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茶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uiyang

博文

碧桃 精选

已有 9362 次阅读 2009-4-3 12:54 |个人分类:池蛙集|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才是迎春半点黄,东风雕叶柳眉长。

轻寒细雨桃源洗,乳燕斜飞彩蝶狂。

紫晕成霞天欲曙,妖姿照水草生香

红花若误前缘结,不教南庄识绛娘。

 

桃,蔷薇科李属,为落叶小乔木,是重瓣观花桃的总称。《本草纲目·果部》载:“桃品甚多……其实有红桃、绯桃、碧桃、缃桃、白桃、乌桃、金桃、银桃、胭脂桃,皆以色名者也”。

桃花开,应是惊蛰一候;由于南北差异,西安白鹿塬碧桃花开要略为迟一些。

桃花祥和艳丽,又开在万物复苏的惊蛰,暗喻生机,故诗经时代就用桃花比喻爱情,赞贺婚礼。桃树,原产于甘肃、陕西高原地带,后驯化移植各地,如周南。在诗经时代,周南是指周公旦辖地,即今河南洛阳至湖北北部江汉一带。《诗经.国风.周南》里的《桃夭》篇,就是送新嫁娘、贺新婚的歌: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室人。

蕡,读fén,原意为大麻籽,此处形容果实很多;蓁,读zhēn,形容草木茂盛。新娘像桃花一样美丽,多生贵子有如累累果实,旺夫兴家有如茂密枝叶。由此出典“桃花运”。

 

将正桃花运演译为桃花缘故事的,当数唐时博陵(今河北定县)人崔护写的《题都城南庄》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崔护是唐贞元年间进士,后官居岭南节度使,人们不关心其政绩,到是记住了这首诗。当年,崔护落第后参加“私试”做了一个写判词的小官,清明春游“都城南庄”,遇到诗中面如桃花的女子叫绛娘。与崔护同时代的《本事诗》对崔护与绛娘的桃花缘有记叙。传绛娘不仅艳如桃花,而且略通诗文,在其家墙壁正中悬一副对联:

几多柳絮风翻雪,无数桃花水浸霞。

临窗书桌上有一帧墨渍未干的《咏梅》诗笺:

素艳明寒雪,清香任晓风。

可怜浑似我,零落此山中。

这一故事,在宋元话本《崔护觅水》、南戏《崔护谒浆记》中都有记述,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当数明末清初浙江人孟蓕的《桃花人面》,为晚明言情剧的代表作。1920年,欧阳予倩改编为京剧《题门记》,传唱至今。剧中将绛娘叫作杜宜春,秦腔《桃园借水》中叫桃晓春。

        都城南庄是原长安的一个村庄,据说是现有300多人的桃溪堡村,村子周围原先长满了碗口粗的桃树。此村,建于初唐,原名李家村,后易名芦家村。文革前,“芦家村”有城墙,城门上书有“城南第一塞”。文革中,拆城墙时发现一石碑,刻有“桃溪堡”。 桃晓春一名即源于当地。

        因此,绛娘就是陕西关中的一位漂亮女子。现在,清明即至,不知游西安之人是否有缘再见现代绛娘。

 

桃花并不艳丽,艳丽的桃花是碧桃。碧桃是桃的变种,虽然碧桃一般不结果,是观赏桃,但由于碧桃花异常美丽,古人常用其作为人名。传苏东坡贬迁过都昌时,携碧桃游玩南山,借宿山寺。是夜,碧桃急病,无奈与县城水程长远,舟楫不通,随口吟出一诗:

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

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

后来,陪伴东坡去惠州的是王朝云。

秦观也有与碧桃对饮一事。据《绿窗新话》传,一日,少游举觞劝碧桃,有贵官云:“碧桃素不善饮。”意不欲少游强之。不料,碧桃曰:“今日为学士拼了一醉!”遂引巨觞长饮,大有与少游比拼之势,故后人常说在酒席上要防着吃药片的、扎小辫的。少游为之一惊,即席赠《虞美人》词,满座大笑: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萦回,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其首句化用唐诗人高蟾的诗句:

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

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南怨未开。

后,有人将“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制一迷语,迷底是“凌霄花”。

 

老头老太没有碧桃的浪漫,却也喜爱桃花,有一种桃花叫寿星桃。

寿星桃,为蔷薇科、梅属落叶小乔木,是桃的变种,宜于盆栽,其植株矮小,花芽密集,花朵重瓣,是春观花,夏秋赏果的优良观赏花木。

 

        本文载白鹿塬碧桃与寿星桃,以供网游清明。

 

 

 碧桃

 



 

 



寿星桃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0049-224160.html

上一篇:海棠
下一篇:学人亭记

34 武夷山 蒋新正 杨学祥 张志东 廖永岩 郑融 郭向云 马昌凤 鲍博 青水洋 刘进平 李万峰 张檀琴 张素芳 曹广福 王安邦 王德华 邵宇飞 钟炳 杨秀海 冯新港 陈国文 徐建良 李祖龙 马丽丹 徐会会 魏东平 刘畅 杨芳 饶选辉 small03 christine FloatingRose ChaRen

发表评论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8: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