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20)

已有 3288 次阅读 2022-12-28 17:29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20

总目录

前言

历史背景

流行病学分析方法

 死亡率数据来源

 发病率数据来源

 血清学调查

 实验室方法

影响流行病学模式的病原体的生物学特征

描述性流行病学

  发病率

 狂犬病流行的方式(流行的行为)

 地理分布

时间(季节)分布

 年龄、性别、种族和职业:社会经济、营养和遗传因素

传播的机制和途径

发病机制和免疫

宿主反应模式

 临床特征

 诊断

预防和控制

 基本的流行病学方法

 免疫的基本概念和实践

进化问题

 流浪犬的管理:口服狂犬病疫苗(ORV)是一种解决方案?

 目前预防狂犬病的生物制剂有哪些替代品?

 临床人类狂犬病的治疗?

 疾病引入/再引入的威胁?

 动物种群管理?

参考文献

传播机制和途径

人类狂犬病丽沙病毒主要通过患狂犬病动物咬伤后的唾液传播,在明显发病前几天就可能具有传染性,但不会在脑部已感染之前。如果这些动物通过对大脑材料的例行诊断检查被证明是无狂犬病的,那么成千上万的人在暴露于这些动物之后不可能因感染狂犬病而死亡。此外,如果存在一个真正的“健康带毒者”状态,即大多数受感染的动物在释放大量传染性物质的同时能保持健康,那么人类狂犬病就会更加普遍,而目前对疑似咬人的狗、猫或雪貂进行隔离和观察的做法(十日观察法),将无法用作一种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除了家狗、猫和雪貂之外,在其他动物类群中还没有常规建立可靠的观察期,因为大多数物种,尤其是野生动物,病毒的释放期是尚未确定的。

狂犬病毒不能穿透完整的皮肤。因此,接触患有狂犬病的动物并不构成暴露。其他非咬伤途径的自然病毒传播很少有记录,在流行病学上基本上不重要。当发生狂犬病时,粘膜被传染性物质污染被认为是主要的非咬伤暴露途径。如前所述,组织或实体器官移植的接受者已经死亡,其中捐赠者早先是死于未诊断出的狂犬病。

例如,2013年2月,美国一名患者在接受死亡捐赠者的肾脏移植18个月后死于狂犬病。回顾捐赠者死亡时表现出与狂犬病相符的体征和症状:呕吐、上肢感觉异常、发烧、癫痫发作、吞咽困难、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以及随后的脑死亡。死亡时,捐赠者的症状被误认为是由一种食源性毒素雪卡毒(ciguatera)引起的。进一步的研究发现,感染捐赠者的狂犬病毒和死亡的肾脏移植接受者体内的狂犬病毒与浣熊狂犬病毒变种一致,且整个N基因(1349/1350个核苷酸)的一致性超过99.9%,从而证实器官移植是一种传播途径。另外三个人也接受了来自该已故捐赠者的器官:另一个肾脏、心脏和肝脏。在接受器官和给予PEP(根据对捐赠者的狂犬病回顾性诊断而建议)之间的18个月期间,所有这3人均无症状,迄今为止均未表现出狂犬病症状或体征。一项全面的公共卫生调查鉴定了另外38名捐赠者和17名接受者,他们被建议接受PEP(暴露后预防)。流行病学调查进一步显示,该肾脏捐赠者是一名狂热的猎人和捕兽者,经常接触野生动物,在2010年2月和2011年1月期间至少有两次被浣熊咬伤,他都未曾寻求医疗护理。

至少有四例明显的气溶胶传播病例已被提出:在存在极高密度的蝙蝠群体的局限的洞穴环境从事相关研究工作的两名研究人员(数百万洞穴探险者可能做同样的事情)和暴露于高浓度雾化狂犬病毒的两名实验室工作人员。2002年,苏格兰的一名蝙蝠保护主义者死于欧洲蝙蝠病毒2型感染,据推测该人是通过呼吸而感染狂犬病的。除了考虑这些因素外,理论上还存在与狂犬病患者接触导致人际传播的风险。尽管在野生动物和家养动物中偶尔也曾怀疑口服途径(因为烹饪温度使丽沙病毒失活)或其他不寻常的途径,如经胎盘传播,但迄今为止这些传播途径在人类狂犬病病例中都没有显示出有重要影响部分原因是很难排除传统的经皮肤途径作为主要的暴露途径,特别是在有犬类狂犬病呈地方性流行的地区

(未完待续)

参考文献:

Abrahamian, F.M., Rupprecht, C.E. (2022). Rhabdovirus: Rabies. In: Kaslow, R.A., Stanberry, L.R., LeDuc, J.W. (eds) Viral Infections of Humans. Springer, New York, NY. https://doi.org/10.1007/978-1-4939-9544-8_28-1 

相关博文:

三十年来全球发表狂犬病研究论文最多的国家和个人 2021-6-14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2022-11-18

image.png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2) 2022-11-19

image.png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3) 2022-11-23

image.png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4) 2022-11-24

image.png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5) 2022-11-25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6) 2022-11-28

image.png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7) 2022-11-30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8) 2022-12-02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9) 2022-12-04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0) 2022-12-06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1) 2022-12-07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2) 2022-12-12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3) 2022-12-14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4) 2022-12-16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5) 2022-12-19

image.png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6) 2022-12-21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7) 2022-12-22

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8) 2022-12-25

image.png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9) 2022-12-27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1369532.html

上一篇: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19)
下一篇:2022年最新版《狂犬病》专著选介(21)
收藏 IP: 76.33.21.*|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5 02: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