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泽华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邱泽华

博文

王国的“天鹅湖”

已有 2054 次阅读 2018-6-28 18:30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王国的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件,早有主流的史学家们大书特书,载入史册。我们回望那个王国,就觉得那是多么君民一心,众志成城,令人神往!

 

这里要讲的故事,对王国而言几乎可有可无。由于年代久远,故事传来传去,说不定早已经面目全非。特别是自从年轻人发明了“穿越”,就越来越搞不清时代的先后次序。按说王国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存在,故事也发生在很多很多年以前,以至听起来有点拧巴,可是这个故事和芭蕾舞《天鹅湖》有关,而芭蕾舞《天鹅湖》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反正都是“穿越”给搞乱了。

当今网络时代,网民最爱看的事儿就是文人“互撕”。文人较真儿,越乱的事儿就越爱“撕”。正好把这个故事翻出来搬弄是非,当一个引子。

故事有点长,大家看不下去了就接着吃自己的瓜。

 

话说那一天,国王的外交大臣出使归来。听外交大臣报告完政务,国王问他有什么有趣的见闻。原本不苟言笑的外交大臣此时竟然眉飞色舞起来,说:“陛下,这回臣可开眼了!臣看了芭蕾舞《天鹅湖》!现在正风靡海外!”国王说:“说来听听。”外交大臣就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通,直把国王听得心神荡漾,欲罢不能。

于是国王下旨:让外国人到王国来演《天鹅湖》!

外国人真来了。连演芭蕾舞《天鹅湖》一百多场。整个王国被轰动!

国王看了一遍又一遍。

国王喜欢,大臣们喜欢,官吏们都喜欢。百姓更是群情沸腾,万众痴迷,街谈巷议都离不开《天鹅湖》。

 

国王欣喜过后,又郁闷了。内务大臣猜到了国王的心思,就说:“陛下,天鹅根本原来最初开始就是天朝的鸟。”

国王:“天朝也有天鹅湖吗?”

内务大臣:“陛下,当然有。”

“哪儿有?”

“陛下,天南海北都有。”

“朕要在后花园里有一个天鹅湖!”

 

国王的一望无际的后花园里很快就挖出一个巨大的坑,灌上水,成了一个湖。然后把挖坑挖出来的土堆成一个山坡,还在山坡上建了亭台楼阁。再在湖边植树种草。一眼望去,湖光天色,景色宜人。

可是从哪儿把天鹅弄来呢?国王把这个事儿交给了外交大臣办。外交大臣从外国重金买来一百只天鹅。

天气暖和,那些天鹅在国王后花园的湖里嬉戏,看上去十分悠然自得。

国王喜出望外,挥笔写下“天鹅湖”三个大字,让石匠刻在湖边的一块巨石上。不仅自己不时徜徉湖畔,而且下令定期开放后花园,让百姓观看天鹅湖。

王国有天鹅湖了!消息不胫而走,百姓欢欣鼓舞,国王英明,山呼万岁。

每到开放日,天鹅湖畔总是人山人海。

不久,这些天鹅又招来一群天鹅。再过不久,更多的天鹅飞来了。为了区分,从外国重金买来的天鹅脖子上都戴了金箍。远远望去,金光闪烁,引人注目。

大人们指给孩子们:“看见了吗,那些戴着金环的天鹅,多漂亮啊!”

孩子们就大叫:“啊!那儿有一只金环天鹅!还有那儿!那儿!”

“金环天鹅”是王国从外国买来的,自然不同于自己飞来的“野天鹅”。

 

国王对大臣们说:“诸位爱卿,你们看到了,老百姓都喜欢天鹅。老百姓喜欢的事儿就是朕喜欢的事儿!今后要把天鹅湖继续搞好。”群臣欢呼国王英明。大家一商量,决定成立天鹅部!要从国库中每年拨出十万两白银,专门养天鹅!

谁来当天鹅部的部长呢?经过一番激烈竞争,国王的一个侄子最终胜出,理由是会养鹦鹉。

天鹅部长当众发誓,一定要把天鹅养好,让王国的天鹅湖成为天下第一!

