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ing Slowly(风之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engzhigu123

博文

兰州,兰州 精选

已有 16180 次阅读 2015-7-8 03:13 |个人分类:散文天下|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F师兄正在兰州参加兰洽会,他在微信上分享了兰州本土乐队低苦艾的一首“兰州,兰州”的歌曲,很幸运的借着从国内传到非洲的微弱网络信号,打开并听到了这首讲述兰州的歌曲。很突然的某种情绪被打开,一切关于兰州的记忆突然从无到有,那些潜藏很深的若有若无的潜意识突然觉醒,敲打我,敲打一只绵长的叙说,黄河水从此流过。
关于兰州,这故乡的首府所在,飘荡在遥远的记忆像是一顶绿色解放军帽的帽檐,又像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子的回眸,是我最早关于大城市的印象。已经没有记忆最早一次去兰州是在自己几岁的时候,但保留记忆的最早一次应该是在我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车子仿佛是从山间的一条路上驶了进去,下了这段弯坡路就进入了城市,那天阳光明媚,房屋并不高,但却有一种主宰世界的力量。
兰州,这座与黄河紧紧相连的城市,与建造于1907年的黄河铁桥公共见证了兰州和西北人民的一种情结和历史。不信你站在黄河铁桥之上,听车子往来黄河两岸,黄河水低低的流,发动机轰鸣,铁桥在风中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这何尝不是一种对于历史和存在的叩问?不信你听这首低苦艾的“兰州,兰州”,抑或者你听兰州本土另一支很有名的乐队野孩子的“黄河谣”,听那声音你能听到一种”土“,和这种”土“中所传递出来的爽朗,从那声音中也能听到一种植根黄土之中的坚守。
是的,兰州这座城市是一座夹在两山之间的狭窄城市,黄河穿城而过。这已是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事情了,金城县被设立,从此金城兰州开启了其作为一座城池的命运,人们沿着黄河两岸筑城筑家、繁衍生息,这座城市的一千九百多年,正是兰州乃至甘肃人民的一千九百多年。
车流涌动,熙熙攘攘。今天的这座城市和其他的每座城市一样,喧嚣在每个黎明和黄昏,他们有的人开怀大笑,有的嚎啕大哭,有的人住进高楼,有的人蜗居地下,这座城市把人世的一切酸甜苦辣都包容了进去,又承受新的酸甜苦辣。
此时,凌晨两点的午夜,一家叫做”嘉峪关烤肉“的烧烤店老板老马正开始收摊,黄河上凉风嗖嗖,你能闻到他身上的炭火味,沿着河道飘。他来到这座城市谋生,他在黄河边开着烧烤店,他依着黄河,他抱着黄河,黄河拥抱他。
继续听歌,你听野孩子的”就像我的灵魂“:
自从那天来到这样的城市,
我的眼睛就像沉默的黑夜
自从那夜经过你的身体,
我的灵魂就像狂乱的秋风
哦。。。
求求上帝,给我一棵毒草,给我一杯烈酒来
让我把理想,还有那些爱情,全部都烧成灰


这座城市存在于此,很多人来到了这里,爱上了这里。这座城市其实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样,包含着爱与恨,求与失。这就像成长一样,在一场情欲奔泻之后,一群人在黄河边喝夜啤酒,十几瓶酒进了肚子,有人问要不要再来一串烤牛筋,突然你情感奔泻,哭的一塌糊涂,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情感,这就是兰州人,这或者就是西北人。
而今,我生活在其他的城市,与兰州无关。记得那年经过兰州去西宁,兰州的马路真烂啊,柏油马路坑坑洼洼的,而当我今年经过兰州去敦煌的时候,兰州正在修地铁,车子真是堵啊。但这都与我有几个关系呢?我不是归人,我是个过客。
记得小学毕业那年我在兰州的时候,兰州正在开”兰洽会“,姑父说来了几个老外都是花钱请来的,也签不了几个项目。而今”兰洽会“也在开,我看到F师兄传来的照片和他的直播,似乎如今的”兰洽会“已经高大上了不少,或许如此吧,希望如此吧,谁知道呢?
中国如此大,世界如此大,必须赞叹人类的生存能力,不管富裕或者贫穷,不管先进或者落后,人总是被环境改变并适应生存,而每一种生存方式都被根植于当地人的文化和生活中,像一种祝福,又像一种诅咒,沿着这条不归的路人们一路走了下去,无怨无悔,很多时候步履匆匆都来不及发问。
祖祖辈辈的人生活在此,祖祖辈辈的后人们又生活在此。看黄河水东流,听风打杨柳,吃黄河蜜,喝西凉果饮,啃着黄河两岸的沙地西瓜甜透心窝。唱起兰州吧,打起节奏,在节奏里淹没自己,淹没音乐,淹没人事,淹没历史:

兰州~总是在清晨出走
兰州~夜晚温暖的醉酒
兰州~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
兰州~东的尽头是海的入口

兰州喂~兰州哦~
兰州喂~兰州哦~
兰州喂~兰州哦~
嘿~兰州到老~

(低苦艾乐队”兰州,兰州“)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39051-903709.html

上一篇:致那些散落在途的朋友们
下一篇:过错
收藏 IP: 118.114.247.*| 热度|

23 朱晓刚 李学宽 张科兴 刘晓瑭 李泳 黄永义 武夷山 孙瑜隆 张强 余洪波 朱平 罗帆 赵加旭 刘光银 李宇斌 肖里 刘钢 姬扬 韦玉程 姚卫建 陆俊茜 魏焱明 侯成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5 20: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