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际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武际可 北大退休教授

博文

九十回顾 精选

已有 11660 次阅读 2024-4-6 08:22 |个人分类:其他|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武际可

今年九十了。

简单回顾一下九十年走过的路。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的农民家庭。从小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大人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后来做各种工作都一直是无条件的服从组织安排,并且工作得很认真。记得1958年上半年,我当时大学还没有毕业,北京日报开展过一个“共产党员应不应该有个人志愿”的讨论。最后的结论是,要做党的奋发有为的驯服工具。当时我对于能够好几次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的工作,除了没有做得奋发有为有点自愧外,很有几分自得。用当时的话说,是一个典型的志在“听话出活”的年轻人。

1958年到1959年,是我思想变化的一个重要时期。那时,为了纠正1958年“大跃进”中的一些错误,出现了一些干部“瞎指挥”的一个词。这使我联想到,如果我的上级在做瞎指挥,我也要无条件服从吗?我开始认识到做事之前要想一想。这也算是开始有一点独立思考了。

正好1959年我被留校工作,对于以后如何工作,颇思考了一番。结论是,我不适合当“官”。事实上,自己早已认识到,不是当“官”的料。这一点,周围的人也能够看得出来。北大毕业的矿工出身的霍什科在离开北大前曾跟我说过:“武老师能够当‘官’,不过会‘官’越当越小。”这是非常真实的。于是就做好一辈子老老实实当一个普通教员的准备。几十年来一直是这个思想指导着,从没有非分之望。只要条件允许,只是兢兢业业教书而已。后来凡是遇到要我当干部的情形,能推就尽量推,推不掉就做副的不做正的。

所以,几十年,如果有人问我,你这辈子是干什么的,我会说。一个普通的教员。做得怎样,很多事做了,未如人意,但可以说,我尽力尽责了。

2002年,我68岁,那年年底我退休了。这就进入了人生的第三个时期。退休后怎么过,我想总还得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不能等死。做什么,延续几十年教学形成的兴趣爱好:学习力学史、写一点科普文章。精力有限,为了这,我推辞了几乎所有的事情。把未毕业的研究生转导师、推掉所有的审稿和评议。这样就能自由地专心一致地做这两件事。只有这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我自己真正是自己的了,能够接近不受约束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到退休的时候,在力学界已经混了五十多年一旦退休,冷静思考,才发现尽管我国力学界的队伍已经成规模,学术、教学也都有一定的水平,但还是不够理想的。力学界,还没有一本力学史著作、对力学学科的性质各有各的说法、力学的二级学科设置有点混乱、甚至连力学的定义也没有一致的看法。至于科普,比起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来说,差的不是一点。为改善这种情况,做了一些工作:建议成立力学史与方法论专业委员会、写了两本书(《力学史》、《近代力学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写了七本力学科普的文集。也算是尽了一点力。

今年九十了,进入人生的第四个阶段。大概做不成什么事了,练练字、玩玩乐器,不求达到什么水平,而在于自我欣赏。这样来度过最后的时光,颐养天年。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做不了也做不成什么事,会感觉到寂寞,所以特别欢迎年轻人有空来聊天。对于想多了解一点历史和过去情况的人,老年人也许会有点用处。

归纳起来我这辈子经过四个阶段:听话出活、专心教书、发挥余热、颐养天年。第一个阶段是完全被别人约束的状态,第二阶段是处于自己的责任约束自己的状态,第三个阶段是用兴趣和爱好自己的状态现在进入了第四个阶段,是一个无约束的状态,也就是最后一个阶段,或者说,是被健康状况约束的状态。我希望这个阶段过得愉快、健康、尽可能对年轻人减少麻烦,这就是我最后的奋斗目标。

正是:

风风雨雨九十年

糊糊涂涂三十前

晃晃荡荡十寒暑

普普通通教书匠

平平淡淡献余热

高高兴兴度残年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9472-1428395.html

上一篇:《弹性系统的稳定性》前言
收藏 IP: 111.192.247.*| 热度|

60 王安良 周浙昆 陆仲绩 毕重增 任长玉 郑永军 杨卫东 余高奇 孙义亮 周健 张学文 尤明庆 蔡宁 李建国 李杰 郭战胜 武夷山 吴超 姚小鸥 张晓良 柳林涛 翟文宝 严家新 檀成龙 史晓雷 曾荣昌 葛及 徐长庆 顾伯洪 路卫华 梁洪泽 信忠保 王飞 吕健 廖景平 晏成和 崔锦华 诸平 白龙亮 杨正瓴 宋运忠 周忠浩 甘阳 张士宏 文端智 刁承泰 冯圣中 孙颉 刘立 孙南屏 冯兆东 籍利平 王涛 汤敏骞 晏锐 代洪华 孙冰 段德龙 刘炜 guest0365393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3 02: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