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建华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usysu 海阔天空,变幻无穷;穷究其理,趣莫大焉。

博文

旧文两篇 精选

已有 7050 次阅读 2023-10-18 16:0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这次参加纪念叶先生逝世十周年暨研讨会,看到了很多年过八旬和年过九旬的老师来参加,心里很感动,因为作为在叶先生培养和领导下成长的一代,他们完全是自发地出于对叶先生的崇敬和爱戴来参加纪念会,虽然他们的工作单位从保护他们的身体健康出发,并不会鼓励他们参加这样的活动。也因此想起十年前我恰好回国访问,经历了叶先生去世前后的全过程,曾经写过两篇短文。现在读来,还是一样的心情。放在这里,作为一个长久的留念。现在叶先生和夫人冯先生长憩于青山、长城和碧水之间,这于他们清澈的为人实在是无比恰当的。

大气所叶先生纪念会暨学术研讨会链接:    http://iap.cas.cn/gb/xwdt/zhxw/202310/t20231018_6903504.html


                       他只是睡了,并不曾离去

[发布时间:2013-10-18]

  这次回国,事先并不知道叶先生已经住院好几个月。抵京次日给季劲钧老师打电话问起先生近况,方知先生病情。先是想晚些日子再去看他,一是不想在他病中给他接待来访的负担,二是想着他会较快恢复,就象他以往住院一样。国庆假期过后,在所里落实停当,吴国雄老师约定到本月十八日左右一起去看望他。但心里还是非常思念他,觉得等的时间太长,就决定自己先去看他,哪怕不说话,坐着多陪他一会,也是好的。12日下午,去医院前,遇见原来东亚中心的老同事谢力,她也很想去见叶先生,就一起坐地铁到北京医院来到了先生所在的北楼718病房。

  进去后,见到先生比去年四月份看望他的时候,清瘦了很多,而且已经不能进食,不免心里难过。那时先生刚好是醒着的,阿姨便问他我是谁,他很清晰地说出了我的名字,因为他听力不好,我便拿起写字板,写完后,先生逐字逐句读出来,我都能听得很清晰。然后他又问我问题,我再写下来,作为回答。怕他过于劳累,我就不想多给他说。当时他两手握着小葫芦,应该是让他锻炼握力的。我便做握拳、松开,然后重复的动作,意思是要先生坚持锻炼,先生看到,会意地也做了起来。那时心里特别欣慰,觉得先生虽然病了,但他的意志还是那么顽强,于是相信过一段时间他肯定还能出院的。就对先生说,“您先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再来看您”。 临走时,先生注视着我们的不舍离去,给我们摆手示意,虽然那时他已经无力举起手臂。

  从病房出来,虽然一方面为先生生病而难过,但同时又觉得先生的精神很好,神志也很清楚,所以坚信他一定能闯过这一关。两天后的周一,同事刘屹岷和吴老师去看了先生,说先生的病情在我看望后的当夜又有所恶化,他们都没能和他说上话,我心里还是坚持想着先生一定能恢复过来的。就对东亚中心的马柱国说起,要在周三(16日)下午带上书和文献,一边读书,一边多陪陪先生,毕竟以后机会越来越少。那日适值吴老师课题组会,准备了要在组会后坐地铁去医院的。正在组会当中,两位学生报告过后,秘书把吴老师叫了出去,一会他匆匆回来说叶先生病危,让我和他马上去医院。途中吴老师一直在忙着把先生病危的消息通知给先生的同事、朋友。赶到医院时,刘还珠老师、吴津生老师、先生的长子维江,还有一直精心照顾先生的阿姨都在旁边。先生安静地睡着,我们盯着他体征的数字,看着他的心跳(呼吸)从每分钟70(30)多次慢慢减少。一会科学院和学部和所里的领导也来了,他的学生曾庆存和严中伟,他的老朋友巢纪平,东亚中心的马柱国,他的侄子叶维佳夫妇,还有他的司机都赶来了。

  18点35分,先生停止了呼吸,一颗对祖国和他人充满热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吴老师忍不住流下眼泪,握着先生的手说先生走好。当我走到先生身旁,看着先生平静、安祥的面容,用热毛巾轻轻给他擦脸,心里真的这样想:先生只是累了睡着了而已,他并没有离开。两天过去了,我也还是这么想,想到他睡时的宁静、安详,一如过去十几年里经常见他的样子,心里充满了欣慰,因为知道先生一定会休息得好好的。


十里相送

[发布时间:2013-10-20]

  今天,10月19日,是叶先生从暂时休息了三天的北京医院转到八宝山的日子。

  下午12点40分,先生的儿子WJG和WJN,孙女YC,吴津生老师和我来到北京医院先生暂憩的地方,等着灵车的到来。YC刚从美国赶回,问能不能再看看爷爷的面容。我说当然可以。她一看到已经不会再和她说话的爷爷,立即流下了眼泪。但先生的面容是那样安详、平静,他的表情甚至还带着我们平时熟悉的浅浅微笑。想必YC也感到了爷爷依然如旧的精神,一会就从悲痛转为平静。她深情吻过沉睡中的爷爷的额头和双颊,其他人也依次吻过先生的额头。YC认真看着,说她爸爸和叔叔的额头都比不上爷爷的圆。先生平时话并不多,但一直是一个给人快乐的人。所以就是到现在,想必他也还是愿意看到他人心里是平安喜乐,而不是悲悲切切。

  一点多的时候,灵车来到门外,我们小心翼翼地把先生搬到新的硬木床上,生怕惊着了他的休息。然后又给他盖上新被,轻轻掖好,盖好后轻放到车上,并缓缓开往八宝山。周六的北京阳光明媚,疾劲而又温暖的秋风已经把昨日的雾霾一扫而空。这样明净的天空和阳光,不也正是一世阳光的先生磊落人格的写照?车流轻缓,灵车平缓静静地行驶着,就象知道先生平时不愿意麻烦打搅别人一样。

  一路平安。是的,先生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来看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60191-1406392.html

上一篇:翻转的海洋会在后天引起气候的翻转吗?
下一篇:从叶笃正先生的研究生涯看其研究风格
收藏 IP: 58.249.112.*| 热度|

12 信忠保 武夷山 尤明庆 黄永义 檀成龙 张学文 郑永军 杨正瓴 王从彦 孙颉 陆仲绩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07: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