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男性健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杜江平 讨论男性健康问题

博文

老家西申底村过会

已有 1557 次阅读 2022-6-23 17:47 |个人分类:国内生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过会

        过会是大多数村子的农贸交易时间。我们村子大,一年内有五个大会,分别在农历的正月二十五、二月十五、五月二十八、十月十九和十一月十五,尤其以五月二十八的那天为规模最大,交易场所最大,串亲戚的人也最多,交易物品也最丰盛。各个大会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是大会地点集中在大街和村西头。然而,改革开放之后,人们物质资料丰富起来,商品交易已经不太重要了,更多的是串亲戚见面聊天。近年来很多人在会上,酗酒闹事,政府后来改为各个申底村都有会,分散一下。就这样,仍然会有一些滋事的。然而,我小时候印象中的会都是很有意思的,如今记忆最深的当属五月二十八的大会了。

        五月二十八大会。这一天多数是晴天,有时会有雷阵雨。大会一早就开始了,前一天远地来的商户,占好了位子,尤其是那些做吃的和卖衣服的。记得炸果子(油条)的那家很早,炉火开的特别旺,上面架着的油锅早已沸腾开锅,和面的师傅将切好的面块拉拽成长条,熟练地从锅边缘滑下锅去,果子在冒烟的锅内吱吱作响。不一会儿,另一个捞的师傅用粗长的焦黑木棍,熟练地将果子翻个身,焦黄的一面已经带着麦面的油炸香味,扑面而来。焦急的等待中,师傅很快就将这个非常馋人的、巴掌大小的、带有焦糖色、格子式的果子捞了出来。重复的熟练极了的动作,仿佛是优美的舞蹈,一点也没有停顿,只看看这个就已经享受了。周围围着的人们,胳膊上挎着自家的篮子或端着自家的筐子,喜悦地交谈着今天会有多少亲戚来等问题,他们很记得自己顺序,依次等待师傅给自己称重。

        很快就在不远处,卖农具的摆开摊来,有锄头、铁锹、绳子和木叉等。也有买花布的,五颜六色的花布,早已吸引了不少的小闺女和小媳妇。也有卖书的,在旧花包(大的布单子)上摊开了旧书,有的也比较新,我也饶有兴致地围过去,看了好一会儿,挑了一本化学书,记不清书名了,后来并没有怎么看。但是在另一家书摊上,我买了一本《小二黑结婚》,那是个剧本,中国作家赵树理在1943年创作的短片小说,之后北京电影制片厂将它改编成电影,在大江南北播放,很是流行,后来记得闲暇时看了很多遍。对于买书,我爹和家人认为是学知识,一直是赞成和鼓励的。

        半晌午了,回家喝口水,看到家里的亲戚们也到了很多。我家亲戚就两个方面,一是我姥姥家这边,有四个舅舅家的,还有两个姨家的;一是我老舅家这边,有两个老舅家的和三个老姨家的,因为本村也有个老姨家,老舅们家的和老姨家的人会分开去的,具体怎么我也没太关注和记得。哥结婚后,嫂子娘家也都会来串亲戚的。家里的亲戚多,又是热天,通常我家要头几天就给在缸里泡上绿豆,生起了绿豆芽,到会上这天正好长大能吃了。中午多数是吃大锅菜就馒头。大锅菜特点是大碗盛,菜在底下,海带菜盖帽,猪肉块盖在最上面。那时候也有买馒头的,但是大多数家里还是自己蒸馒头。吃饭后,用大勺子直接从另一个专门的热水锅里,盛些水倒入菜碗里,晾凉喝。也有吃西瓜的,也有吃水缸里泡的黄瓜的,还有在吃那种粗长的菜瓜的。

        我当然顾不上这些了,又跑到会上。这次是从西门口的十字路口看,那时这里还是荒废的庄稼地,贩卖牲口的都在这里聚集。路两边有柳树的荫凉下,黄牛有的在咀嚼着少量干草,不时地发出哞哞叫声。硕大的黑色马,有缰绳栓系在柳树干上,不时地发出响鼻声和脚蹬地的嗒嗒声。骡子多数还是比较温顺的,个子比马小些。驴子多数灰黑色或灰白色偏多,也不时的发出嗯啊嗯啊的叫声。贩卖者与买者在嘈杂声中进行着交易,这种交易是在两个人袖口进行的,外面的人只看到他们在不停地握手。期间他们还要不断的扒开马的嘴,看看牙口等确认牲口年龄和健康状况。当看到他们相互发出会心的笑声时,就标志着生意很圆满,交易成功了。给钱的时候,小孩子的我们多数是看不到的。牲口留下的尿液,很骚气的,但是很快就蒸发了。牲口留下的粪便,不久就会干结,会后次日背着筐子拾粪的就给收走了,这也是很好肥料,不会浪费的。

        五月的天气已经是很热的了,骤变的时节也是会有的。多是从西北方向过来大片翻滚的黑云,伴着越来越急的风,地上落叶和碎小树枝混杂着飘起落下,很快就噼里啪啦下起大大的雨点,不久雨水连成了线,地上也淌起了水流。多数两代烟的功夫(不到一小时),雨就停了,道路两侧水沟仍有雨水在缓缓向村外流去,地上低洼处也积起了水。再一会儿,多沙土的地面已经不沾脚了,躲在屋檐下或屋子里的亲戚或生意人,也考虑早些回家了。有时候带雨的云没有走远,在明亮西照的阳光下,东北方向会有壮观的彩虹出现。

        其他时节的会,其中正月二十五的会可能与庙等有关,而二月十五、五月二十八、十月十九和十一月十五又是什么情况,尤其是十月十九那个会。具体为什么定在这些日子过会,有什么寓意,还真需要进一步挖掘考证。


        节选自己编著的《老家西申底村的记忆》,此书完成于援助尼泊尔期间,很多内容需要补充和更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2404-1344222.html

上一篇:勃起不好自我判断和基本诊治策略
下一篇:追忆童年多趣事(二)
收藏 IP: 27.128.87.*| 热度|

3 尤明庆 王启云 郑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3 08: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