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renzhengx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renzhengxi

博文

致亲人

已有 758 次阅读 2023-7-12 10:2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思来想去,还是决下心来,给后辈们写点儿什么,希望能起到一点儿积极的作用吧。

    我记事比较晚,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事莫过于一家人沿着山路走路去外婆家的场景了。绕过一个山头还有无数个山头,我们也会像你们一样,一直问大人,还有多远?怎么还不到?我真的不记得外婆家,大姨家究竟有哪些好玩的了,但是就是从记事开始,只要一放寒暑假,第一时间就会跨越对于当时来说极其遥远的距离,那还真是翻山涉水。甚至直到我读初中,读高中,上大学,直到我姐毕业工作有了家庭,直到我从一家人去到一个人去,直到我都记不清了到底哪年开始没再去了。

    我以前和吴晓艳说过,小孩子走亲戚是难得的经历,被她嗤之以鼻。现在想来,好像能记起来难忘的回忆确实没有什么。但是有些看起来不那么和谐的事情却又记得那么清楚。那好像是有次暑假,我和姐到了离外婆家十几里路外的大姨家做客,也是和小伙伴们可能有了点小争执吧,我们两个一气之下就自己走路回外婆家。虽然那时已时近傍晚,天色渐黑,但我们走得极为坚决毫不回头。不知道后面到底是被大姨家人找回去了,还是走回了外婆家,只知道那时候我应该才小学二三年级,姐可能也才十岁多一点,那段傍晚无人的小路虽然已经跟大人走了多次,但是自己走得却是那么忐忑。

    和现在不一样,我的奶奶和外婆,那都是大家庭。也许亲人太多,人的感情有限,亲情或许会被稀释。印象中的舅姨叔姑们和父母总是时而感情好到穿一条裤子,时而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若即若离。大人们搞好了关系,小孩们才能安心一起玩,大人们有点儿不对付了,小孩们就得识趣的远离。仿佛小孩们间的亲情友情宛若纸糊的窗户,被大人们一捅即破。

    孩子们的情感很简单,但你们不能把他们当白痴似的对待。溪和臻两个掐架的时间可以说是能从睁眼直至闭眼。这句话还是不严谨,因为有天半夜我醒来,她两闭着眼互踢得热火朝天。吴晓艳甚至一个人无法带她们两个出门。我曾和溪私下约定,以后和妹妹有争吵,只要她忍住了受委屈了,可以来找我补偿领取奖励,前提是不能和妹妹说(我和她说过,别人的欺负不可忍受,但是唯独在妹妹在家人这里能吃亏是值得表扬的)。然而姐姐心里哪能藏得住事,没过几次,被妹妹打了,她就直接当大家面和我说了,“爸爸你看,我没有还手,给我奖励吧”。一起坐车的时候,妹妹吐车上了,姐姐嫌弃的很,还说要把妹妹丢出去。然而当我带她一个人走的时候,她却极力怂恿妹妹和她一起,在这个时候,妹妹想要什么她都愿意给。

    现在看来,还真的得感谢那时候的大人都太忙,没空去理小孩子们的游戏和吵闹。

    为了这事我和吴晓艳吵过不知多少回,小孩子自己的事情让她们自己去处理吧,大人要做的就是教会弱势的一方,怎么面对欺负;教会强势的一方,如何与人相处。

    在从上海回来的路上,等地铁的时候,溪蹲在路边,突然她就说,她不读三年级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为什么是妹妹留在姑妈家,她不读三年级了,要留在姑妈家,回来直接读四年级。我笑着和她说,你以为我是随便决定你妹妹和你的去留的,是姑妈点名要的妹妹去的。然而,一路上,直至到家,她都有说,为什么是妹妹不是她。直至我认真的告诉她,你和妹妹都去过姑妈家,妹妹给姑妈留下的乖巧听话的印象,而你因为太吵太闹而不受到姑妈的欢迎。决定你的去留并不因为你是姐姐还是妹妹,而是你自己的表现。不知道她听懂没有,反正我问她,她和我说,“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在去上海前,我和臻说,到了姑妈家要做一个文静的乖的小孩,这样大家才会喜欢你。在离开前,我嘱咐她,要听姑妈和奶奶的话,要听话要乖。时隔二十多年,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对话在千里之外跨越时空重新上演。回想当时的我,有把我妈说的话当一回事么,可能还真没有。但是,直至现在,我到别人家里总是如芒刺背,拘谨得甚至不知何地容身。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改回我说的话,臻宝,姑妈是你最亲的人,把姑妈家当自己家吧。

    所谓亲情,大概是再遥远的距离也无法抵挡奔赴的热情,大概是那种即使防着这世间所有人却能在这里无条件的信任彼此,大概是不被理解承受骂名背负冤屈也要义无反顾的为对方好。也许将来,伴随老一辈淡漠的亲情,你们正在疏远、将来更加。又或许,对于亲情,你们会有更为深刻的理解,走出另一条更好的路。


-后记

果然很久没写,很多东西已经表达不出来了,文字这东西还得是常写常练习。现在电话多方便,想说什么随时可以叽哩哇啦说一大堆,但是文字,最珍贵的话还得是它。

此文背景,臻宝刚到上海姑妈家一周,先是咳嗽不止害得姑妈带着一天上两趟医院,好不容易歇停点儿,又和小玥小宇产生点儿小摩擦,却被大人们给无限放大。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564350-1395064.html

上一篇:落户新地儿
下一篇:一封公开的私信
收藏 IP: 218.77.77.*| 热度|

1 刘建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3 11: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