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按标题搜索
我的理论物理追求(范洪义作)
2024-5-25 20:40
有人问:范先生为何你在七、 八 十岁所谓“不逾矩”之年还能撰写论文? 难道你要逾矩吗?我答 道:几十年来. 我每日沉浸在理论物理思考中,漠漠然不知老之将至,若无人提及我的岁数我并没觉得己到了这个年龄段并且就该置身研究之外。我的思潮有时还汹涌,不到彼岸不肯将息;我的直觉有时还激灵,常有好题目可做,可谓知行 ...
388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为什么数学家想不出有序算符内的积分理论?(范洪义作)
2024-5-24 22:21
数学家认为数学是引领科学进步的,数学家自然就是什么都行 ,有目空一切的凌驾资格。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新量子力学刚 喷薄欲 出、大数学家希尔伯特与冯-诺衣曼就想要创造量子力学的数学,但是未能如狄拉克之愿以偿。 尽管冯氏还写了一本《量子力学 的数学基础》 ,但没有想到去对狄拉克符号积分,原因是什么呢? 因为他 ...
457 次阅读|没有评论
理论物理选题出自本性的率真(范洪义作)
2024-5-23 17:22
又到了高校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的时期 ,学生们的论文水平高低一看其摘要便知,有的是奠基性的工作,有源可溯 ,有本可循;有的则是顺籐摸瓜的工作,然而能摘得一些菓实充飢也不错。 曾有人问我,范老师你是怎样选题的,如果导师让你自己寻题的话? 我说我的选题完全是出于本能,即率真的性格,爱琢磨简洁精炼的物理公式尽 ...
374 次阅读|没有评论
出色的理论物理工作走得远(范洪义作)
2024-5-22 22:56
如今不少物理界人士咀上常常掛着马约拉纳费米子,他是费米的学生,费米认为他是天才,具有世界上其他人没有的天资。 费米认为科学家分层次,二、三流的科学家尽力争取做最出色的工作,但是走不远。 而马约拉纳1937年写的论文提出了其反粒子与自身相同的费米子,至今还在为物理学家津津乐道 ,努力搜寻,可见他的理论果然能 ...
479 次阅读|没有评论
含量子纠缠的统计物理学(范洪义作)
热度 2 2024-5-22 09:10
普朗克的黑体辐射公式是对单模光子而言,如果有量子纠缠,这个公式如何推广呢? 也就是说对于有玻色二次型相互作用的情形,玻色统计公式如何? 相应的量子熵如何计算? 这个问题是个难以逾越的“坎” ,尤其是当人们现在想实现量子热机时 ,就更应该得到重视。 类似的讨论也应发生在费米体系,对于多体有费米相互作用的情 ...
345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我缘何被遴选为中国首批博士?(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4-5-20 21:43
如今中国高校与研究所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博士学位获得者毕业,而想起四十年前中国第一批博士只有区区18名,物理博士三名。 我的指导教师阮图南先生当时的职称是讲师,他调入科大前人称为“老惨” ,意思是他老提不上职称,老惨了。 由于他当时不是教授,我做梦也没想到过会成为第一批中囯博士,如今土博士比比皆是,其活动范 ...
85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也谈中国数学在世界处于什么水平?(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4-5-19 12:05
最近在网上为这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沸沸揚扬, 说中国当下的数学水平不如西方1940年的水平者是获大奖多次的权威,不少人认为他是有无可辩驳的发言权,一言九鼎。 可是,我以为该权威并不了解中国人的各个方面的数学水平,有以偏盖全之嫌。 让我举个反例吧,我发明的有序算符内的积分理论直接发展了狄拉克的符号法, ...
55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对狄拉克符号积分的意义(范洪义作)
2024-5-17 21:47
京城高校有读我文章者问: 范先生,牛顿-莱布尼兹积分的初等应用被告知是算曲线包围的面积等,那么你发明的对狄拉克符号积分的初等应用是什么呢? 我答道,量子态从初态|in,0>到终态𡿨out,t|的演化就可以用ket -bra积分表示,演化算符是积分|out ,t >in,0 ldt,所以态的时间演化求是求积分或是求和,尤 ...
511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三论理论物理推导是阳明心学(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4-5-17 11:51
前几天我连续发了二文,用几个重要的物理事例来说明王阳明的“心外无物”, 这观点似乎也顺应六祖惠能的偈:“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再看爱因斯坦对海森堡说的,在茫然无知的情况下,是理论先决定什么是被观测的。根据这条原则,海森堡认为什么是可观测的、什么又不是,应该包含在对易规则中,他从量子力学关于 ...
44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从王维的花诗到王阳明的花论(范洪义作)
2024-5-16 16:05
一个家喻户哓的故事:同游的朋友对王阳明说深山中花自开花自落,这与人心何关? 阳明答,你未看此花时,花与你心皆寂,你既来看花,则此花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之外。 我琢磨阳明先生的回答良久良久,又读了他的“心外无物” ,结合理论物理的心思.写了二篇短文。 然意犹未尽,今日突然想到唐代诗人王维的“ ...
411 次阅读|4 个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8 00: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