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习室★★★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lee1990 时人莫小池中水,浅处无妨有卧龙

博文

就“魏则西”和“莆田系”而引发的些许感想

已有 3262 次阅读 2016-5-3 16:2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相信很多有梦想的男儿都曾有过如此这般的雄心壮志”,怀揣梦想,我们进入的现实社会却经不起岁月的雕磨——题记

他要吃一种药,在香港买是四万四千元一个月或者40天,他吃不起,但在印度买的话只要五千块,可是不允许入关。“难道我等死?”魏则西如此写道。读到这些话我虽未怒发冲冠,但也引起了我内心的震撼,一个临危患者在面对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的时候,却只能看得到、而触摸不到,那他内心的绝望怎能不转化为对这个“环境”的愤恨?换做是你,你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电影《滚蛋吧,肿瘤君》用一个癌症晚期女生的豁达开朗赚足了观众的眼泪。就好比我们科研中建立的一个模型,而魏则西跟老师说,“这部电影没有真正了解得了癌症的人心里想法。”一针见血,再感人的模型也经不起事实的推敲。模型中往往美化了化疗、陪床、身体状况、医院环境,正如我们在模型建立中往往将许多不可控因素理想化,魏则西在博客上写,“我认为,绝大多数肿瘤患者的痛苦不被尊重,即使乐观,也是短暂的,有限的,除非找到可以治愈的把握。”模型的结果很不幸,没有幸运地反馈在这个少年的头上。

滑膜肉瘤——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生存率极低。不知武二总院的这位李姓主任哪来的自信以“斯坦福”先进技术的生物疗法可保这位少年20年?而少年的家人听信可保20年无虞时,当然是满目柳暗花明、充满着欣喜。所以这个少年充满着北京一去,基本上就好了”的乐观。可后来的结果……却慢慢演变成为“此去北京,生死难料”。当这个少年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在知乎上的一个美国留学生,他在Google帮他查了,又联系了很多美国的医院,才把问题弄明白,事实是这样的,这个技术在国外因为有效率太低,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医院用这种技术,可到了国内,却成了最新技术,然后各种欺骗。正如网友所说“赶走了谷歌,百度一家独大,就连排名也是钱说了算。”

于是,“百度推广”、“莆田系”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本人以前只知莆田的假鞋遍布天下,而不知莆田医院亦是遍布天下。据一网友提供的数据统计,在中国11000多家民营医院中,莆田系的民营医院占了8000多家。“我们把性命都交给他了,他们却却在欺骗中狂宰,乱宰。”莆田系的出身更是让人瞠目结舌,“江湖游医”四个字如果形容他们,那是对华佗、扁鹊、以及中华上下五千年医者的不敬。清江湖郎中喜来乐智斗御医的故事,充满着人们对江湖医者“侠义”的憧憬,对“高手在民间”的渴望与赞颂,而今“侠义”早已相忘于“江湖”,江湖也再无游医,都是一群卖狗皮膏药“包治百病”的骗子。

我觉得医疗体系、医疗价格改革、整顿已经迫在眉睫,就连我们当地农村的几个村的联合小门诊都已是“一年十万雪花银了”。病者可医、病着能医,这是全国百姓的迫切渴望,想要做到真的很难,听一个同龄朋友说说起过年前他父亲被查出肿瘤,想要治疗先得找能够治疗的医院、找到可以治疗的医院得排队、得等床位,好不容易托关系排上了你还得有钱治疗,一年来跑北京、跑上海、跑广州,前后30多万最终还是没摆脱的了他父亲撒手人寰。

在中国梦和谐社会的实现与建设中,“医医、病病、官官、民民”无疑是重中之重!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08275-974583.html

上一篇:基于WPF的三角图自动识别系统构建方法 —以土壤质地分类系统为例
下一篇:遇见柳州
收藏 IP: 116.249.112.*| 热度|

3 吕洪波 陈永金 zhouwangp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9-24 15: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