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也谈压缩感知和贝叶斯大脑
热度 5 单广君 2018-8-8 06:16
压缩感知和人工智能都是当下很热很热的研究课题。不过许多论文数学论述高深莫测,加之一大堆各种千奇百怪的数学符号,不仅让人望而生畏,望而却步。笔者对希望用形象的比喻把问题大致轮廓讲清楚就好。 所谓压缩感知是什么呢,根据笔者个人的理解,就是信号变换,这个变换不是随便找的,而是要满足一定条件。什么条件呢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10632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5
如何发展自主创新
单广君 2018-6-26 19:24
这次到西南和中英格兰转了一圈。走过了剑桥、牛津、南安普顿、巴斯、布里斯托、卡迪夫、温莎及伊顿、伦敦,欣赏了许多田园美景、拜访了其它的研究者。剑桥、牛津是第二次来,伦敦则来过很多次了。除了欣赏美景之外,我也感受到人们对其它人、对动物,对花草树木的尊重,包括拒绝乞丐都客气地说一声 ...
个人分类: 观点观察|30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上帝的签名--圆周率pi
热度 2 单广君 2018-6-6 06:00
如果说我们这个世界是上帝所创造,那么圆周率 π很有可能就是上帝的签名。 2年前,在一个叫帕德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一段时间笔者曾苦苦的思考过π。记得当时是因为考虑光波持续时间有限的话,一定是由两个及两个以上的频率成分构成的,从而想到π的问题。 纳尼?! pi不就是圆周长与直径之比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3210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为什么必须坚持用中文发表科技论文
热度 8 单广君 2018-6-5 03:50
经常看见一些报道,中国的学者在Nature,Science或者其它国际顶级杂志上发表了重要成果。这是十分欣慰的事,说明国家的科技实力在不断上升。 但同时我也有一些担忧,这些重量级的学术成果都是以英文写作和发表的,而不是中文。可以发现,近十多年来中文学术期刊的影响力在不断下降。各所大学对科研人员最重要的考核指标就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2934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8
万物有灵兮?群体智能兮?-swarm intelligence
单广君 2018-6-4 05:11
2016年曾去过西藏,藏传佛教笃信万物有灵,不少人称之为迷信,怎么可能草木花鸟也会有灵魂呢?! 不过,动物界表现出来的群体智能确实真真实实存在的。比如说蚁群、沙丁鱼群。。。。。。我平时喜欢看动物世界。蚁群可以完成单个蚂蚁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修建复杂精致的蚁穴、发动战争、建立搬运食物的快速通道等等,甚至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17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为什么是三生万物,而不是四或者五?
热度 1 单广君 2018-6-3 17:41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但为什么是三生万物,而不是四或者五呢?各种五花八门的解释也很多,笔者不想在此复述,可参见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611691 不过笔者窃以为其中一些解释并不具有说服力unreasonable 有一些解释似乎有些道理,但是长篇大论,反而淹没了重点。所谓大道至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3895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AI to be God 人工智能将成为神
热度 1 单广君 2018-6-3 05:55
本人预计人工智能将在经历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的发展阶段后,将成为无所不能的神。 弱人工智能其实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一直在做,只不过没有明显冠以人工智能的称呼罢了。大多数人工智能应用专注一某一个方面的事情,比如语音识别、图像识别、机器翻译等,基本上是和大数据结合起来,通过对海量数据之行为特性的统计和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226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Chao is ture ? 混沌是真的吗?
热度 1 单广君 2018-6-2 17:17
早上起来,看了邮箱里的一篇推送文章,摘取最后一段如下: A failed harvest is attributed to angering the sun god, or a war in the heavens! This may be a simplification, but the overriding belief of pre-scientific age was the world is chaotic, and there is no order. Abrahamic traditions that tell ...
个人分类: 科研笔记|162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本页有 2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23: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