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oguanzh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aoguanzhong

博文

探源尼罗河的故事

已有 3462 次阅读 2022-4-6 13:40 |个人分类:外国人物|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作者 高关中(德国汉堡)2022/3/31

从金字塔旁边流过的尼罗河注入地中海,是世界第一长河。它哺育了世界上最早的文明古埃及文明,可是几千年来,人们一直不知道它的源头在哪里,直到19世纪后半叶,一些欧洲探险家深入非洲大陆,历尽千难万险,才大体确定了它源于何处,其中最著名的几位,就是斯皮克,伯顿和贝克。

 

寻找源头数千年

尼罗河有两大支流,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在苏丹首都喀土穆汇合。从喀土穆到地中海的干流长3025公里,也就是尼罗河的下游。

在希腊和罗马时代,人们就对尼罗河源流十分好奇。可惜想要沿着尼罗河上溯,需要穿过努比亚沙漠。这对于当时生产条件下的埃及人和希腊人来说,实在是一件过于复杂的任务。因此在希腊和罗马的地图当中总是将尼罗河显示成一个用树枝将头面蒙起来的男神。后来埃及归了马其顿王国的继业者托勒密王朝,根据其史书记载,托勒密二世曾经派出一支探险队(远征军)前往尼罗河的上游进行探访。这支探险队没有能够真正找到尼罗河的真正源头,而只是找到了它的源头之一青尼罗河。这个结果现在看来并不准确,在当时却似乎已经是足够让人满意的一个结果。两千年来也再没有人在进行过真正有意义的探索。

直到15、16世纪欧洲人对于尼罗河河源所知甚少。1603年,在葡萄牙殖民地印度果阿传教的西班牙耶稣会士佩德罗·帕埃兹(Pedro Páez,1564-1622))受命来到东非与埃塞俄比亚王室沟通,在该国逗留多年,他作为欧洲人第一个目睹青尼罗河的源头是塔纳湖(Lake Tana),写下两卷本名著《埃塞俄比亚历史》做了记载。他最后因热病死于湖畔。1768年英国人布鲁斯(James Bruce,1730-1794)也来到这里,宣称发现了尼罗河源头,他不知道西班牙人已来过这里。不过他留下了图文并茂的《尼罗河源头探行记》,还是很有价值的。今天我们知道青尼罗河提供尼罗河60%的水量,但长度仅1600公里。

尼罗河的正源是白尼罗河,总长3600多公里,比起青尼罗河,足足要长2000多公里。白尼罗河的上游现在普遍认为是非洲东非的第一大湖维多利亚湖。虽说可以从维多利亚湖再往南寻找一些上游的小支流,不过维多利亚湖作为尼罗河沿线最重要的一个水库的位置是无法撼动的。发现这个惊天秘密的英雄,就是英国探险家约翰·汉宁·斯皮克(John Hanning Speke,1827年5月4日-1864年9月15日)。

斯皮克出生在英国西南部德文郡一个乡绅之家,受过正规的教育。从17岁起,他在英国驻印度的陆军中服役十年。他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爱好打猎和旅游,到过高峻的喜马拉雅山区,对冒险和荣誉总是孜孜不倦地追求。回国之后,他对非洲的地理探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随探险家伯顿到非洲之角索马里兰探险,得到赏识,于是有机会参加伯顿领导的探源尼罗河之旅。

 

伯顿领队发现坦噶尼喀湖

到19世纪,随着非洲地理考察热潮的兴起,寻找尼罗河河源再度成为一个热门话题。起始,人们总是从青尼罗河与白尼罗河交汇的喀土穆沿河逆流南下。但是,苏丹南部的自然条件非常恶劣,无法前进。

