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unshangmeng 再读硕士!

博文

匆匆那撇

已有 2953 次阅读 2010-7-15 20:27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匆匆那撇, 杨洋

匆匆那撇
 
杨洋喝完杯中的最后一口酒,抽完最后一口烟,掐灭烟蒂,以歪歪扭扭的语气对李想说:“人脑中的记忆模块不不同于电脑中的硬盘,你知道吗?有些事情是无法彻底删除的。”这句话最让同样醉着的李想记忆深刻,他想,杨洋都醉成这样了怎么还能说出如此有深度的话,这让李想看到了杨洋的改变,从研一认识他到现在,时隔三年,一个人确实可以发生很大的改变,正所谓:世上最永恒的东西就是变化。
杨洋从小到大一直生活的很顺利,家在成都平原,悠然的环境造就了他一身的好性情。从上小学到大学毕业,他一直都这么品学兼优,受人爱戴,本想大学毕业之后,恰满怀着一腔热血去社会打拼一番,不曾想金融危机席卷而来,重压之下,杨洋对自己做了妥协,又在老师家人同学的劝说之下,接受了保研。中K大不算什么一流大学,但是也不至于说出来时还需遮遮掩掩。
杨洋不喜欢喧闹噪杂,更不愿混迹于各社团班委学生会之类,以职务之便利与女生搭讪或者混个发展素质成绩。这种几近虚伪之能事,杨洋做不出来,他更看不惯小领导那种谄媚的丑恶嘴脸和大领导暗黑的歪斜丑陋。杨洋早已知晓大学里的爱情是青春期冲动下的本能发泄,所以他也不愿意玷污自己宝贵的那点青春。他认为,花一般的年华,就应当纯洁高雅。所以杨洋看着身边的好友一个个都告单身,花前月下时,也不曾觉得黯然神伤,反倒因少了与这些鬼友厮混而愈发有更多的时间学习了。故而,作业自成一格,以致互相传阅;成绩斐然,外加上他处事小心,彬彬有礼,落落大方,自然受到老师爱戴,同学欢迎,各方女孩更是无比青睐。很多女孩借与杨洋讨教问题之机,向他暗送秋波,尽显妩媚多姿,怎奈杨洋就是油盐不进,这更增加了杨洋的神秘感,一度成为女生宿舍睡觉前谈论的话题。杨洋知道大学里很多女孩爱慕虚荣,跟这种女孩谈下来,最终一定会是分道扬镳,感情必然会发生转移,这样伤人害己,最重要的是会毁灭他心中的那份纯真。却说这杨洋也并非是石块木头,毫无感觉,他也正值青春年少,只是他脑海中一直惦记着一个他心仪已久的女孩,如果他能再见到这个女孩,他甚至可以违背他大学不谈恋爱的誓言尽情的去追求这个女孩。杨洋是在大三暑假回家的火车上认识她的,因为一路上没有询问女孩的名字,故而我们权且用M来代替。
M只身一人拖着一个大的旅行箱来到杨洋对面的座位,一边看着手里车票上的座位号一边寻找着给行李安个家的地方。此时杨洋正站在座位上向上安放行李,低头看见这么一美女站在眼前顿时就脱口而出:“哇,这么漂亮啊!美女,我来帮你放行李吧。”M俨然一笑,耸了耸肩,把箱子一推,便径直落座了。杨洋放完箱子回坐之后,正对着M。只见那M:头发经离子烫之后形成了蓬松的波浪,很规矩的落在肩上,长度也十分合理,刘海正好落在眼眉的上边缘,修剪的整整齐齐,眼睛硕大,睫毛顷长,暗色眼影也恰如其分,鼻子微隆,嘴唇纤薄,白色无袖紧身T血衬托出十分完美的胸部,在待往下看时,她把手伸到杨洋面前左右摇晃,以打乱杨洋的出神,伴随着说:“嗨!干什么呢你?我都给你说了好几声谢谢了。”
“哦,不好意思,我想心事呢!”杨洋说完后,转过脸故意表现出一幅很忧伤的样子。
“啊?!有你这么想心事的啊,别让我鄙视你啊!”M略带娇嗔的说。
“我是看到你太像我一高中同学了,故而想起了过去的种种,所以思绪纷飞了!你刚才跟我道谢了?不要客气啊!”杨洋镇定一点的说。
“老兄,这也太没有创意了点吧,那么,接下来呢?”M似笑非笑的说。
“接下来?什么接下来?”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忧伤一下下你那已经逝去的悲壮的高中初恋啊!”M调皮的说。
