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xuej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xuejun

博文

探寻图书馆学研究科学与实用的关联方法———基于钱学森“技术科学观”的思考 精选

已有 5283 次阅读 2022-11-25 15:4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题记】近日,浏览到李博闻博士的两篇博文“最后项目中的小发现:有关钱学森综合集成方法论1 ”和“中国图书情报与档案管理学“事实型数据+专用方法工具+专家智慧”方法论是否中国原创?还是借鉴第四范式?”。很期待李博闻博士在图书馆基础理论研究,特别是钱学森综合集成方法领域有新进展!

   [ ] 图书馆学研究的科学化是从实证主义的社会科学方法上寻找路径,钱学森先生的技术科学观指出了从技术科学的科学属性探寻科学与实用的关联方法。

    [引用格式] 郑学军. 探寻图书馆学研究科学与实用的关联方法———基于钱学森“技术科学观”的思考[J]. 图书馆,20121):20-2135.

1 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问题

我国图书馆学在西学东渐的背景下确立,从开始到文革前,错失了几次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机会。文革后又忽视了图书馆学科学化中的基础和关键的研究方法的科学化〔1〕。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问题从研究方法角度看,定量研究,尤其是数学方法是否应用到图书馆学研究被认为是科学化的标志。文献计量学方法被称为图书馆学专门方法,在科学化过程中处于特殊的位置。

图书馆学研究需要科学地发展。图书馆学研究的科学化至少有两层含义: 一是理论研究,即对图书馆现象认识和问题研究层面上,以科学、理性的态度和方法思考、研究图书馆现象和问题的过程。这个过程强调以科学的方法论指导研究、探索规律、创新图书馆学科学知识; 二是在学科发展层面上,就是提高图书馆学学科的科学属性,促进科学知识有效积累和系统化的过程。这个过程试图使图书馆学称为一门真正的“科学”〔2〕。

完成这两个过程是希望发挥理论的作用,应用科学的理论指导实践,解决图书馆活动中的实际问题,以科学理性取代实践经验。要处理好定性与定量、技术与人文、国际化与本土化等关系,探寻科学与实用的关联方法、理论与实践脱节的出路。

通常针对一门学科,会在三重意义上理解和规范这门学科:首先是知识( Knowledge) 意义上的科学,也即将古往今来的图书馆活动和经验积累逻辑化,进行系统的表述; 其次是科学( Science) 意义上的学科,注重从实验和逻辑意义上建立科学,构建科学意义上的学科,主要表现在理性逻辑( 数理性的或实验性的) 和实证研究上,就是发展有关图书馆的科学知识,典型的是文献计量学等数学方法的应用; 再次是学科( ology) 意义上的科学,包括学科概念、原理、范式的普适性和通用性、学科研究对象、方法、知识体系及学术共同体的形成等等。〔3〕科学概念的形成往往是一门学科发展过程中的理论标志,理论的最终成果形态是范畴( 科学概念) ,学科范畴体系是学科理论的逻辑终点。〔420 世纪80 年代对信息、知识、情报等概念的讨论,体现了学科范畴在学科意义上的科学化过程。

图书馆学方法研究最近的论述介绍了两种定性研究方法:扎根理论与行动研究法〔5〕,仍是希望依托方法论来探寻图书馆学理论与实践的融合,通过方法范式的改变、科学属性( 技术科学、设计科学等) 的重新诠释实现抽象概念和具体实践产生的事实之间的畅通对话。目前我国图书馆学界推崇用实证方法探寻解决科学与实用困境的出路。

2 以实证为主的科学化研究分析

2.1 实证方法与图书馆学研究的科学化

20 世纪以来,西方实证主义方法逐渐成为图书馆学研究方法的主流,特别是芝加哥学派在西方图书馆学研究领域获得“霸权地位”后,在“科学化”的旗帜下,调查法、实验法、个案法一些具体实证方法等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被引入图书馆学研究,其中实验法在很多情况下可与自然科学语境中的“科学研究”划上等号〔6〕。在这方面,我国与国外存在差距,事实上,我国图书馆学界已对图书馆学研究走上“科学化”道路进行了探讨。2005 年以来,图书馆学界越来越重视实证研究方法在图书馆学研究中的运用,认为实证图书馆学不仅能让图书馆学研究更具专业性和科学性,也有利于图书馆学学术地位的提升并与主流社会科学一道发展〔7〕,规范图书馆学研究,关注现实问题,以问题为导向,克服目前图书馆学研究的困境,促进图书馆学研究的科学化,实现“问题”与“主义”的完美结合。