因此,人们转而从东非的桑给巴尔岛抄近路进入大陆探险。桑给巴尔位于坦桑尼亚海上,是个蕞尔小岛,但其历史悠久,很早即同阿拉伯、波斯和印度等地有贸易往来。深受阿拉伯文化影响。在政治上实行苏丹君主制,在经济上盛行奴隶制,在文化上使当地伊斯兰化,在班图语基础上融入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词汇,形成东非通用的斯瓦希里语。桑给巴尔地方虽小,但对大陆影响甚大。岛上的阿拉伯人常说,“当桑给巴尔吹起笛子时,大湖之东的整个非洲一定会跳起舞来”,这是骄傲的自夸,但也是正确的。因为阿拉伯商人和奴隶贩子曾长期以桑给巴尔为基地,跨海到大陆,深入内地直到大湖地区(今维多利亚湖区)从事奴隶贸易,卖到海外。他们熟悉内陆的情况,欧洲探险家就以该岛为跳板,到内陆进行探险勘察,为殖民主义打前锋。

德国传教士、语言学家雷布曼(Johannes Rebmann,1826-1876)和克拉普夫(Ludwig Krapf,1810-1881,曾在埃塞俄比亚研究其语言)是从印度洋进入非洲内地最早的欧洲人。他们从阿拉伯商人得知,内陆有大湖。1848年在斯瓦希里向导的协助下到达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成为最早见到此山的欧洲人。他们写文章介绍这座高峰,不过关于离赤道很近(在南纬3度)就有峰顶积雪的消息,令欧洲人难以置信,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1853年英国探险家伯顿在开罗遇到了克拉普夫,读了这位传教士的报告深受鼓舞。他向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建议从非洲东海岸直插可能是河源所在的非洲腹地。皇家地理学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1830年在英国设立,以促进地理学发展为宗旨,曾赞助过多位探险家。该学会意识到伯顿计划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决定给予支持,资助伯顿去寻找大湖,“而发现尼罗河的源头则是你的下一个伟大目标。”于是伯顿组织探险队,带上斯皮克前往非洲。

理查德·伯顿(Richard Francis Burton,1821-1890)大名鼎鼎,是一位了不起的探险家。伯顿也生于德文郡,但比斯皮克年长6岁。他上过牛津大学,当过英国军官,又是语言学家、人类学家、翻译家、作家,通晓25种语言和15种方言。一生出版43卷探险记,30卷译著,包括全套16卷本英译本的《一千零一夜》。作为基督徒,他甚至伪装成了一个穆斯林1853年去麦加朝圣。利用自己流利的阿拉伯语和娴熟的穆斯林礼仪,居然没有被阿拉伯人发现破绽。由此写下了世界名著《走向圣城》,记载了他对东方圣地的考察、对东方知识、理论、制度、实物的描述,以及对东方经验、风俗、观念、生活方式等的研究。他的冒险为当时的欧洲人传来了久闻大名却无法得见的麦加圣地的资料。历史上对这位理查德伯顿的评价是极为机敏而不拘一格,总体来说是一个天纵英才式的人物。能够在这样的人手下进行一次人类地理史上都非常重要的旅行,斯皮克感到幸甚至哉。

1856年12 月,他们从桑给巴尔岛出发,前往非洲腹地。先渡海登陆巴加莫约,此地深受阿拉伯和印度商人和基督教传教士影响。它也是欧洲探险家的一个起点站。他们从巴加莫约开始去寻找尼罗河的源头,并探索非洲内陆山河湖泊。

1857年6月,他们带着130名随从(大部分是雇用的挑夫)、30头驴子和大量生活用品,从巴加莫约径直向西。他们越过沼泽,穿过丛林,翻过高山,花了4个月时间,于11月到达距海800公里的商站塔波拉。这时,伯顿和斯皮克均患疟疾病倒。他们雇用的一些随从乘机结伙逃走,许多探险仪器不翼而飞。两人之间的矛盾随之加剧。斯皮克认为,伯顿骄傲自大,目中无人。尤令他这个清教徒难以容忍的是,伯顿总是酗酒,同沿途遇到的黑女人寻欢作乐。而伯顿则鄙视斯皮克,认为他是个"不懂他国语言、不懂民俗、不谙天象的不学无术之徒"。但考虑到肩负有共同的使命,他们两人都尽量强压住心头的怒火。重新组队,继续西行。

