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iansanj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biansanjue

博文

不靠谱的宇宙大爆炸产生学说!

已有 444 次阅读 2024-6-19 20:00 |个人分类:物理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一谈起宇宙的生成,现代人都会津津乐道大爆炸学说,仿佛宇宙真的是从大爆炸中产生的。可是,有哲学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它,因为它严重地违背了物质不灭和能量不灭的原理。试想,如果宇宙有开始,物质从哪里来的?能量从哪里来的?如果宇宙有结束,物质到哪去了?能量到哪去了?这都无法解释。

中国人是最讲哲学思辨的,让我们来看看中国先人是怎样看待宇宙的!

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宇宙中是一个本然自生的体系,它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最典型的就是气一元论,它告诉我们,真实的宇宙是无限的,而在这无限的宇宙空间就连续着统一的一种物质,它们是在不断地聚散中存在的,物质不灭,它只有聚散,能量不灭,它通过连续物质的聚散来传递。而我们观察到的一切都是由统一物质组成的,只是最初的产生环境不同使它们具有了不同的个性。至于西方科学中的宇宙,在这里只是无限宇宙空间的一个子系统,只是它体积比较大,寿命比较长,让人感觉到它是宇宙的全部罢了。

很多人可能不解,科学上有大量证据证明宇宙是从大爆炸中产生的,难道精密仪器的观察不可靠吗?答案确实是如此。

首先,如果万物归一,那么组成精密仪器的物质和所有被观测的物质本质上就是一样的,用它只能观测由统一物质组织起来并出现个性的东西,而对共性的统一物质的混沌状态是永远不可观察的。

其次,如果你相信万物归一,那么就知道组成精密仪器的原子和生物一样也是生命系统,它和周围空间的变化是一一对应的,或者说是同步的,用它来观察周围物体的运动,就象站在运动的火车上看火车上的东西都是静止的一样。比如,地球表面的引力肯定是随着日地,月地的距离周期变化的,可精密仪器却测不出来,根源就在于精密仪器和引力是同步变化的。

其三,真实的空间并不象普通人相像的那样是空无一物和对称的,而是连续着统一的物质,而且是呈系统不对称分布,相对来说,越接近系统中心物质密度越大,越远离系统中心物质密度越小,直到与它所依赖生存的空间相平衡。信息在这样的空间中传递,都是会发生规律性变形的,如果我们把变形的信息当成是真的来判断,那么判断的结果就是不可靠的。

科学家得出宇宙是在大爆炸中产生的主要依据就是通过哈勃望远镜的结论,那就是从宇宙中心发到地球上的光都发生的谱线红移现象。此时,在空间对称的基础上来解释,只能利用多普勒效应原理,认定光源在高速远离我们,于是大爆炸就在此基础上产生了。

可是,如果空间是不对称的呢?比如,科学中观察到的宇宙只是无限宇宙空间一个庞大的物质系统,此时中心和层次的存在本身就说明了空间的不对称,越接近宇宙中心,物质密度越大,越远离宇宙中心,物质密度越小,此时,光从宇宙中心向地球表面传递,则都会发生规律性的波长变长现象,即谱线红移,而此时的宇宙则是相对静态的。一句话,如果空间是对称的,那么大爆炸宇宙学说就有坚实的科学依据,如果空间真的如上所述是不对称的,那么就出现了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结论。

至于证明大爆炸宇宙学说的其它证据,也同样是不靠谱的。比如,发现了宇宙背景辐射,其实,真实的空间中连续着统一的物质,而宇宙信息本身就是依赖连续在空间中的统一物质周期性聚散来传递的,这就是宇宙背景辐射的来源。

我们应该相信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宇宙观,它是更接近真实的宇宙。

首先,宇宙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因为连续在无限宇宙空间中的物质是在不断地聚散中存在的,物质不灭,能量不灭。有开始和结束的只是无限宇宙空间的一些物质系统,聚则生,散则亡。

其次,可观察的有限宇宙只是无限宇宙空间的一个子系统,它和万物一样,由同一种物质组成,也由同一个原理支配,只是它体积比较大,寿命比较长罢了。

其三,可观察的有限宇宙是一个秩序井然的物质系统,它有中心和层次,物质在其空间是不对称分布的,越接近中心物质密度越大,越远离中心物质密度越小,直到与它所依赖生存的空间相平衡。

其四,当下的有限宇宙仍然在不断地发展壮大当中,而且是秩序成长当中,绝不是混乱的大爆炸。

大家觉得如何呢?可以留言探讨一番。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591964-1438887.html

上一篇:阴阳五行学说当中隐藏的系统科学体系!
下一篇:真正最基础的研究是系统科学!
收藏 IP: 222.247.21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08: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