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景嵩文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swen

博文

外交思想与世界霸权的确立——读书偶录(10)

已有 2163 次阅读 2014-4-9 16:01 |个人分类:温景嵩文库|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读书, 思想, 外交, 确立, 世界霸权

 

 

 

外交思想与世界霸权的确立

——读书偶录(10

 

 

温景嵩

 

2014年4月7—9日写于南开园

 

         本文标题就是资中筠《美国十讲》第七讲的标题。资中筠此书对美国的外交问题一共讲了三次。本文是头一次;第二次(即第八讲)的题目是《冷战与后冷战时期》;最后第三次(即第十讲)的题目则是《美国与中国》。倒数第二讲却是全书的总结《回顾与展望》。可能因为美国和我国的关系非常重要,资中筠就讲得十分仔细,因而就把这一讲放到了全书压轴戏的地位。至于全书的总结,她反而把它放到了压轴戏的前面来说。于是,全书都总结完了,后面却还有一讲,这就是美中关系;资中筠此书的特色之一正在于此。

 

        资中筠在这一讲里的第一点,她开宗明义地说道,美国的外交思想有两种:一种是开国元勋华盛顿的告诫,他告诫美国人不要卷入欧洲的纷争,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另一种则是以20世纪初老罗斯福为代表,他曾经说过,一个没有力量保护自己的国家,根本没有资格在世界上存在。当然这完全是一种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的帝国主义思想。资中筠女士认为这后一种思想逐渐发展为主流,到现在美国早已成为世界上的霸主。其实,我觉得资中筠所说的第二种思想,与华盛顿讲的并不矛盾,美国野心勃勃地扩展它的势力范围,始终是对着欧洲以外的地方:先是在北美,然后是拉美,再后则是亚洲,中东,北非等地。当然两次世界大战是例外,但那也是形势所迫,全世界都参加了,美国不可能置身事外。即使如此,他的参加也非常被动勉强。第一次世界大战是1914年开始,结束于1918年;而美国却是在最后1917年仗都快打完了,胜负已非常明显时他才参加到即将胜利的一方。二次大战,美国也是在日本轰炸了他的珍珠港才不得不参加。除此以外,他自己的扩张野心就始终避开欧洲,欧洲从来就是美国的盟友。所以应该说,自华盛顿以后之美国各届总统,还一直都尊奉着他们的开国元勋华盛顿的教导;在对外方面,他们与华盛顿的要求完全一致,并没有标新立异。

 

        资中筠在此讲中的第二点讲的是,美国走向世界的过程。她认为美国走向世界,最早是通过

        1899年的美西战争,占领了菲律宾。然后是

        1900年参加了八国联军侵略我国;

        1901年提出了对中国的“门户开放”政策;再后是

        1917年参加一战,战后提出建立“国际联盟”的设想;    

        1941年参加了二战,战后提出建立“联合国”的主张,主导了联合国宪章的制定,并确立了世界上超级大国的地位;随后则是:

        “冷战”与“后冷战”时代的到来。

        以上资中筠所描述的美国走向世界的过程,大体上我都同意。只是有一点我觉得美国走向世界的过程应该更早,那应该是从1846—1848年的美墨战争算起。因为真正的美国应该说是建立得非常早。确切地说,它应该是诞生于1787年的制宪会议,正是在那次会议上才宣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以及美国联邦宪法的制定。那时的美国其实是个小美国,其领土只有北美东海岸十三州。在此之前,美国东海岸的十三州并没有联合统一成为一个国家。尽管在1781年他们曾联合起来在华盛顿的统一领导下打败了来自英国的殖民军。但在英军投降之后,他们却仍然恢复原状,分散治理各自为政。只是过了六年之后,他们才觉得有统一的必要,而召开了那次制宪会议,才成立了这个小小的只有十三州的小美国。显然,这才确实是美国的真正开始。这个小美国生存了六十年后,他们才终于感到有走向世界世界的必要,经过1848年他和墨西哥的战争于是就占领了墨西哥230万平方公里的大片土地,从而使美国的领土从东海岸延伸到西海岸,成为唯一的一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两大洋的大国。所以我才觉得美国走向世界的过程应当从1848年美墨战争算起。不知朋友们以为如何?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

 

