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haiy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haiyan

博文

父亲讲的故事(5)

已有 2504 次阅读 2014-11-24 21:1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父亲讲小时侯奶奶在家里种棉花,纺纱织布做衣服,全套都是自己干。纺纱织布方圆几十里就她一个人会做。奶奶还养蚕,各种农活和家务都是她做,一个人养活一大家人。家里养蚕为防止老鼠吃,养蚕的盘子都是几层一起吊在房梁上,上面还吊着倒扣锅样的盖子,使老鼠不敢顺着绳子爬下去。奶奶不识字,但她从我三伯、父亲的三哥那里记住了三哥从私塾里学的三字经,又教会我父亲。还有乘法口诀表和加减法。

父亲后来到重庆保育院小学转中学摸底考试时他报了四年级,摸底考试,他的语文很好,算术阿拉伯数字一字不识,考了零分,被安排在三年级。学期中,他成绩很快上升,每次考试100分,很快被安排到四年级。两次全校比赛都是第一名,又被安排到毕业年级五年级。一个学期两次变换年级,让老师们看呆了。


父亲初中期间成绩是最好的,成绩除了历史一次不及格(他不喜欢历史),其他门门百分。高中考到了最好的学校中央大学附中,也是成绩优异,是考生中的第八名。平时数学都是满分,其他理科成绩也高,是班上最好的。这还是他同学张超给他的建议,张超还帮他找车让他搭车从荣昌县初中所在地到青木关。他那时是孤儿,穷到买不起鞋,穿自己编的草鞋。课本也买不起,全用同桌的,还有油灯,也用同桌的。中央大学附中很多达官贵人的子弟。他的同桌韩立民的父亲就是蒋介石第四侍卫室的头子(侍卫长)。下雨天草鞋烂了,父亲就光脚。外班的学生看见了,就说:“学校怎么连这种叫花子都招进来了?”。上课时班主任老师提问,叫了父亲的名字后就停下,然后问,“你连鞋子都没一双?这么冷的天”前面的同学都回头看他,父亲泪流满面,无从回答。因为这些,就离开学校,到外面找工作。因为偷偷搭乘货车摔伤在路上,被警察拖到路边,恰好被保育院同学萧正大看到,给救到保育院医院,但人家不收。中央大学附中知道后,高中部三年级同学徐滋(慧,第一次记录)象(这次肯定象,说慧是错的)组织高中部、初中部、女生部、老师们捐款,相当于现在的几千、一万,好大一笔钱,他们还用担架从歌乐山抬青木关,使得父亲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恢复健康。父亲非常感动,很感谢大家,不停地说好多救命恩人。捐款的名单他一直保留,到哈尔滨工作时还保留着,后来不见了。这年他是高中二年级。后来中大附中迁回南京,父亲没有被批准随迁,继续留在青木关中学读书。中大附中有两个,青木关中学和沙坪坝中学,简称青校和沙校。后来中大搬走后到新开市上了半年,住在山坡上迁走的中国银行留下的房子,因条件很差,一直咳嗽,影响上课,又搬到青木关的袁家沟高中部。被疯狗咬也是这时。当时父亲在看打篮球,腿被一只狗死死咬住,用拳头打不走。旁边有人喊这是疯狗,并帮忙打走。一个同学的哥哥认识父亲,给了一个方子,野草粒,白色三角形,半个江米大小,二三十粒,用酒喝了,同学郑其威三天三夜照顾父亲,上下铺,有时同铺,三天之中尿血滴。三天以后好了。在高中期间得到同学们的各种帮助,这个送大衣,那个送夹克,送裤子,笔记本,有人收集旧课本送给父亲,所以后来条件好多了。徐后来回上海后还同父亲保持联系,给他寄钱,帮他将写的曲子出售,推销。真是大善人。徐让他从重庆迁到上海的亲戚也将带不走的东西给父亲,结果父亲去了几次,他们都给的是钱。


刚到哈尔滨工作时他们住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用人做实验的四方楼上,双层床,附近还有烧死人的炉子,后来他们搬到抗战时期日本工作人员住过的连三楼。

保育院时吃了饭大家都找地方睡觉,父亲找到一个大佛脚下石板地上睡觉,结果一睡感染了伤寒,昏睡不起,被人背到一个尼姑庵放在垫着厚草垫的地上,一排放着十几个人,尼姑在熬中药。第二天第三天就开始有人死,最后只剩四、五个人,被转移到一个木板地上。

荣昌县初中时住在卧佛寺,当地老百姓橘子成熟了,用大马车成车成车地发给老师和学生。他们知道这些保育生都是无家可归的。保育院时他们语文老师古亦南,广东人常常同情安慰这些保育生。在保育院保育生们坐在草地上吃饭,八个人一碗菜,一个人动筷子大家齐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4769-845999.html

上一篇:父亲讲的故事(4)
下一篇:地下战争

1 吕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0 13: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