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RPA 是任务执行器还是数字员工?

已有 938 次阅读 2022-5-12 11:04 |个人分类:立委科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RPA(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 由于其实用性和领域通用性( 哪个领域哪个企业没有办公室的琐务和流程要做?)成为近年来很火的赛道,它的字面翻译是“机器人流程自动化”,本来比较实在的,反映了其“任务执行器”的本性,后来被翻译(拔高)为“数字员工”或“机器员工”,其实是“托大”了。

白硕老师说得很确切:“RPA的核心任务是代替人跟系统(s)打交道。只有对系统(s)的外特性充分、精准建模,这个核心任务才成立。系统本身(比如OCR)的误差可以不精准,但是跟系统打交道时下达的指令必须精准。”

最适合 RPA 去自动化的任务都是场景中定义非常明确的流程性机械操作。譬如,某员工有个常常需要重复的工作流程,每天股市收盘的时候要上网去把当天股市的数据爬下来,然后写入 spreadsheet 打包发电子邮件给老版们,或者发布到公司内网。这样的任务最适合 RPA 去自动化。

与员工不同,RPA 目前没法听懂自然语言的任务分配去做事,也没法随机应变。通常是要事先用设计器把操作流程固定下来才可以工作。好在这种设计是低代码,可以较快实现上线和维护。

最近,Meta(就是原脸书)的首席AI科学家Yann LeCun离职,声称准备投身一家推广自动化员工的HR公司。看来,Meta hold 不住他了,脸书是真要衰落了,很像当年的雅虎晚期,甚至元宇宙也装不下这尊菩萨了。

Yann LeCun说的自动化员工显然不是指 RPA。他发帖说要把所有员工数字化编码,然后把员工开除掉,让机器人取代员工。说要把人力资源编码成向量模型(HR2vec),然后就可以做下游工作了。这话实在有些玄乎,也或者就是种啥颜色的幽默。果然,后来有人说他就是半开玩笑。决意要离开股票一泻千里的Meta。人之将行,其言也谑。他就是用 2vec 这种时髦的技术术语造成唬人效果而已。有钱任性,有学术本钱一样任性,谁叫他是深度学习之父,DL三巨头之一呢。

后来他补了个帖子:

看来,他首先瞄准的HR自动化方向是呼叫中心的客服。其实,客服中心的半自动乃至自动化,一直是AI的目标,因为人力节省很容易度量,ROI 很好计算。这个帖子也好玩,本来的大白话 “AI 代替重复枯燥的白领工作”,他要拽成 “dimensionally-collapsed folks(bored people)”,哈。可见目标也没有远大到能应变处理各种事务,而是那种“维度扁平”的单调工作,例如售后服务。就是类似京东在成都研究院做了好多年的自动客服系统:到618 的时候,每日接客数字惊人,回答常见的售后服务问题,完全不是任何呼叫中心的人力可以承受的 load,这是刚需,非自动化不可的场景。

其实他这样的人物,真要做更高档的员工自动化,应该去找老马。马斯克的人形机器人项目,请他站台做机器人“基础模型”,那才是将来的模拟 full-rank 下游 AI 的真正舞台呢。基础认知模型跟不上,马斯克不过是波士顿动力的放大版而已,沿用自动驾驶技术也只是帮助机器人跑步不撞墙而已。老马吹嘘的比特斯拉电动车市场更大的人形机器人项目,到目前为止是基本没有完成白领的认知智能的,不过就是一些对环境的感知智能而已。

真正的数字员工首先要能听懂老板的自然语言指令,听懂了然后去执行,这才称得上员工。RPA 目前不行,可见的将来也不行,看不出来有这方面的推动。有朋友问,有能听懂自然语言指令的模型吗?还真有,那就是现在火遍NLP领域的超大生成模型,例如 GPT3。关于 GPT3,找机会专门聊聊,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

李维 郭进《自然语言处理答问》(商务印书馆 2020)

预告:李维《巴别塔影:符号自然语言处理之旅》(人民邮电出版社 2022)

预告:李维等 《知识图谱:演进、技术和实践》(机械工业出版社 2022)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338178.html

上一篇:图灵测试其实已经过时了
下一篇:AI 正在不声不响渗透我们的生活
收藏 IP: 99.151.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6 17: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