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张劲松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s1970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博文

怀念唐阿姨

已有 1104 次阅读 2022-9-1 15:38 |个人分类:似水年华|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怀念唐阿姨

   前几天,老同学挚友冯兄的母亲唐阿姨仙世了,走得很突然,也很快。冯兄很是伤心,电话里说着就啜泣了,我也为之伤感不已。第二天,我来到景云山五义厅,买了一个大花圈,为阿姨守灵,并不断宽慰冯兄。灵堂旁安放了一个电子照片器,阿姨晚年的生活照,在循环映现着。看着穿着朴素,面容慈祥,白发苍苍的唐阿姨的相片,我的头脑里也浮现了那些早已沉入逝水年华里的一幕幕镜头。

有好多年,我经常去冯兄家的老宅玩,那间房子有很多书,我就听他讲书上的历史和故事,或是去爬山。每次,唐阿姨都为我们做饭做菜,她做的菜,很有味道。有时候,我就赖着不走了,在冯兄家歇息,与他抵掌夜话,唐阿姨就把行军床拿出来,把被褥铺好,我就躺在上面,与冯兄掌灯对榻,一道进入历史的考古。一直到眼睛睁不开了,才入睡。唐阿姨是四川人,从小是苦出身,读中学的时候,为了节约钱,经常吃一顿饭,身体很不好。后来有幸得到了校长的资助,才上了大学。唐阿姨性格坚韧,曾说过为革命读书,什么都所不惜的话。她老人家对冯兄和很关心,曾对我说过,冯兄是个早产儿,从小对他的疼爱就很重的。冯兄红楼考研,命途多舛。阿姨时不时会打电话给我,表达忧虑之情。冯兄一直没有成家,阿姨也经常悄悄和我摆谈这件事,希望我们多介绍朋友给他。她对冯兄的身体健康也很关心,觉得他长期抽烟,有时咳嗽,怕会对肺不好。冯兄的房子出租,很多细节都是唐阿姨办的。她对儿子的关心可谓是“润物细无声”。可是做儿子还经常对母亲表现得不耐烦,我们这些做儿子,往往都是这样。

后来冯兄家般到了设计院的电梯新房,我还是经常去。十六层的房子,我和冯兄经常品茶论道,眺望整座城市。我们高谈阔论的时候,唐阿姨依旧给我们做饭做菜,我有时,还是喜欢在冯兄家留宿,唐阿姨就为我安排了一小间卧室。有一次我带女儿去黔灵山玩,顺便去了冯兄的新家,阿姨看见我三岁的女儿,很是喜欢。09年,历经八年风雨,冯兄终于考上了贵大的历史学的研究生,我想,唐阿姨应该觉得有些欣慰了。毕业后,冯兄去了太平洋保险公司工作。不过,冯兄的一直没有成家,唐阿姨有时见到我,还是和我提及这件事。冯兄后来单独搬出来,住到威清门的那边,我就很少看到唐阿姨了。偶尔看见,只是觉得阿姨的白发更多了一些。唐阿姨是一位温和厚道的高工知识分子,冯兄也遗传了这一点,他也很厚道简朴,对朋友真诚相待,从不玩虚的。这是我以有冯兄这样一位挚友知己,感到特别幸运的。唐阿姨因为自身的经历,她对读书一直很鼓励,她还资助了她的一位生活困难的侄女读完了大学。

人到了五十以后,就会渐渐地送走自己的最亲的亲人,送走挚友的亲人,内心沉痛而无可奈何。唐阿姨走的时候,没有留下一句话。但她实际上为儿子们已经把什么的都安排好了,房子的转让,存款的分配,老两口的长寿墓地都弄好了。她走得很快,一点都没有拖累自己的儿子。唐阿姨的晚年还是幸福的,有冯叔的陪伴,享受了含饴弄孙,两个儿子也都过得安稳。我觉得,除了冯兄没有成家,她会有点遗憾外,阿姨应该是安详平和地离开了我们。安息吧,唐阿姨,往生西方极乐佛土!南无阿弥陀佛!

 

                                                壬寅秋八月 灵溪翁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97716-1353596.html

上一篇:悠悠白云寺——建文帝贵州遗踪访古
下一篇:《姑妄言》中的徐霞客形象
收藏 IP: 111.121.81.*| 热度|

2 尤明庆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8 0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