“晕死,我那那就像是谈过恋爱的人啊?还高中谈过的,还悲壮的!实话说,我对一般的女孩不感兴趣!”杨洋压低了声音说。
“哈哈,你这小厮要求还蛮高!看来你得吃点苦头了!”M嬉笑着说。
杨洋豪气地说:“我不能在没有姿色的女人身上浪费时间,因为人生短暂,青春更短暂!”
“切切!五颜六色的大萝卜,生切后放到饭桌上没人吃,最后全倒泔水桶里喂猪了!你喜欢这种感觉?”M坚定的略带着鄙夷的口气说。
“不喜欢,听君一席话,少当十年屎!你好!我叫杨洋,中K大。”说完,杨洋很自信的伸出右手,等待着M的回应。
“你好!再次感谢你帮我放行李,我也中K大。”M伸出握着MP3一端的右手,露出另一端给杨洋。杨洋很敏捷的抓住另一端,两人同时握着MP3做握手状颤动。
“我还要感谢你陪我在火车上,抚慰我寂寞的行程。”杨洋找着话题说。
“那我更要感谢你,因为你带走了我忧伤的欢乐!”M转换了口气说
“啊?!对不起啊!我带走了你的快乐,剩给你忧伤!”
“我也对不起你,你把我的忧伤也带过去了!”M调侃着说。
“咱两怎么跟说相声似的!你怎么了?一个人回去?还忧伤的欢乐?”
“我们又不认识,况且是我自己的事,凭什么跟你说?”M略带娇嗔的说。
“不说我就把忧伤退还给你,我们又不认识拼什么我承载你的忧伤?”
“我拒绝了一个我挺喜欢的男生。”M说这话时,向后坐了坐,靠在靠背上,表情很忧郁。
“我追不到一个喜欢着我的女生。”杨洋学着M的表情,也故作深沉的说。
“你丫咋这么贫,故意的是吧!”M有点生气了,歪斜着脖子,怒嗔着说。
“你别生气!我猜猜啊!应该是这样的:你知道他很优秀,但是你又知道由于很复杂的原因你们最终不会有结果,而你又极不情愿放弃这段恋情,想去尝试,却输不起,最终你选择了放弃,万分纠结,所以悲伤交织着一丝丝庆幸,然后呢,一个人出来想静一静,抑或打算回家疗养一番。是这样的吧!”
“不全是这样!”M眼噙着泪水转头把视线锁定到车窗外迅速向后撤退的房舍上。列车已经驶过一片住宅区。远处翠绿的庄稼正在倔强的成长,间或看到一群群小孩子们在互相追逐嬉戏,也有飞鸟划过天空,这些都一瞬间就逝去了!换来的是另一片迅速转变的景致,宛如电影镜头的快速变换。
列车因为正值暑假酷热时期除却大部分旅客都是学生之外,不是很拥挤,空调吹出的凉气恰到好处,与车窗外正在被烈日蒸烤的酷热行成了强烈的反差。在车厢内的旅客们似乎心情都不错,虽然喧闹,但是尽是嬉笑娱乐。M戴着耳塞拨弄着魅族MP3,听着音乐看着窗外想着心事;杨洋翻开早已准备好在火车上阅读的村上春树的2010年新作《1Q84》,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间或瞟一眼M。M娇嫩的肌肤随着列车的晃动呈现出有节律的颤动,令杨洋心里悸动。此时餐车工作人员推着小吃车经过,杨洋叫停,买了两瓶绿茶一一旋开瓶盖,推给M一瓶,“请你喝水,咱们俩为了逝去的曾经,干杯!”杨洋首先打开沉默。
“谢谢!”M摘下一个耳机,端起绿茶与杨洋碰杯。
“为了逝去的曾经?”M重复着,显然她的耳机声音放的并不是很大,大概有些故意的成分,“你的话语的还真有点村上,怪不得你喜欢看村上春树的小说!莫非还喜欢邂逅陌生的女孩?”
“那到没有,我只是喜欢与人交流,尤其是陌生人,你不觉得现在人与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吗?你环顾整个车厢的人,纵然近在咫尺,心却隔断天崖,不信你跟旁边的大妈借一百块救命用钱试试?”杨洋故作深论的说。
“真纠结,我这就去跟斜对面的那个帅哥借块钱,让你看看人与人的距离是什么样的?”M说完假装要起身,杨洋见状急忙伸手拦将下来。
“得得,他要是给你也是冲着你这美女姿色,这就不是距离不距离的问题了,这是人心险恶不险恶的问题了!”杨洋故作解释。