几经辗转又走了300多公里,于1858年2月13日,他们看到了现今所说的非洲第二大湖坦噶尼喀湖。成为最早发现此湖的欧洲人。伯顿认为这里就是尼罗河的源头,可惜当地的阿拉伯商人并不愿意借给他们船只继续探查,伯顿身体也太虚弱,两人并没有得到确实的证据。只得踏上返程。

 

斯皮克看到维多利亚湖

他们集合起旅行队,朝着塔波拉往回赶。回到塔波拉安营扎寨之后,伯顿依然发着高烧。一心想建功立业的斯皮克,趁伯顿身体尚未康复之机独自去北部探查。7月10日,斯皮克从Kazeh(今塔波拉附近)带着30多人动身去调查,北上350公里,1858年8月3日在今姆万扎,他发现了一个比坦噶尼喀湖更大的湖泊--非洲第一大湖维多利亚湖,成为看见此湖的第一个欧洲人。他问当地人大湖的名字,个个都摇头。他遂以当时的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命名了此湖。斯皮克一看见如此宽广的水面,即认定他找到了尼罗河之源。然而,探险队的大部分测量设备此时已经丢失,因此关于湖的高度和范围的重要问题无法轻易回答。不过,斯皮克确实通过观察水在该高度沸腾的温度估计了维多利亚湖在 4000 英尺处(约1200米)的海拔高度。这个湖比坦噶尼喀湖(湖面海拔700多米)高很多,确实使它更有可能成为尼罗河源头的候选者。不过当时由于补给实在告急,斯皮克没有能够继续向北进行探索。尽管没有证据,他坚信这座大湖就是尼罗河的上游。

斯皮克急忙赶回宿营地,向伯顿报告他的发现。伯顿听后感到心头颇不是滋味,因为他知道,斯皮克的发现对自己日后的荣誉意味着什么。他对斯皮克说:"你的结论,我不知道是否正确。但你至少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你的结论。"

伯顿病情加剧,决定探险队回返。在途径阿拉伯半岛南端的亚丁时,伯顿暂时留下来,斯皮克先行回英国。分手时,伯顿要斯皮克承诺,要等他回去之后,两人一起向皇家地理学会报告有关尼罗河源头的新发现。

可是,斯皮克没有信守承诺,一回到伦敦就单独作了报告,表示自己找到了尼罗河的上游。这个上游就是荣耀的维多利亚湖,并且发现这座湖的功劳完全是自己的。他受到了表彰。伯顿闻此大为光火,对斯皮克极为痛恨。两人友谊的小船就翻了。伯顿利用他的手上的一只健笔和斯皮克进行了辩论,说他吹牛。的确,这次考察没有确实的证据能够说明维多利亚湖就是尼罗河的源头。

 

确认尼罗河源自维多利亚湖

1861年,在皇家地理学会的要求之下,斯皮克带着另一位叫做格兰特(James Augustus Grant,1827-1892)的探险家,又一次造访了东非,进一步探查尼罗河源头。这次他们仍然是从桑给巴尔登陆,向西部进发直取维多利亚湖。在这段旅程当中他们也是遭到了当地原住民和阿拉伯商人的骚扰,两人勉强躲了过去。可是随身的设备和补给没有能够跟上,格兰特的身体又不太好。有时斯皮克只能单独行动。

他们首先来到维多利亚湖西边,绘制了大湖部分地区的地图。此后,继续北上,1862到达位于现今乌干达中部的 布干达王国。国王穆特萨一世对斯皮克盛情款待,甚至赠给他两个土著女人。其中一个名叫梅丽,后来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

斯皮克是第一个来到布干达王国的欧洲人,他描述:在那里,像英国驿道一样宽广和笔直的道路,穿过茂盛的草地,爬上起伏的群山。居民的茅屋和花园也很干净整齐。斯皮克赞美布干达人穿着漂亮,写道:同盛装的布干达人比起来,我的模样显得很不好看。他们穿着整洁的树皮袍子,好像是最好的黄色灯芯绒,摺缝笔挺,像烫过似的,外面还披上用小羚羊皮缝成的东西作为上衣,缝合精致,英国工匠所能做到的也不过如此。国王的服饰更为考究,他的衣饰的“明亮、整洁和精致”给斯皮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862年7月7日,斯皮克带着穆特萨赐予的向导、大角牛和食品继续北上。7月28日,他来到维多利亚湖的最北端。站在现今乌干达第二大城市金贾附近,作为欧洲人首次发现维多利亚湖是白尼罗河的源头。这一发现在世界探险史上书写了辉煌的一页。