2.2 技术背景下的实证研究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尤其是网络信息技术的应用,为实证研究手段提供了良好的技术条件,既提供了具体运用技术的个案研究,技术本身又提供了实证研究的可能。技术条件下的实证研究不同于传统的图书馆业务经验总结,它应是基于技术的设计过程,将研究、设计和实验联结到同一过程,从而产生得到理论框架支撑的可用“产品”。技术应用要避免兰开斯特在“生存无从强制”一文中所指出的问题:图书馆是技术主导,而不是用户导向,偏重技术的数字图书馆甚至不谈用户。基于技术设计的研究思路则是站在“用户中心”的立场上,为循证图书馆学提供了新的选择。

网络信息技术对图书馆实践的影响是深刻的,基于互联网的研究更接近社会科学,如在线调查与其他社会研究领域没什么不同。网络环境下海量数据的收集分析研究,推进了研究中定性和定量方法的整合,使实证方法在图书馆学研究中的应用得以进一步发展。〔8〕国外认为网络信息技术与海量信息处理将促使新的研究范式,第四范式的形成。

2.3 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路径辨析

实证方法是否是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可能出路? 能否成为理论与实践的平衡点。图书馆学界对这个问题的辨析不仅是停留在实证法的局限上,越来越多的研究者站在用户中心论立场上,把用户看成“身体-精神-心灵-精神构成”的人,关照用户的主观性。还从认识论的根源进行了分析。

就图书馆学而言,这些年来一直认为实践是检验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的客观标准,但正像哲学意义上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的“实践”长期被误读一样,图书馆实践的真正含义也没有在完整的层面上为人们所认识。实践并非只是“操作意义上的片面的实践”,它还应包括理论和真理、逻辑等全部精神性的内容。实践不仅指涉具体的操作行为,也关乎精神层面上的抽象认识和价值反思。认为: 科学理性方法只能提供与“操作意义上的片面的实践”相对应的“实然”的事实知识,而不是提供与“理论、真理、逻辑和感觉等精神内容”相联系的“应然”的价值知识,长期信奉“实证”科学理性方法是图书馆学学科地位不高的根本症结所在。〔9

另一观点是基于后现代主义理论范式对现代图书馆学实践论的思考。后现代主义对于事物的理解更多地是寻求方法上的突破,而不是理论上厚实的追求,避开绝对价值、理论基础、封闭的概念体系,将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归属为意识形态领域。后现代主义者认为图书馆学概念、研究对象、理论基础、理论体系都是研究者个体依据自己的价值观主观建构的产物,是对图书馆学理解的“超然”。既然图书馆学理论学说有多种观点,对研究对象、学科性质等问题存在分歧,不可能确定一个明确的公认的说法,那么实践中产生的客观因素又怎能在图书馆学研究中得到确定和体现。〔10

当实证研究方法植入现代图书馆学理论研究之中时,其崇尚科学研究的客观性和普遍性及要求研究结果的科学真实性的学术风气成为图书馆学理论研究的基础,人们一直认为,实证的效果代表着理论发展的方向,具有科学权威性。然而后现代主义理论范式就是做实用主义的反本质主义者,具体到图书馆学,后现代主义者强调图书馆学文化理念的自我作为和精神品质的自我想象和赶超。本土化和后现代图书馆学思想在权力话语方面存在共生的土壤。

实证方法不论如何不会是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唯一出路。实证方法只是探索了利用社会科学方法解决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问题。历史上,中国古代的图书馆基本是一个兼有技术、价值和信仰的统一范畴,图书馆学的学科性质是一门集社会科学、思维科学、技术科学为一体的交叉学科。我们也可从科学属性的技术科学角度探讨图书馆学研究的科学化过程。

图书馆学目前面对的最直接的问题是网络信息技术的冲击,数字图书馆为代表的新技术已不等同于分类、编目、索引等图书馆技术问题,这不仅体现了链接与集成的技术路线,也呈现了一种方法论。图书馆学研究趋势之一是管理学思想的逐渐强化,网络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同样不断革新管理科学研究的手段,管理科学也经历了以实证方法为主的科学化过程,面对今天的技术问题,也在探索管理学研究中的非实证主义方法,从技术科学角度来理解管理科学化。技术科学是存在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之间的,技术科学可能成为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一种路径。