“那我跟你借钱呢?你给呢还是不给呢?”M反问回来。
杨洋被问住了,他知道自己说给或者不给都将会跳进自己挖的陷阱里。他也看得出来这女孩也对他有点倾慕之情,故而话锋一转说:“我就算给,也远远不够你作为救命只用。我可以凭借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向世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利用社会的巨大力量来挽救你那岌岌可危的生命!”
“我看你就是贫,还油腔滑调的!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接受外人施舍的人吗?”M理智气壮的说。
“你一个女孩子这么自立干什么?累不累啊?”
“我们不自立靠谁过活,像你们这样的臭男人哪个能靠的住?”M更加理直气壮的说。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看来再好的男人也难以啃下你这贱骨头。”杨洋本是无心,此话一出立刻就后悔了,平时在学校与那帮狐朋狗友说脏话说惯了,而且今天的谈话又是如此欢快,于是最自然地就放松了本性,一时没搂住嘴。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道歉又显得做作,干脆就先观察下M的反应,再大不了陪一顿不是!其实M也并没有生气,只是她不想接话茬了,她重新戴上耳机,调大音量,沉浸到音乐的世界里了!这时,列车在不知不觉中行驶了6个小时了,现在正缓慢的停靠在河南三门峡车站。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凝视着车窗外。太行山南麓典型的丹霞地貌层峦叠嶂,山体都是拔地而起,郁郁葱葱的树林覆盖着整座山峦,间或有苍柏劲松从垂直的岩壁上伸将出来,直刺苍穹。数十米宽的黄河横亘在参天峡谷之间,水面在斜阳的映照下恰好呈现出波光粼粼的鲜美景象。列车再次启动,窗外的美景依次后退,仿佛正在缓慢展开一幅长轴山水画卷。
两人接下来都保持了沉默,M继续听音乐,杨洋继续翻看《1Q84》。天色渐暗,车厢内已经飘起了泡面的气味,杨洋顿时也感觉到饥肠辘辘了。“你饿吗?我请你吃泡面怎么样?一来,我不愿意自己一人吃;二来,我向我刚才的粗鲁对你道歉!”杨洋拿出泡面征求M的意思。
“泡面我可以吃,但不是现在,马上到西安了,我回家再吃饭!”M边摘下耳机边说。
“啊!你到西安就下车啊!你不是到成都吗?”杨洋不敢相信的问。
“我没给你说过我到成都下车吧?你赶紧吃饭吧,车要到站了,我得收拾东西准备下车了,你先帮我把那箱子弄下来!”
杨洋此时才感觉到列车正在减速,边取行李边说:“我送送你吧!”
在站台上,杨洋和M道别,互相感谢一路来的聊天相伴!看着M在人群中远去的背影,杨洋突然冲着人群大声喊:“喂……,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呢?”
M转身,冲着声音飘来的方向回应:“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随即带着满脸微笑消失在人群中了。
原来她趁着杨洋取行李时,偷偷翻开了那本书的扉页,留下了自己的QQ号。
更新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83424-344267.html

上一篇:一个让你震惊的故事
下一篇:一年过去了
收藏 IP: .*| 热度|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22: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