天鹅部长四面沟通,八方协调,花了很多心血筹建天鹅部。在天鹅部下面又成立了天鹅司,天鹅司下面还有天鹅处,天鹅处下面再设了一个天鹅科。最后经过考核,雇了天鹅处长的亲戚,一个会数数的鸭农干具体活儿,每年给三百吊铜钱。鸭农感激不尽。

天鹅部长领导着天鹅部的人从早到晚,开会考察,喝酒吃饭,跳舞唱歌,泡澡桑拿,十分忙碌。后来又有众多皇亲国戚要求参与这项重要的工作。天鹅科又设了两个副科长,天鹅处又设了三个副处长,天鹅司再添了四个副司长,天鹅部还增加了五个副部长。

有人提出建议:天鹅部这么多人,应该设办公室。然后又有人提议:要设人事部门。然后又有人提议:还应该设财务部门。然后又有人建议:要建立档案处。然后又有人提议:要建立展览馆。

鸭农用养鸭子的办法养天鹅,每天早晚清点天鹅的数目,不敢怠慢。鸭农还要随时听候科长、处长、司长、部长和副科长、副处长、副司长、副部长们的吩咐,忙得不亦乐乎。

天鹅越来越多。天鹅湖一派生机勃勃。观看的人成千上万,络绎不绝。

 

冬天就要到了。人们吃惊地发现,天鹅湖里的天鹅越来越少了。天鹅一拨儿一拨儿飞走了。

百姓议论纷纷:这可不是好兆头!这些天鹅真是白眼狼!好吃好喝伺候着它们,怎么又飞走了?!不能让它们飞走!

大小官员们窃窃私语:要是天鹅都飞走了,“天鹅湖”怎么办?多大的工程!好不容易搞起来的!那么多天鹅可都是买来的!还建了天鹅部呢,不是白建了?那些天鹅部的人,他们怎么办?最重要的,天鹅湖可是按国王旨意搞的,怎能让百姓失望!还有亲提御笔,绝不可贻笑大方

天鹅部长召集天鹅部的人开会,追究责任。部长要司长负责、司长要处长负责、处长要科长负责、科长要鸭农负责。鸭农解释说,天冷了,天鹅要飞到南方过冬。天鹅部长厉声喝住:“胡说!天鹅湖乃王国决策。天鹅都飞走了,还叫什么天鹅湖!不能让天下人耻笑!”天鹅部的人一致认为管理天鹅的鸭农思想认识错误,工作严重失职,才导致天鹅飞走。立刻革职,等候处置。天鹅处长又推荐了一个哑巴亲戚来替换鸭农。只管干活,不用说话。

哑巴会数数,但是连养鸭子都不会,更别提养天鹅了。天鹅处长跟哑巴说,不会就问鸭农。天鹅科长告诫鸭农,这是将功赎罪,也是为王国效劳,要尽心尽力。鸭农心有委屈却有口难辩,只能从命,巴望戴罪立功。

 

天鹅还是在减少。

天鹅部有人出主意,王国有的是能工巧匠,赶紧造一批假天鹅放到湖中。于是,天鹅湖中很快出现了众多假天鹅,石头的、陶瓷的、木头的、铁的、铜的、…,各式各样,都刷上白色儿,十分逼真,惟妙惟肖。

国王看到,先是十分欣喜,然后严厉斥责:“是不是天鹅越来越少了?你们用假的来糊弄朕,不知道这是欺君之罪吗?!天鹅再少下去拿天鹅部是问!”

 

天鹅部慌了神儿,开全体大会找原因、想办法。

天鹅科长说,一定是天鹅湖里食物减少,不够吃了。天鹅部长就下令从天南海北运来天鹅最爱吃的小鱼小虾。但是天鹅还是越来越少。

天鹅处长说,可能是参观的人太多,把天鹅吓到了。天鹅部长就奏请国王下令停止后花园对外开放。但是天鹅仍然在减少。

天鹅司长说,“不如找刑部的弓箭手,射杀带头飞走的天鹅!以儆效尤!”天鹅部长让天鹅部联合刑部试一下。每当有天鹅带头起飞,便被弓箭手射杀,其它的天鹅望而生畏,只好留在湖里。但是不断有天鹅被射杀,也使天鹅变少。

