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是最好的安排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rofliu Do'nt worry.

博文

【2000年考研】 精选

已有 5186 次阅读 2023-12-22 20:48 |个人分类:回忆|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00年考研

        考研其实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不亚于改变命运的一次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要行动。

我师范大专毕业,那年是毕业包分配最后一年,也就是说,临近毕业的时候,自己原籍所在的县教育局会将本县初中教师需求报到我们学校,期中会有些县城的中学,也就是我们眼中的香饽饽,大家都争着想去,奈何这种学校很少,因为这种县城的学校一般来说都是乡下老师梦寐以求之地,也是各种关系户的活动目标,所以一般是不会有需求报上来。不知怎的,我毕业那年,居然有一个县城中学报上来一个物理教学专业的指标,而我们县当时物理教学专业毕业就有十来个人,那个时候也是单纯,我自己根本没想到要去走关系,最后是学校按照成绩排队,成绩最好的排最前的,毕业当年我以排名第一的优异成绩,就被分配到当时的泰和县城西中学,名副其实的铁饭碗,不少人羡慕的要死。

由于是在我们地级市大专读的大学,也由于家里穷,直到大学毕业,三年我的足迹仍然局限在我们那位于赣中的那个地级市。 也受限于家里穷,所以平时也没什么交际,更别谈什么女朋友,连跟同学出去吃个饭都要思想斗争个半天,最后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过去。所以索性那时课后除了读书,也没啥高大上的消遣。那个时候互联网还没普及,信息闭塞之严重可想而知。由于自幼就有的所谓宏大志向,高考不得意,所以大学时就有考研的想法,那时候大专是不能直接考研的,只能毕业工作两年之后以同等学力报考。那年,我所在的那个初中,破天荒迎来了江西师大的两个本科生,他们都考研未遂,于是我们几个就自然而然成了天然的战友。

所在的初中虽然位于县城,但受限于贫弱的经济,当时县城核心区只有巴掌大一块地方,而那个中学到核心区只能捣鼓自行车,也要骑个二十来分钟。经济落后,也没什么娱乐,其实正好可以闭关修炼,刻苦备考。

然而,由于我是新来的,肯定一开始是不会轻松的。我记得第一年就当初一的一个班的班主任,班上的学生,家长个体户居多,来源基本都是位于城乡结合部,所以环境之复杂,学生什么牛鬼蛇神都有,即使放到老油条老师也勉为其难,何况我这等刚从校园出来的新人。那时学生是寄宿的,意味着班主任是二十四小时保姆,学生成绩,课堂纪律,打扫卫生,就寝纪律都是考核的指标,每周通报。小小县城,资源匮乏,卷成那样也是必然。即使这样,那时也居然能得空挤出时间来复习备考。不过那个时候,是偷偷摸摸去考的,校长聊天,做我思想工作,说考研影响工作云云,建议不要分心,一心铺在工作上。我也是表面上打哈哈,说没那个想法,我肯定是全身心投入工作上的。那时考研,参加工作的,像我这种在职教师,是需要教育局开具同意报考证明的。而我显然教育局是不会同意去考的。只能想办法。

考研考了两次,第一次当是去交学费的,没成之后,在学校里更低调了。白天上班努力,晚上挑灯发狠,那个时候根本没什么参考书,只有死记硬背,我记得当时是在我那八九平米的单位的房间里,满墙都贴满了物理公式,那个时候老娘由于中风,县城医院出院之后,为了照顾方便,也搬到我那边来。所以各种事情,自己居然能挺过来。

第二次出征,我和我那几个难兄难弟,他们是三进宫,我还好,寒冬中提前一天下午搭上了北上吉安的中巴车,因为第二天就要考试。那时吉安的考点设在吉安市白鹭洲中学。我们这几个乡巴佬,那天晚上一不小心被那家小饭店宰了一刀,真是应了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还好前一天的惊魂和金钱损失,没有影响到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林场发挥。在冰天雪地中,我记得那时只穿了一双能撑船的破皮鞋,两个脚在考试的时候冻的好似冰棍似的,根本没感觉。

现在的孩子,环境条件好的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和我们那个时候简直无法比。虽然考研不再被视作改变自身命运的一种方式,但至少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郭嘉,高学历人才在总人口中的占比还远低于FD郭嘉,人口学历的提升虽然不能上升到改变命运的层面,但还是能极大概率改善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善程度因人而异。

2023年冬日于杭州上城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10526-1414981.html

上一篇:【奇闻轶事】
下一篇:【寒门子弟的最大劣势】
收藏 IP: 117.147.112.*| 热度|

8 郑永军 刁承泰 褚海亮 宁利中 杨正瓴 周忠浩 谢钢 Yuangj19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9 00: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