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yzx

博文

那些年,那些歌,那些人

已有 2492 次阅读 2016-3-25 13:41 |个人分类:心灵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那些年,那些歌,那些人

                                                                             

                                                            

 

       早晨上班的路上听广播,俩主持人一唱一和挺欢乐的,可是当听到m2mThe day you went away的时候,我的部分思绪开始乱飘,于是,那些年、那些歌、那些人逐一浮现在眼前。

       其实第一次听到的《The day you went away》是中文版,王心凌的《第一次爱的人》。不,确切地说,是大一时学院的十佳歌手大赛上,汪同学与人合唱的这首歌。其实那个时候我与汪并不熟,她住隔壁宿舍,是我们的女班长,活泼,大眼睛很有神。可能她是我们班唯一参赛的女生,亦或者她那件特意为比赛购买的抹肩白上衣让我印象深刻(后来见她穿过多次),总之,这么多年来只要这首歌的旋律响起,我就能想起她。二年级的时候我们都转了专业,汪也如愿转到她喜欢的金融专业,彻底与理工科划清了界限。好在我们几个姐妹虽转了专业却住在了同一个宿舍,所以有了后面三年一起逛街、玩耍、自习、考研,然后无话不谈。每次自习中间汪都会拉上我去食堂边的小卖部买上一个冰糕,吃完又美滋滋地一起去自习室~~~~~后来我去杭州读书,汪去了镇江工作,地域的距离,工作的繁忙,倒是让我们生疏了不少。还好偶尔聊起知道她很好,也会心满意足。

         说到大学时光,还有一首歌让我难以忘记,苏芮的《酒干倘卖无》。记得那时我们宿舍六个人,五个专业,一起生活了三年,直到最后一年才被赶回各自的班级住。所以那个时候大家觉得几个人能在一起挺不容易,大家都特别珍惜,感情特别好。大家都空的时候约着一起去KTV,黄鱼最喜欢点这首歌,然后大家一起唱,记得有几次唱着唱着都有些哽咽,仿佛是在纪念一去不返的青春、永远不再的大学时光。很多年,我再去KTV都没有勇气点这首歌,因为我知道这是属于我们的歌。宿舍六个人,后来两个保研去了浙大,一个保研去了交大,一个保研去了人大,一个考了家乡的公务员,一个去银行当了职员。当然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这个去银行工作的是谁。其实不太记得当年分别的情景,却也不愿回忆。如今,大家各奔东西,偶尔在微信上联系,却也亲切无比。

         大学时光的尾巴里,我认识了杨,该是命运的安排吧。我觉得他是个有点被生活所累的诗人,只有在他的诗里才能看到他真正的自由(当然,后来他喜欢打游戏,应该也是中压力释放的工具吧)。渐渐熟识之后,我们一起去过KTV,他喜欢唱邰正宵的歌。我觉得有点老气,因为在那之前我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当然也听过《千纸鹤》什么的,但是从没想过歌手是谁,有时我也会跟他调侃我跟他之间有代沟,你看你唱的歌我都没听过。不过不得不说,杨唱他的歌确实很好听,我最喜欢听他唱《找一个字代替》,尤其配上杨身体随之打拍子的样子。杨经常嘲笑我五音不全,直到如今我给儿子唱儿歌时他仍然调侃我。那时,为了防止别人起哄让我们合唱,他特地教我学唱了陈淑桦、罗大佑版《滚滚红尘》。尽管每次唱到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时,我总是转不过来,但我依然坚持自己的唱法,不得不留下瑕疵,所以他每次都鄙视我。想想那时闲到俩人去唱KTV到如今忙到俩人围着孩子转,竟有种前世今生的错觉。

         说回学生时代,读博时每次课题组去KTV,最喜欢听导师唱歌。虽是学界大家,年过半百,但是总觉得我老师有童心未泯的感觉。老师语言天赋很高,精通英语、日语、德语,可能是早年在日本生活的原因,特别喜欢唱日文歌,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谷村新司的《昂-すばる,有一次在KTV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首歌。深情的歌唱,丰富的表情,优雅的动作,个人魅力展现十足。中文歌里最早老师喜欢唱腾格尔的《天堂》,每次必点,多年以后我再次听到这首歌时眼前浮现的就是老师唱歌的画面。后来,中国好声音里火了那首《鸿雁》,老师也特别喜欢,记得毕业最后聚餐完唱歌,杨还和老师合唱了这首歌,很high,很开心。

       博士时期跟我住的最长时间的舍友是个藏族的姐姐,卓玛。说起卓玛我想到的歌必然有一首《青藏高原》,尽管每次她都说是大家起哄让她唱这首歌的,但总觉得藏族姑娘唱这首歌更应景儿。跟卓玛去过几次KTV,这也是一麦霸的主儿,基本上各种类型都能唱一些,印象深刻的有李玟的《刀马旦》和王菲的《流年》。也正是卓玛让我喜欢上王菲的这首歌,以至于后来唱歌我也愿意试上一把。卓玛,拥有藏族人的豪爽与幽默。彼时,在实验室忙碌一天,甚至无所获,最愿意做的事就是早点收拾完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听卓玛讲她与她朋友的故事。丰富的阅历和稍为老练的处世,让我这个白纸一样的孩子着实为她有趣的童年、丰富的师范生活着迷。有时候调侃,她该写本书,名字就叫《卓玛与她的朋友们》,以她的文笔,幽默诙谐的描绘,一定能吸引不少的粉丝。舍友多年,毕业那会儿走的匆忙,我俩都没来及和张影,也算是至今的一个遗憾。

       说了这么多,已经让我过了把瘾,不过还想多余地回忆初中时自己最喜欢的那首歌,周杰伦的《轨迹》。我算是接触流行音乐特别晚的一类人了,这首歌是我学会的第一首流行歌曲。记得那时傍晚晚自习前回家吃饭,扎着马尾,骑着单车,哼着小调,一路飞奔回家,吃了妈妈做的饭,再一路飞奔回去,背书,写卷子。这首歌也算是给那时的我单调枯燥压抑生活增添了一抹不可多得的颜色。有时候心情糟糕,考的不好,都会魔障一样把考试当成那个,疯了一般去寻找。所以多年以后,上大学去KTV唱歌时,羞涩的我唯一能点的歌就只有这首《轨迹》。

 

     言至此,心情舒畅,望向窗外春色,却有岁月静好的感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7842-964963.html

上一篇:在这静谧的下午——纪念我即将逝去的大学时光

1 魏焱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7 0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