天鹅部长眼看这不是长久之计,就再请示国王:“陛下,以臣养鹦鹉的经验,干脆把剩下的天鹅抓起来关进笼子,拉到皇宫里来。眼看天气一天天变冷,到时候湖面一结冰,这些天鹅恐怕也无处可去了。”国王觉得有理,就让天鹅部长去办。

天鹅部长请刑部大臣帮忙找了捕快,趁天黑天鹅睡觉,把剩下的不管是“金环天鹅”还是“野天鹅”一网打尽,关进几个巨大的笼子。然后把笼子拖到王宫里。

 

不断地有天鹅由于不适应这种笼子里的生活而死去。

天鹅部长对属下加强管理、严格要求、督促检查、批评教育,都无济于事。他警告属下对任何人都不得透露天鹅的数目。

天鹅部长闷闷不乐,每每借题发挥,打骂哑巴出气。天鹅司长给他出主意:“求太后给说说情吧。”

 

天鹅部长是太后的小孙子。小孙子对祖母把天鹅湖的事儿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太后说:“这事儿好办。我这儿有养鹅池,养着几十只家鹅。你把那些天鹅先放我这儿来养着。”

养鹅池很大,剩下的几十只天鹅放到池里也不显得拥挤。为防止天鹅飞起来,太后的太监把天鹅的翅膀都剪掉了一截。天鹅部长心里想:“我怎么没想到这招儿呢!”

开始的时候,家鹅对新来的天鹅充满敌意。过了很多天才逐渐停止对这些天鹅的追逐和驱赶。有太监管着,家鹅的地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天鹅部长禀报国王,笼中的天鹅已经放到太后的养鹅池中喂养。国王说:“如此甚好。”

 

有一天,国王带着王后、王子一起来给太后请安。太后带领着观看养鹅池里的天鹅和家鹅。天鹅部长也在。

国王说:“看到它们和睦相处,真让人欢喜。家鹅很像天鹅呀!”

太后说:“那可不。家鹅本来就是从前老祖宗驯化天鹅变来的。我这家鹅是富贵天鹅!”

王子说:“那我养的白鸭也一起养吧,叫什么天鹅呀?”

太后说:“就叫孝顺天鹅吧。”

国王哈哈大笑。天鹅部长连声说好。

 

冬去春来,湖冰开化。

被关进笼子后顽强活下来的天鹅,有的疾病缠身,也有的学会养尊处优,终于适应了新生活:反正翅膀被剪短飞不起来了,也不再想飞,有吃有喝,甚至懒得动翅膀。其实那些养尊处优的天鹅早就体重过大,即使翅膀健全也已经飞不动。

等到天气更暖和一点,太后建议让天鹅回到天鹅湖里。天鹅部长请示国王得到批准。几十只天鹅放归天鹅湖。

太后让把家鹅也放到天鹅湖里。

王子让把白鸭也放到天鹅湖里。

家鹅和鸭子们很快就划分好各自的领地。大难不死的天鹅们早已习惯低三下四地混杂其中,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

天鹅湖马上兴旺起来,又重新对外开放。前来观看的百姓,高兴之余不免疑惑:怎么天鹅不多,家鹅、白鸭倒不少?小孩子不懂事就直接说出来:这些不是天鹅!天鹅部的人耐心解释:家鹅是“富贵天鹅”,白鸭是“孝顺天鹅”。

但是,还有不少人不以为然。

 

天鹅部决定成立天鹅鉴定委员会,建立天鹅标准,以正视听。太后、王后和王子,都是委员会的高级顾问。在鉴定委员会制定的《天鹅标准》中,详细描绘了“金环天鹅”、“富贵天鹅”和“孝顺天鹅”的样貌,定量给出了相关指标,绝对不可能搞错。委员会还规定:只有王宫里的家鹅才是“富贵天鹅”!

标准最后一条规定:凡符合标准的即为天鹅,可以放进天鹅湖喂养。于是,大小官吏纷纷把自己家养的白鸭带来委员会要求鉴定。甚至平民百姓也参与进来。要知道,谁家有了“天鹅”,可以在国王的后花园里放养,那个感觉可不是占了一点儿便宜,而是身价倍增!