        资中筠在此讲中的第三点,则讲到了美国的“民主与霸权问题。这是资中筠此讲里的第三小节之标题。然而我总觉得这个标题有点问题。因为“民主”一般指的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政治制度。与它相对应的政治制度是“专制”,并不是“霸权”。所谓“霸权”指的是国际关系中的一种行为,在国际关系中所执行的一种政策。与之相对应的我以为应该是由1954年中印和中缅联合声明中所确定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其内容则是: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以及和平共处,正好是五项原则。这一原则尔后又为联合国所确认:1970年的第25届联合国大会就正式把这五项原则写入了那次大会的宣言;1974年的第6届联合国特别大会又再次把这五项原则写进了那次大会的宣言里。从此“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就成为指导国际关系的唯一正确的准则,在维护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中做出了重要贡献。而所谓“世界霸权”却正是于此相反,在世界的国际关系里,它明目张胆地实行干涉别国内政的对外政策,经常向别的国家发号施令,并且要求这些国家老老实实地服从它的旨意。很明显,在国际关系里,和“世界霸权”相对应的,正是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虽然从字数上看,后者的字数多了一点,但是我们看问题要看实质,而不能拘泥于表面的字数多少。

 

        资中筠在这一讲里的最后一小节开宗明义地说道:

        “我国一般人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美国在国际上如此霸道,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一点也不民主,所以说美国的民主是假民主;另一种人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很信服,因此对美国以推行民主的名义在国际上的所作所为都给以积极的解释。”(引自资中筠《美国十讲》第七讲的第三小节。)

        然而和我在前面的看法一致,我对资中筠在这里所讲的两种国人对美国对外政策的看法,就有点不同的意见了。至少是对她所讲的第一种人的看法,我觉得她的结论有点强加于人。因为我正是持第一种看法的人,然而我的结论并不是“(美国)一点也不民主”;而是另有结论,我的结论是:“(美国)在国际上是十足的霸权主义者:横行霸道,无法无天。”

        在写出了国人对美国的外交政策之两种看法后,资中筠接着写出她自己的看法,她写道:

        “我的看法是它在国内的民主是真的,它在国际上自以为替天行道,维护人权,也不能都说是假的。人权本身是个普遍的真理。人当然应当享受平等的权利。而且在21世纪已经有公认的标准,什么样的情况算是侵犯人权。所以美国高举人权和民主的旗帜,作为它在国际上行为的依据,并非毫无根据。尽管美国政府的具体的对外政策在其国内也常常有反对意见,但这种原则精神,在美国还是深入人心。这也是为什么“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从来不为美国人所认同,而且还会认为当有的国家内部发生了“人道主义灾难”时,若美国袖手旁观则是失职。”(以上均引自资中筠《美国十讲》第七讲的第三小节。)

         资中筠这段高论,我又不敢苟同了。她说:“...美国高举人权和民主的旗帜,作为他在国际上行为的依据,并非毫无根据。”恰恰相反,我觉得美国人如此行事恰恰是有点“毫无根据”。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理就是,“革命不能输出”;同样的道理“民主也不能输出”。革命是一国内人民大众的事。只有在一个国家的人民大众感到原有的社会制度已不堪忍受,必须起来造它的反,这时革命才会发生,这种事别的国家无论如何也不能代劳。同样的道理,民主也是一个国家人民大众之事,只有在该国的人民大众确实感到有必要建立起一个民主制度以后,民主制度才可能在该国得以建成。此事仍然不是另一个国家可以代劳的。

          我觉得上面讲的这个道理永远也不会过时。远的不说,只说现在美国它“高举人道与民主的旗帜”,用枪炮战争在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的政权,以在阿富汗建立民主政权。然而此事却适得其反,美国人在阿富汗带来的却是一片混乱,是不断的恐怖袭击。再一个是伊拉克,美国人同样“高举人道与民主的旗帜”,用枪炮战争推翻了萨达姆的政权,以为那里可以有一个民主政权了。结果也是适得其反,美国人给那里的人民所带来的仍然是一片混乱,没完没了的恐怖袭击。看起来没有萨达姆的伊拉克,比起有萨达姆时还要更糟更坏。这就是美国“高举人道和民主的旗帜”,强行用战争带给一个国家以“民主和自由”的,货真价实的“人道主义灾难”。因此批判美国霸权的这一恶霸行为,怎么能说是毫无根据呢?

          上面我这些看法仅仅是个人的一些浅见,我不是美国政治研究的专家,所见之处不可能没有错误,不妥之处在所难免。衷心地欢迎朋友们批评指正,欢迎朋友们不吝赐教,更欢迎资中筠女士也来进行反批评,谢谢。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85-783373.html

上一篇:自由是创新之本,黑人奴隶问题及其他
下一篇:美国对外政策的最可怕之处——读书偶录(12)

4 钟炳 尤明庆 张忆文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2: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