他看到湖水从这里喷泻而出,跌下悬崖,形成一道瀑布,然后平缓地向西北方流去。他欣喜若狂,认定向西北流去的就是白尼罗河。他遂将湖口这道瀑布以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长里彭勋爵(Marquess of Ripon,1827-1909)命名里彭瀑布(Ripon Falls),以感谢学会的资助。

为进一步验证这里就是尼罗河的上源,他准备沿着河道继续前行。可是因部落战争爆发,他只好另找陆路北去,翌年2月,他和格兰特抵达贡多科罗(Gondokoro,又译冈多科罗)。此地在今南苏丹首都朱巴(Juba)的东部,为尼罗河船运的起点,他们在此遇到正在那里探查尼罗河河源的另一位英国探险家贝克,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结论。

 

探险家贝克夫妇发现艾伯特湖

探险家贝克(Samuel White Baker,1821-1893出生于伦敦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曾在印度洋的毛里求斯和锡兰(即斯里兰卡)居住,1856-1860年游历了中东地区。1859年他在奥斯曼帝国奴隶市场上买下一个楚楚动人的白人女奴,为匈牙利的德裔,在战乱中被掠,会说多种语言,这就是他后来的妻子弗洛伦斯·贝克(Florence Baker,1841-1916)。1861年,他们一起前往非洲,探源尼罗河,成为有名的夫妻探险家。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探索了苏丹和埃塞俄比亚边界附近的尼罗河支流,并南下到贡多科罗(Gondokoro)休整这里为象牙和奴隶贸易站、传教区和驻军地,也是贝克准备继续南下探源尼罗河的基地。就是在这里,他们于1863年2月,遇到探查尼罗河河源北上的斯皮克和格兰特,这可是南北两路探险家的会师啊。贝克后来写道:为庆祝斯皮克这一地理大发现,我们一齐鸣枪,击毙一头驴子共打牙祭。后来斯皮克乘坐贝克的船,行驶在尼罗河上,顺流直下喀土穆,从那里他向伦敦发送了一封著名的电报"尼罗河河源问题已解决"(The Nile is settled)。

其实同样梦想探源尼罗河的贝克看到斯皮克的成功,心头也浮现一丝失望。斯皮克建议他们夫妇调查白尼罗河的另一段。毕竟斯皮克没有循着尼罗河走完全程。于是贝克利用斯皮克提供的粗略地图出发,沿尼罗河上溯,进行实地考察。1864年3月,贝克发现其尼罗河从一个湖泊流出,他以当时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艾伯特亲王的名字将其命名为艾伯特湖,它位于今乌干达和刚果(金)之间。贝克还在现在的乌干达境内发现了尼罗河上的默奇森瀑布。1866年,也就是贝克回到英国的第二年,他因探险成就被英皇封为爵士。1867他出版《阿比西尼亚的尼罗河支流》(The Nile Tributaries of Abyssinia)一书。

1869年,奥斯曼帝国的埃及总督伊斯梅尔帕夏请贝克指挥一支前往尼罗河赤道地区的军事探险队。贝克夫妇再次来到贡多科罗。在那里,贝克帮助取缔了奴隶贸易,1872年在新吞并地区建赤道省,他被任命为省长,干了4年。这片区域就是今日的南苏丹。

 

尼罗河源头的答案

斯皮克发现尼罗河源头的消息在英国引起两种绝然不同的反响。有人表示高兴和支持,而有人则表示怀疑和反对。反对最激烈的是伯顿。伯顿曾长期在印度、中东和非洲从事探险活动,谙熟西亚和非洲事务,俨然以不容置疑的权威自居。他认为,斯皮克只是沿着从维多利亚湖流出的那条河流走了一小段路,并未考查该湖到贡多科罗之间的河道,还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证实这条河就是向北奔流几千公里、最后注入地中海的尼罗河。贝克夫妇发现尼罗河从艾伯特湖流出,使问题更加复杂化了。伯顿坚持,坦噶尼喀湖很有可能是尼罗河的源头。