至于是不是真天鹅,大家都觉得没关系。

有了《天鹅标准》,财政部就有了作预算的依据。“金环天鹅”多少经费、“富贵天鹅”多少经费,“孝顺天鹅”多少经费,分门别类。

“野天鹅”是什么样儿《天鹅标准》中却没写。大家觉得,“野天鹅”本来就是自己飞来蹭吃蹭喝的。

不知不觉之间,天鹅湖里已经“鹅”满为患。偶尔有成群的天鹅飞来,盘旋良久却无处栖身,留下一些老弱病残,其它的只好再飞走。

 

被从笼子里重新放回天鹅湖后,到底有一些天鹅顽强地活下来了,甚至还生了后代。其中一对“野天鹅”夫妻,天鹅妈妈生下三枚天鹅蛋就死了,天鹅爸爸也疾病缠身。一只母鸭不知道那是三枚天鹅蛋,把它们和自己下的蛋一起孵。

三只小天鹅生出来后就和小鸭子们一起吃,一起睡,一起游玩。

疾病缠身的天鹅爸爸认出三只小天鹅。一有机会就陪在它们身边。

爸爸告诉小天鹅们,天鹅是候鸟,必须随气候变化而迁徙。小天鹅们经常听爸爸讲那温暖的南方,那遥远、辽阔、烟波浩渺的湿地。每到天冷,大群的天鹅就会飞去那里。天鹅们排起整齐的队列,随风振翅,身下时而是高山、时而是大河,时而是森林、时而是草原。那是多么惬意!小天鹅们十分憧憬。

后来,天鹅爸爸也死了。

 

小天鹅们混在鸭群中,一天天长大,越来越与众不同,成了“丑小鸭”。

鸭子们偶尔就可怜这些“丑小鸭”,说你看它们多孤单啊;更多的时候就很看不惯,说你看它们那么清高。

家鹅们总在高声鸣叫维持着天鹅湖的秩序,不时要训斥“丑小鸭”们不许这样,不许那样,还不时用它们的大嘴啄这些“丑小鸭”,还用它们的大翅膀搧这些“丑小鸭”。吃饭让它们吃剩的,游戏也不带它们玩。

几只经历过笼中生活、已经适应新生活的“金环天鹅”,慢慢变得越来越像家鹅,受到皇亲国戚们的喜爱,让家鹅们都妒忌起来。

享受着特殊待遇,白鸭们怎么看都好像就是比别处的又肥又大。仔细分辨,可以看出不同的群。每个“富贵天鹅”或者“金环天鹅”身边都围着一群固定的“孝顺天鹅”。不同群的“孝顺天鹅”经常会互相比,看谁跟的主子身份更高、更有范儿。

天鹅湖里的“天鹅”们自己都觉得是天鹅了,已经不能容忍被人叫家鹅和鸭子。谁叫跟谁急。家鹅和鸭子们见面互相都称“富贵天鹅”和“孝顺天鹅”。大家见到“野天鹅”却不知道叫什么好,相当尴尬。

 

三只小天鹅慢慢变成三只青年白天鹅。长长的脖颈,大大的翅膀,强壮的双脚,健美的体态。它们越来越感到自己是异类。

天气越来越凉。温暖的南方在召唤。

青年天鹅们等待着长辈的带领,飞向南方。但是,它们望穿双眼,一直也等不来。它们只好主动去请教。

它们问老白鸭南方在什么地方。老白鸭说,你们不要好高骛远,我们世世代代就是这样生活的,才不管南方在哪儿。

它们找到家鹅,问怎么才能飞到南方。家鹅说,那是我们的老祖宗干的事儿,时代不同了,谁还飞到南方去!现在的生活多么悠然自得!

它们找到“金环天鹅”,请它们带领飞向南方。“金环天鹅”说,冬天不是可以般到王宫里住了吗?为什么还要去南方?

 

一天,三只青年天鹅一时兴起,腾空飞翔起来,沿湖绕了一圈,又回到鸭群里。它们的这一飞引起轩然大波,受到所有“富贵天鹅”、“金环天鹅”和“孝顺天鹅”的一致谴责:“逞能”、“出风头”、“目中无鹅”,。已经适应新生活的“金环天鹅”训斥青年白天鹅:我们当初飞得比你们好,比你们高,现在都不飞了!你们飞的姿势那么不像样,翅膀搧得那么不规范,这点儿能耐还要显摆!别再飞了,后果很严重!

