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ti-soil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zb9233 本人从事土肥领域的研究、服务、推广工作。

博文

大山里的海棠树

已有 1642 次阅读 2022-5-22 22:2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我是省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今天接到了去乡里调查脱贫攻坚情况的任务,清早便出发了。

晨曦微露,眼前重峦叠嶂,两边郁郁葱葱。微风夹携着清新的氧气,清脆婉转的鸟鸣虫叫,一路相伴。置身山间小路,整个人都变得轻盈柔软。

转过了一座山,一股花香弥漫在空气中,越来越香,越来越浓,直到充溢我的全身。见时间还早,我索性将车停到了一片空地上,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空气、这花香、这美景。

睁开眼时,远远地看见一位老者向我走来。大约六、七十岁的样子,中等身材,褐色的布衫,肩上挑着两桶水,步伐坚定,一副黑边眼镜增添了文化气息。

我好奇地走上前去,问他这花香是哪儿来的。他动了动唇,用手指了指前方,平和地对我说:“小伙子,是山后头的。”

“种花人是谁呀?有如此闲情雅致!”我自言自语。

“是我种的,”他说,“你可以跟我去看看。”

走在石板铺成的小路上,两旁花儿竞相开放,争奇斗艳,仿佛我就是画中人了,好想高歌一曲,表达我满心的愉悦。

山路十八弯,我们来到了一座房屋前,房屋外面用树枝围成一个小院子,整座房院被青翠而又高大的树木包拢着,房顶是白色的,好似镶嵌在碧玉上的一颗明珠,这就是老人的居所。老人去放水桶,并叮嘱我在院子里等他一下。

我环顾四周,房子是用清一色的石头砌的,精巧整洁,但岁月的刻刀还是在上面留下了斑驳的影子。突然,我的视线落在了一棵海棠树,它正吐着洁白的花儿,花儿像铃铛一样挂满枝头,是西府海棠,散发着清幽的香气。

“原来,‘十里飘香’是真的。”走近了,发现它的树干又粗又壮,伸出无数只大手将我拥在怀里。抚摸它,粗糙中显得苍老,但依然挺胸抬头,像哨兵似的看护着房院。“可是,就凭这一棵老海棠树,能散发出如此浓郁的香味吗?”

正纳闷,老人走来了,没等我发问,他亲切而和蔼地说:“走,我们一起去看海棠林。”

我恍然大悟,原来海棠树不止这一棵!

我们继续向山上爬去,一路上,我的心砰砰直跳,血液和花香碰撞着,我兴奋地大声“啊---”,山谷回音缭绕。花香愈来愈烈,终于,我们到了山顶。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漫山尽是白色的、粉色的、红色的海棠花,激情妖娆,整个山脊都被包裹在花海之中。向下望去,看不见花色与绿的界限,环顾四周却尽是浓绿,静听海棠花开的声音,细赏白云舒卷的曼妙,令人心旷神怡。微风过处,花色的海洋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绿,泛起层层波浪。不时有缤纷的花瓣飘落,似给花海织成了一层薄纱。

我似乎什么都闻不见了,什么都听不见了,只看见一片花海,还有老人。我感觉他矮小的身躯变得高大了,苍老的容颜焕发生机了。我感觉他被花香的光环包围着,他身边是仙气,他就是神仙!

这也让我想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士,他远离繁华喧嚣,独守心灵一方静土,多么清逸啊!

我端详着眼前这位不凡的老人。突然,我竟发现他的眼中闪着泪花,嘴唇翕动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树林和花海。他就像一棵海棠树,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正午将至,还有调查任务,必须下山了,我犹豫着要不要惊动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如梦方醒。

“咦,这老人真是古怪又神秘”,我心中暗想。

他得知我是省里来的记者,还有采访任务。我得知他在这里种树二十余载,利用种树之余,竟然写出十六部长篇小说,一百余部中篇小说。

我和老作家下山了,回到了他住处的那棵海棠树下。他带我进了屋,幽暗的小屋内,除了几张老旧的桌子和椅子,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一个大书柜立在房中间,引人注目,摆满了琳琅满目的书籍,有文学著作、各类报刊、种树百科等等。    

他直接走向书柜,翻找着什么。

我问他:“就您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不,这里有我的亲人,我还有一个儿子在县城里工作。”他答道。

“那您为什么不跟儿子去县城呢?”