斯皮克则坚信自己结论的正确,准备同博学多识的伯顿当面进行辩论。辩论会安排在1864年9月16日。利文斯通等知名探险家都准备出席。可是,就在辩论会举行的前一天,斯皮克却突然死在威尔特郡一家亲戚的领地里。伯顿得悉后惊叹:"天啊,他自杀了!"但法医检验的结果认定,这纯粹是一起意外事故。原来,斯皮克来这里外出打鸟,因枪走火丧命。就这样,终生酷爱打猎的斯皮克最后丧生在自己的枪口之下。

发现尼罗河源头的一代天骄竟然就这样死在了走火的枪上。当时的人们纷纷猜测,有人认为斯皮克是知道自己在说谎,羞愧自杀了。但斯皮克的《发现尼罗河源头日记》于1863和1864年发表,留下了探源尼罗河一路上自然和人文情况的详细记录。1864 年,格兰特也出版了《跨越非洲纪行》,作为对斯皮克对他们旅程的描述的补充。

众多探险家和学者从来也没有放弃对尼罗河源头的考察和论证。其实贝克夫妇的探险结果就是斯皮克论断的一个佐证,但不完整。1874年,美国探险家斯坦利(Henry Morton Stanley)对维多利亚湖进行了环湖考察,确认尼罗河从维多利亚湖经过里彭瀑布流向艾伯特湖。这一段今称维多利亚尼罗河(Victoria Nile),长420公里,几乎流贯整个乌干达,向西注入艾伯特湖,又从该湖北口流出,改称艾伯特尼罗河,水量丰沛,沿河多险滩瀑布。流经乌干达全境后,向北进入南苏丹到贡多科罗,然后,流经苏丹和埃及,注入地中海。斯坦利最终确认了斯皮克的发现。至此,维多利亚湖是尼罗河源头的结论为举世所公认。为纪念斯皮克,在他最早见到维多利亚湖的地方,今坦桑尼亚姆万扎北面的一个维多利亚湖湾得名斯皮克湾(Speke Gulf)。

人死了,辩论会未能举行。但历史最终还是裁定,胜者是斯皮克。其实,说维多利亚湖是白尼罗河的源头并不确切,维多利亚湖的水来自很多河流,其中最长的一条叫卡盖拉河,其上源在卢旺达,源流唯长,那里才是白尼罗河乃至整个尼罗河的源头。从源头到金贾还有七八百公里。尽管如此,确定金贾是白尼罗河源头还是有一定意义的,起码搞清楚了白尼罗河水来自维多利亚湖,而不是坦噶尼喀湖(属刚果河水系),这是当时探险家们激烈争执的要点。

 

纪念斯皮克

金贾(Jinja,又译津加),是乌干达名城,位于乌干达的东南部,西距首都坎帕拉80公里。1901年建城,现人口近30万,为乌干达最大的工业城市。

金贾为什么能成为乌干达的工业基地呢?这是因为开发了尼罗河的水电资源。金贾市旁的几块巨石间溢出的湖水形成巨石瀑布,城市也因此得名,金贾就是巨石的意思。当年斯皮克看到了这个瀑布,命名为里彭瀑布(Ripon Falls)。里彭瀑布是白尼罗河最上游的瀑布。河水奔腾而下,一路还有好几个瀑布,水力资源非常丰富。1954年,在湖水入河4公里处筑起欧文瀑布大坝(Owen Falls Dam),建成东非第一座大型水电站。坝长831米,高31米。金贾到坎帕拉的公路从坝顶通过。水电站共装10台机组,总容量15万千瓦。这座水坝提供大量电力,为乌干达主要动力来源,还向肯尼亚输出大量电力。大坝并使维多利亚湖成为大水库,水位逐渐提高。当年斯皮克发现的里彭瀑布。还有欧文瀑布,都消失了。巨石也被水淹没。如今欧文水电站改名纳鲁巴勒水电站(Nalubaale),发电能力增加到18万千瓦。当地人称维多利亚湖为纳鲁巴勒湖,意为“天神之湖”,而维多利亚湖是斯皮克以英国女王命名的。

