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叹如今量子力学教学的衰落(范洪义作)
热度 1 万志龙 2022-12-9 08:36
“水浒传”中名将呼延灼在与二龙山的楊志、鲁智深交战后不禁暗暗夸奖他俩不是绿林手段 ,而桃花山的周通与李忠是绿林功夫。我于是联想到如今的量子力学教学日趋衰落,学生们从科班出身渐渐退化为“绿林手段”,体现在不少已经成为学科带头人者根本没有起码的推导能力,只会操持一些时髦词汇作报告、谈愿景。如此看来,物 ...
21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从费曼与数学家的抬杠说微积分的新任务 (范洪义作)
万志龙 2022-12-9 08:34
费曼是物理天才,也是高明的数学家,他是解决具体数学问题的高手,而数学家着重数学抽象,下面的故事是费曼自己讲的如何与数学家抬杠。 ——摘自《别闹了,费曼先生》: “对数学家来说,拓扑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学问,其中有一大堆千奇百怪的可能性,完全“反直觉”之道而行。于是我又想到一个主意了。 我 ...
195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的科研机遇(范洪义作)
热度 1 万志龙 2022-12-7 19:35
关于欣赏艺术作品,德国思想家、文学家兼科学家曾写道:“内容人人看得见,涵义只有有心人得之,形式对于大多数人是一秘密。”这充分体现艺术创作需要一个“悟”字。而我体会歌德这句话是向世人暗示如何抓住机遇搞科研。 就拿量子力学的狄拉克符号来说吧,坐标表象的完备性关系人人都看得见,其涵义在狄拉克的书“量子力学 ...
43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到处逢人说项斯”的一封洋人推荐信(范洪义作)
热度 2 万志龙 2022-12-6 18:33
此文的一封附信是诺贝尓物理奖得主P W Anderson 为中国科技大学校友王肇中写的推荐信。此信使我想起唐代诗人楊敬之的诗“赠项斯” ,此诗满满地推荐项斯的诗与标格,而Anderson的推荐信对时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供职的王肇中的评价体现了老外唯才是举的优良传统,他们并不因为王是中国大陸来的访问学者而有门户之见。在另一 ...
603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我的理论物理研究成长之路(范洪义)
热度 1 万志龙 2022-12-6 08:28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懈努力和靠一些运气,我终于在理论物理研究的道路上成长起来,体现在无论从发表SCI论文的数量和质量上都有故事可讲,我的运气是我的理论发表后不久,就得到彭桓武先生和于敏先生的首肯,被列为中国首批18名博士之一,他们是真正做学问的前辈,得到他俩的青睐,自然散去了一些强加于我的贬言瘴气。然而 ...
74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发现”与“发明”的区别(范洪义作)
热度 4 万志龙 2022-12-5 15:55
曾有研究生问我, 范老师你的“有序算符内的积分理论”是属于发明还是发现? 我答道,应该是属于发明。因为,发现之物是原本存在的,被某人以慧眼识别。而发明之方法或理论是人脑凭空或是基于别的东西想出来的。拿爱因斯坦的话来说,“在概念的形成中,可以辨认出自由构造的元素。”爱因斯坦又指出“马赫的弱点在于 ...
65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我的作诗心得(范洪义作)
热度 1 万志龙 2022-12-4 21:28
我的本行是研习物理,但我觉得物理理论有诗意,它本身就是反映自然规律的诗,所以物理学家有义务将物理知识融入诗中,使得物性与人性和谐结合。纵观近现代诗词爱好者与文人教授,评诗的多,自家创作者少,有意境的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我不揣浅薄,在科学网上载了一些诗句,我的作诗心得是: 1.突然发现作古体诗能将脑 ...
53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出乎狄拉克意料的有序算符内的积分理论(范洪义作)
热度 1 万志龙 2022-12-4 13:09
有深谙量子论的业内同行说,如果范洪义早生在二十世纪初,那么他发明的有序算符内的积分理论发展了狄拉克的符号法这一贡献足以使他列入創建量子力学数理大厦先驱者的名单之中,如同帕斯卡-约尓当协助玻恩和海森堡創建矩阵力学一样。对此评论 ,我的回答是:约尓当是个数学家,当时他就了解矩阵,所以能协助玻恩。而有序算 ...
54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忆访问诺贝尓物理奖得主安东-塞林格(范洪义作)
热度 2 万志龙 2022-12-3 16:43
附在此文的照片是我前几年在合肥遇到安东-塞林格的合影,他在会议中途休息期间在走廊里看到我时马上就说记得我曾在奥地利Innsbrook为他的研究团队作学术报告,那是1999年的冬季我受他的邀请去做如何发展狄拉克符号法及如何創建纠缠态表象的报告,报告完了有听众说要是狄拉克还活着,会感谢我所发明的有序算符内的积 ...
623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狄拉克“量子力学原理”书的注释读本(范洪义作)
热度 3 万志龙 2022-12-3 09:44
国家基金委1993设立理论物理专项基金 ,我申请到第一批资助约2万元钱,1995年被要求到南京大学汇报基金执行情况。那天早上准时到了会场,一看评委们大多数是老先生 ,有彭桓武,于敏,何祚庥等,心中不禁忐忑。然而在我开讲过程中,于敏先生情不自禁地喝釆,说我創造了一个新的方法。这对我是极大的鼓舞。会议短暂休息时, ...
461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