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教研成果为什么进不了课堂 精选

已有 14836 次阅读 2022-6-8 09:38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参加各种关于教学的会议不难发现:,人人有话说,个个说得好。毫不夸张说,谈教育,每个人都是专家,甚至是教育家。

信手拈来亲身经历。

其一,一场小型座谈会,就某个教学话题研讨,规定每人发言时间不超过5分钟。

第一位发言者很谦虚:“我是来学习的,本不想发言,既然主持人要我,我就简单说几句吧!

本不想发言的这位老师最终简单说了约半堂课时间,完了依然很谦虚:“我就简单说这么多吧,把时间留给大家。”

第二位、第三位发言者基本上是同样套路,都是以“简单说几句”开头,以严重超时结束。

最终,少数人用“简单说几句”让多数人千言万语没法说,一场座谈会变成三个人的专场报告会。

其二,一次全国性教学研会,整个上午的全部报告结束后已到中餐时刻,主持人请大概理事长级别的人对上午的报告作个总结如果是科研学术会议,一般不大可能有这样的插曲,理事长级别的人很谦虚,一个劲地摇手说不讲了,但在盛情邀请下还是边摇手边上台了。

他先看了看手表,说:“吃饭时间到了,我只简单说”他老人家话虽这么说,但逮住简单说句的机会足足说了半个小时以上,全然忘了饭菜早已摆在桌上。最后,他以一句“时间关系,我就简单说这么多,意犹未尽地结束。

简单说几句,往往既不简单,也不止几句。

育,为什么老师们都简单说几句”?其实,反观身边,谈教育,不仅仅是老师,社会大众都简单说几句”。老师作为教育从业者尤其简单说几句”,不足为奇。

简单说几句”的人多,说明懂教育的人多,应该对提高教育质量好处多多吧!

众所周知,事实并非如此,甚至恰恰相反。只要思考两个问题,就可豁然开朗个中缘由。

其一,简单说几句”的人有几人真真切切研究过教育?

斯坦福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奖物理学得主Carl Wieman不仅是一位物理学家,还是一位著名教育家,获得卡内基美国年度教授奖”等多个教育奖项。

他在一所大学作教育研究报告时不忘告诫听众两件事:一是不要将课程教学与教学例如教师用来教授批判性思维的方法)混为一谈(老文推广:不要认为站在讲台上的人都懂教学)二是不要把那些从未研究过教学法“专家”意见太当回事(putting too much stock in the “expert” opinions of those who’ve never researched pedagogy itself)。

也许因为本人也是诺贝尔奖得主,所以Wieman敢于诟病诺贝尔奖得主有一种不幸的倾向他们认为自己是教育方面的专家,不管他们对教育的实际了解有多少。他说他自己花了很多年时间才成为一名教育专家,只是没有人关注到他。

Wieman告诫意味着,如果对教育没有亲身研究,纵使科学权威,其简单说几句”也毫无价值。

其二,更关键的是,简单说几句”的人有几人在实践自己的“简单说几句”?

大学里,像研究科学一样研究教育的人本来就凤毛麟角,即使有潜心研究教育的老师做出了很好的研究成果,他们也未必会在实践中运用这些成果。

也就是说,大学老师如果还做教研,往往是,做教研是一回事,搞教学又是一回事。

大学老师对此都心知肚明。国外一项调查显示:关于什么样的教学有效的,已有大量研究,它们不会、也不了课堂。There’s a whole literature on what works. But it’s not making its way into the classroom.

最典型的例子,包括哈佛大学在内的许多大学的研究表明,传统的课堂教学方式,即老师讲学生听,哪怕老师讲得再好,效果远低于主动学习。

其实,根本用不着研究,大学老师对传统课堂教学方式的弊端都能说出一二,但绝大多数老师说归说、做归做

再如,据称,卡内基梅隆大学产生了一些世界领先的教研成果,但该校自己基本上不会采用这些成果。该校人文与社会科学系主任Richard Scheines透露,一门统计学方面的在线课程已被证明教学效果非常好,可让学生节省一半时间,但不被该大学的统计系使用。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Lindy Elkins-Tanton教授在其学校教师中作了个调查:您希望我们的大学生毕业时能收获什么?老师们的回答高度一致。他由此发现大学里有个悖论:所有老师都说课堂教学应该教学生批判性思维、如何学习等,但实践证明,老师们说的基本上是老师们不会去做的。

国外有学者在探索:Why the Science of Teaching Is Often Ignored?也就是说,教研成果为什么进不了课堂?人人都知的好教法为什么人人都不采用?这些问题至今无解,可以说是世界性难题。

冷眼旁观,“简单说几句”的人越多,简单做几件的人就越少。

据此,教研成果进不了课堂,老文推测,十之八九,不是老师们找不到让它们进课堂的动力,而是老师们看到了不让它们进课堂的更强动力“简单说几句”的人不仅多,而且大有市场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342064.html

上一篇:读研,你选菩提祖师还是唐僧作导师?
下一篇:神仙也教不好如何发顶刊论文
收藏 IP: 58.20.68.*| 热度|

40 孟利军 王安良 武华 焦飞 汪育才 周忠浩 郭战胜 郑永军 邵宇飞 许培扬 周浙昆 任衍具 胡泽春 梁洪泽 刘浔江 杨正瓴 谌群芳 姚伟 武夷山 史晓雷 张勇 郑强 王晔 黄永义 石岩 杜学领 张永刚 张俊鹏 王凌峰 毛善成 徐耀 程少堂 璩存勇 郭泽坤 李斐 农绍庄 徐志刚 汤茂林 葛素红 王林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30 16: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