市中心西南部邻近维多利亚湖水流入维多利亚尼罗河处,辟有斯皮克纪念公园(Speke Memorial Park)。园内草地上竖着一块花岗岩碑,上面镌刻着:“这个地点标志着尼罗河开始它漫长的旅程,通过乌干达中部和北部、苏丹和埃及,流入地中海”。园内繁花似锦,绿荫浓郁,微风从湖面温柔地吹来,英国情调的小城安静美丽。令人不知不觉久坐而不愿离去。旁边修剪整齐的开阔草坪,是金贾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

当年英国探险家斯皮克到达并看到尼罗河的地方,在河源西岸的高地上,那里耸立着高高的三角形斯皮克纪念碑(Speke memorial monument),碑文上刻着斯皮克的全名,下面用英文写着:“1862年7月28日斯皮克在这里发现了尼罗河的源头。” 表达对这位探险家的敬意 。

从这里可以眺望尼罗河的源头source of the Nile。维多利亚湖与尼罗河的连接处形成巨大的漏斗状,源头中间几处凸起的石头将湖水分开,形成了三条水道,湖水进入尼罗河后又汇集在一起。

沿河北去出了城区就是欧文大坝。路上有一处观景山丘,从山上可一览水坝和尼罗河的雄姿。

 

真正的尼罗河源头

再说一下,尼罗河真正的上源,是在卢旺达和布隆迪。在布隆迪新都基特加南去50多公里,有个海拔2145米的基基齐山(Kikizi),其山腰一股毫不起眼的小山泉流出,被认为是尼罗河最南端的发源地。人们知道,流入维多利亚湖的卡盖拉河约400公里长,是维多利亚湖最大的水源地。卡盖拉河由南北两条支流汇合而成北支尼亚巴隆哥河(Nyabarongo源于卢旺达,流程最长,依据“河源唯远”的原则,尼罗河的源头在卢旺达西部,即尼亚巴隆哥河上源卢卡拉拉河,位于南纬2度17分。南支鲁武武河(Ruvuvu或Ruvubu,又译鲁武布河,原意为河马在布隆迪,比北支略短一点。但位置最靠南,其上源卢维龙札河(Luvironza或Ruvironza)发源于基基齐(Kikizi)山腰,南纬3度55分处,因此称为尼罗河最南端的发源地(Southern Source of the Nile)。这是德国探险家瓦尔德克(Burkhart Waldecker,1902 -1964)1937年发现的。1938年在附近小镇鲁托吾(Rutovu)专门修建了一座金字塔以示象征之意,瓦尔德克的名字出现在牌匾上。尼罗河水从这里流到离埃及金字塔不远的地中海入海口(北纬31度半),南北纵跨35个纬度还多,相当于从海南岛三亚(北纬18度)蜿蜒流到黑龙江省的漠河(北纬53度)。尼罗河全长6671公里(见中国大百科全书《世界地理卷》),真不愧是世界第一长河啊!

就在写这篇文章时,我上网查到,中国科研人员也加入了尼罗河探源的行列。2020年中国科学院空天信息创新研究院国家遥感应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刘少创研究员团队,依据“河源唯远”的原则,通过对卫星遥感影像和地形数据的分析,在卢旺达Nyungwe国家公园丛林深处找到了尼罗河新的源头,并以新发现的源头为起点,测量了尼罗河的准确长度。

研究和实地考察验证的结果表明:新的尼罗河源头位于尼罗河和刚果河流域分水岭尼罗河流域一侧,准确位置是:南纬02度26分33.3秒,东经29度17分16.5秒,高程2627米。发源于这里的Rubyiro河,是尼罗河的最上源。从新发现的源头起算,尼罗河的长度是7046公里。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032375-1332748.html

上一篇:醇酒飘香,孟氏故乡——波尔多
下一篇:八百年学府城——牛津(Oxford)
收藏 IP: 77.0.246.*| 热度|

4 张士宏 刘钢 张晓良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9 07: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