,而是让小李养成追本溯源的习惯,去看另一篇更早的文章。刚好这几天我在和陈尹(2022)也有聊到这部分内容以及批判性地阅读英文文献的重要性。在陈尹(2022)的文章里,有提到:英文原著是不可替代的学习资料。即使对于母语是英语的研究者来说,阅读及彻底掌握英文原著并非一件易事。追本溯源以及批判性地阅读英文原著是为了了解和把握方法论的要义、原则或者说精神内核,了解不同环节设计、操作设置与方法论精神内核的关联性、一致性、系统性。小李的问题非常重要,让她通过英文文献阅读去形成她自己的理解,在她的毕业论文里和读者澄清 indicator=incident?


同样,武术研究小周(ref.)也在坚持阅读英文文献:结合最近看的英文文献我有了一些思考。似乎第一次明确了研究对象,之前我潜意识里一直将中央国术馆馆刊作为了我的研究对象。但是最近突然对关心研究对象所关心的问题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我才发现我应该关心的正是中央国术馆所关心的问题……严格遵从经典扎根理论方法论的程序要求,以民国时期《中央国术馆馆刊》的史料文本为研究材料,聚焦研究对象中央国术馆真正关心关注的问题,探求中央国术馆为充分表达其深刻关切而通过《中央国术馆馆刊》这一公开发行的刊物所展开的一系列行动。旨在分析发现扎根于《中央国术馆馆刊》的能够解释中央国术馆在特殊历史社会环境下所采取的行为模式的理论框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48901-1342574.html

上一篇:不用扎根理论这个方法论,照样可以对材料进行分析,照样可以做研究
下一篇:不用扎根理论这个方法论,照样可以对材料进行分析,照样可以做研究(续1)
收藏 IP: 183.193.162.*| 热度|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4 05: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