3 钱学森“技术科学观”与技术科学化

2011 12 11 日是钱学森先生诞辰 100 周年纪念日,钱学森先生的技术科学观为探寻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路径,平衡网络信息技术环境下科学与实用关系,提出了新的视角。

3.1 钱学森“技术科学观”述要

科学的早期,科学家与工程师是分开的。20 世纪自然科学的快速发展使自然科学日益成为工程技术的可靠基础,但要真正以科学的理论来推演工程技术工作中所需要的准则还是做不到的,自然科学不能完全包括工程技术。钱学森先生指出,要把自然科学的理论应用到工程技术上去,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推演工作,而是一个非常困难、需要高度创造性的工作。我们说科学理论应用到工程技术上是不合适的,应该更确切地说是科学理论和工程技术的综合。

因此,存在着一门技术科学。技术科学是自然科学与实用经验的综合,技术理论不是自然科学本身,也不是工程技术本身,是介于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之间的有组织的总和。钱学森先生指出,我们也必须承认,自然科学、技术科学和工程技术这三个领域的分野不是很清晰,它们之间有交错的地方。不但如此,这三个领域的界限也不是固定不移的,现在我们认为是技术科学的东西,在一百年前是自然科学研究的问题,只不过工作的方法和着重点有所不同罢了。

钱学森先生强调〔11〕,与自然科学不同,技术科学中含有比较多的原始经验成分,也就是没有严密整理和分析过的经验成分。这些东西在自然科学中一般很少,而且是自然科学家们要努力消除的,但是在技术科学中,原始经验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这也影响了技术科学的研究方法。技术科学是从实践的经验出发,通过科学的分析和精炼,创造出理论。所以技术科学的主要作用是从技术实践中提取具有一般性的对象,它的研究成果就是对那些技术问题有普遍意义的应用,技术理论的意义在于: 有了技术理论就不必完全依赖工作经验。

基于网络信息技术的图书馆学研究不仅是理论上技术语言的引入,同时也创新了研究范式,从解构走向整体、系统化的建构,以信息构建和本体建构为标志,从传统知识分类技术的树状信息组织方法转向网络超链接技术的根状信息组织方式,从旧图书馆文化发展为超链接文化。这已不是简单地利用网络信息技术解决图书馆问题,而是要重新定义网络信息技术工具法则的科学理论及方法论问题。

3.2 倡导在技术科学方法论指导下的图书馆学研究

钱学森先生的“技术科学观”指出了自然科学和实用技术之间的关系,使我们从基于实证的社会科学方法之外的技术科学属性审视图书馆学研究的科学化问题,以探寻图书馆学研究科学与实用的关联方法。

钱学森先生指出,技术科学的关键是对所研究问题的认识。在这一点上,关于什么是主要因素,什么是次要因素实际与人们的现实需要有关,这是与传统的自然科学方法论不同的地方。“同是一个对象,在一个( 技术) 问题中,我们看到了它本质的一方面,制造出一个模型,在另一个( 技术) 问题中,因为我们看到了它本质的另一方面,也可以制造出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模型。”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技术科学是从实践的经验( 或目的) 出发,通过科学的分析或提炼,创造出技术的理论。”〔12

图书馆学与管理科学的近缘关系和网络信息技术的普遍应用,使它呈现更多的技术科学成分,技术科学化是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一种可能路径。

基于钱学森先生的技术科学观,理论研究的科学化,即有科学基础的理论并不是自然科学本身,也不是技术本身,是介于自然科学和技术之间的技术科学。正是技术科学观强调技术中包含 了很多原始经验的成分,消除了“科学”与“经验”的对立。而且技术科学是面向问题的,是针对具体问题设计技术解决方案,产生理论模型。技术科学观下的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目标是应用技术设计理想的图书馆,建构一个可能的图书馆学世界,更好整合定量与定性、人文与技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

如果说在知识的意义上,图书馆学已是一门“科学”,那么在科学意义上,技术科学观从科学属性方面指出了图书馆学研究科学化的走向。

【参考文献】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08901-1365292.html

上一篇:信息时代的新图书馆建筑
收藏 IP: 202.118.248.*| 热度|

5 孙颉 周健 宁利中 郑永军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9 23: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