偶尔,青年天鹅们也看到其它一些天鹅远远地投来同情的目光。

 

天鹅部长听说了这几只野天鹅的事儿,就召集天鹅部的人开会。会上,大家严厉斥责几只野天鹅的行为“无组织无纪律”、“破坏稳定”。

天鹅司长提出了一个问题:“富贵天鹅”、“金环天鹅”和“孝顺天鹅”都不会飞。这几只会飞的家伙到底算不算天鹅?

天鹅处长说:我们要依法办事。《天鹅标准》上没写,就应该不算。经费里本来就没有它们的预算。

天鹅科长建议:不如除掉,免生事端。

天鹅部长借和国王一道探望太后的时机把这事儿说了。国王沉思片刻,说:“不就是那么几只野天鹅吗?!让它们飞吧。”太后笑道:“国王仁慈。”

天鹅部长悄悄和太监商量,得找机会把几只野天鹅的翅膀剪短。

几只青年天鹅会飞,一时半会儿竟然抓不到。天鹅司长建议还是找弓箭手来射杀,天鹅部长想到国王的话,不敢妄为。

 

为了加强正面引导,天鹅部决定进行“十佳天鹅”评选。评比的主要内容:一个是训练“天鹅”们按拍子跳舞,看谁跳得齐;另一个是训练“天鹅”们像鹦鹉那样学舌,看谁学得像。然后到处表演,鲜花、掌声、评级、颁奖。“天鹅”们争先恐后,踊跃参加。几只青年天鹅连参加评选的资格都没有。

 

一天,青年天鹅们看到成群的天鹅从天上飞过。那是无声的召唤。它们感到内心的冲动无法遏制。

离别的时候到了。

黎明,天鹅湖还在熟睡。三只青年白天鹅一时心血来潮,飞上天空。

它们在高高的天空中盘旋,看到天地之大,红日刚从东方的地平线上露出半个头来。

原来自己一直生活的天鹅湖只是那么一丁点儿水面。别处,那些大大小小的水面像一个个镜子,星罗棋布。

三只年轻的白天鹅兴奋地挥动翅膀,从未感到过自己竟然这么有力量。清新的风呼啸着吹拂全身的羽毛,它们从未感到过这样的无比快乐。

 

忽然,它们看到前方有一群天鹅结队在飞。它们使劲追赶上去,想加入。那个天鹅群的首领呱呱叫了几声,三只青年白天鹅也叫起来。但是,它们没想到,自己的叫声引起天鹅群的哄笑:你们听啊,那不是天鹅叫,是鸭子叫!

 

青年白天鹅们不停地飞,一心要飞到温暖的南方。

 

三只野天鹅逃跑的事件把天鹅部的人都吓坏了。天鹅部长一边向国王请罪,一边发出文件,要彻底整肃天鹅湖!天鹅部对天鹅湖里的天鹅挨个儿排查,减短翅膀。一些“孝顺天鹅”没事儿爱扑腾翅膀,也被整肃了。民间流传说,有些“孝顺天鹅”是被烧烤吃了。还说天鹅湖的鸭子的确与众不同,后来竟然成为一道名菜。这道名菜本来应该叫“烤天鹅”,但是“天鹅”受到王国保护,不能吃,结果还是叫“烤鸭”了。

 

王国的“天鹅湖”焕然一新,再没有能飞的天鹅破坏安定和谐,国泰民安。

王国还从国外陆续又买来天鹅,都戴上闪亮的金箍,待遇与众不同,但是一律早早剪短翅膀。

天鹅部机构越来越健全,制度越来越完善,新进入天鹅湖的各类“天鹅”要经过严格选拔。还成功地评选出了“天鹅之星”、“天鹅元帅”、“天鹅大将”、“天鹅标兵”、

很快,王国的众多郡县都搞起了自己的“天鹅湖”。养“天鹅”蔚然成风。

天鹅部长宣布,王国的“天鹅湖”天下第一。

 

年复一年,“天鹅湖”越来越满,甚至有点挤。天鹅部再也不担心天鹅飞走了,甚至已经有点懈怠。后来,时不时有一些野天鹅飞来飞走,根本就没人关心了。

 

 

 

(待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9301-1121299.html

上一篇:告别李敖先生
下一篇:告别马瑾老师
收藏 IP: 123.127.64.*|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17: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