“老了,住不惯城里的高楼,还是习惯住这里。”

“真是个隐士”,我暗自思忖。

“找到了。”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他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递给我,“这是我自己写的《海棠日记》,送给你。”我欣然接受,道谢后便匆忙告辞了。

回单位后,我一直忙于整理脱贫攻坚事迹,书写脱贫攻坚故事,逐渐淡忘了山中的老作家。

几个月后,秋高气爽,金桂飘香,我终于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假期。休闲在家整理书橱,不经意瞟见了那本《海棠日记》。

 翻开扉页,前言是这样写的: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小山村,时值新中国刚成立,战火洗涤下的农村更加贫困落后,死气沉沉。村里人经常饿肚子,有时不得已挖野菜充饥,但我们一直在坚持、在努力。我十六岁时,听说到山上砍柴可以赚钱,卖木头也能赚大钱,就加入了伐木队。我们辛勤地工作,日夜伐木,不到一年时间,山后的那片森林全部清光,地表裸露着泥土和岩石。不料一日暴雨下了三整天,在夜晚发生了泥石流,吞噬了隔壁的村庄,几十条生命不在了,包括我亲爱的女儿—-海棠,她永远离开了我。海棠那天正好在姥姥家过夜。我住在山前,森林茂密,苟且偷生。我是多么愧疚和痛苦啊!”

“我下定决心要重新种树,让生我养我的青山恢复生机。后院有一棵海棠树,秋天到了,树上挂满了果实,我便把果实摘下来,晒干,取出种子,种到荒芜的山后,每埋下一颗种子,心就像被锥子刺一下,钻心的疼!就这样在痛苦中度过了无数个寒冬。春天到了,海棠发芽了,我每天都按时打理它们,呵护它们,他们就像我的孩子。我在山下开辟了一块田地,不辍耕作,每到丰收时节,留下自己的口粮外,我都会将剩下的粮食捐出去,即使如此,心里仍不舒服,归根到底,我是个罪人……”

“……”

“现在时代越来越好了,国家也有了脱贫攻坚的好政策,科技人员教我们如何种田产量高,如何发展特色产业。柏油路通到了偏远的山村,村民住进了精致的小高楼……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儿子想让我去县城住,我心中有愧……”

“我现在年纪大了,对文学倒挺感兴趣,虽然文采不佳,但我阅历丰富,我将国家如何发展,用我的生活改变反映出来,我有那么多故事可讲,便创作了许多纪实作品与小说,自豪地称自己为‘老作家’,并把这些作品投给文学社,将稿费捐给了扶贫事业。”

“每当我看到山后的海棠林,我的心情是极为沉重的,我们是战乱与贫穷折磨的一代,希望我的后代们能继承我的志向,将贫穷的帽子彻底地、永远地摘掉!”

书的最后一页写道:

“致我的知音——朝气蓬勃的后代”

……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了。

我迫不及待地再次来到了那座山下。海棠花早就谢了,结了果子,果子红了,树叶黄了,石板路上铺满了枯枝落叶。走在上面沙沙作响,头顶上树叶仍旧金黄,我置身于金黄色的海洋。

我来到昔日的房院,那棵海棠树依然挺立,有几颗红红的果子伸出墙外,我摘了一颗,放在嘴里,软软的,竟然有甜甜的味道,它熟透了。完全不是我儿时吃的海棠那又酸又涩的味道!

栅门紧锁着,老作家不知去了何处……

我又到了山顶,俯瞰山腰,是红火的海洋,在山上燃烧,喷薄。我向一棵海棠树下走去,只见红彤彤的小果子珍珠似地包绕着树枝,他们你推我攘,嬉戏着,欢笑着,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停在枝上,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万山红遍”之美景。

站在山顶,举目四望,突然想起,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既如此,老作家就是一星火种,拉开脱贫攻坚的序幕。

哦,这火红的海棠也是作家,它们见证着时代的进步,国家富强起来,人民生活幸福起来。它们用自然给予的红墨,隆重地书写着时代变迁的史诗。

我似乎又闻到了沁人心脾的海棠花香。一棵老海棠树的香是有限的,但还有漫山的、新植的海棠树,它们的香味儿,一定能飘过十里,甚至能飘过九百六十万平方千米的中华大地!

(冯亮哲)

微信图片_20220523210032.pn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40418-1339743.html

上一篇:深切缅怀袁隆平先生
下一篇:包粽子
收藏 IP: 183.218.207.*| 热度|

17 李宏翰 郑永军 尤明庆 杨卫东 史晓雷 宁利中 杨正瓴 李学宽 魏焱明 孙颉 张晓良 刘炜 胡泽春 杜占池 朱晓刚 史永文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7 12: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