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unshangmeng 再读硕士!

博文

随笔

已有 2073 次阅读 2011-5-16 19:5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style

每个人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诠释生活的意义,死去的姿态也万千不一,这就是自然的真谛。既是这样,世间就无所谓对与错,善与恶了,不同的只是看法相左,想法各异。人与人因为各自的道德标准不一样,进而也就没有是与非的严格区别,惩恶扬善只是掩饰内心的空虚罢了。动物厮杀,弱肉强食,这本是大自然最普通的存在,在人的生活圈子内,亦是如此。欺凌弱小,杀人越货恰填补了自然的多样性。安定团结是暂时的,动荡混乱却注定永恒。如果没有尔虞我诈,用心险恶,那我们的生活如死水,如日月更替,变得机械,这才是真正的黑暗。复杂成就幸福,简单铸就空虚;艰难恰是锻炼,容易只是本能。社会达尔文主义告诫我们,用简单的话诠释为:人要挣扎着活着。但愿能像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中所说的那样: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只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我向来主张人应该活的奔放一点。纵然生活过的很平稳,内心也应该不能奢逸。我们太喜欢安逸了,兰晓龙在新作《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把国人的那种安逸的活法已经阐释的很清楚了,正如龙文章所说的:葬送我们性命的不是我们的装备和不怕死的精神,而是我们安逸的生活。也如他的前一部经典之作《士兵突击》里,许三多分到了涣散的五班,以致让其他队友从浑浑噩噩的混日子中受到感化,最后老马在复原时说的让我很感动的话:不要再混日子了,小心日子把你们给混了。是啊,谁敢混日子啊,可是谁又不是在混日子啊!跟日子叫着劲玩,始终输的还是我们。王小波一生就活的很奔放,他追求的是一种极其自由的思想,他说,人可以为生活所累,可以失去人身自由,但是一定不可以缺失思想的自由。王小波语言幽默,遣词造句极富想象力,行文思想更显一般作家之不可及,论据严谨,思维缜密,其逻辑环环相扣,层层深入,大有数学家论证数学公式的风范,最是令人咂舌,唏嘘不已。于是就想,如果能有如此生活状态,亦不枉此生。

我还尚且不敢妄谈生活的种种,一来毫无人生资历,二来我还正处于青年阶段,也就是说我正处在混日子的最佳年龄,逃脱不了。我静下心来可以跳出我自己,站在很远的地方静静观察和审视自己,所谓脱离当局者迷的境遇。但是即便认清了这件事又能怎么样?正如大学同宿舍哥们说的:我们都在经历这段青春,许巍经历过,王朔经历过,他们在这年龄段也很彷徨,也曾经是愤青,甚至怒吼,但是他们一路走过来也照样获得了成就。关键在于不要迷失自我,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自己找不到自己。由此,我建议每个人当仔细阅读村上春树的小说。他的这样的话语,永远留刻在我的内心—--“人,人生,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所以需要与人交往,以求相互理解。然而相互理解果真可能吗?不,不可能,宿命式的不可能,寻求理解的努力是徒劳的。那么,何苦非努力不可呢?为什么就不能转变一下态度呢——既然怎么努力争取理解都枉费心机,那么不再努力就是,这样也可以活得蛮好嘛!换言之,与其勉强通过交往来消灭孤独,化解无奈,莫如退回来把玩孤独,把玩无奈!”----这就是村上。

倘若说王朔是在把玩文学,王小波是在把玩思想,那村上春树是在把玩人生,在他的字里行间你能够深切的感受到那种对人生的感悟和对人性的理解。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过多的人已经失去了自我,难以找回我们自己。因为没有人可以理解,因为没有人可以包容,因为没有人可以安慰。所以才会让人有无处可去的感觉,就是说躯壳可以找到地方安置,可是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真正的容下我们这个完完整整、纯洁的灵魂!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83424-444816.html

上一篇:一年过去了
收藏 IP: 219.219.34.*| 热度|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21: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