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heng22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heng229

博文

第二十章 无路可退的研究生

已有 2513 次阅读 2015-10-12 11:4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第二十章 无路可退的研究生

    读书无用论曾经在一段时间非常流行,很多人会说身边某某人没读过什么书,没有高学历,开办了工厂,现在有车有房,很多博士生给他打工,甚至拿比尔盖茨做例子,说他早早的退了学,现在是世界首富,退学成了光荣的事情,但要注意的是,这都是特例,特例反应的事情并不具有普遍性。朱元璋本来是乞丐,大字不识几个,后来还当了皇帝呢,世界上有几个朱元璋呢,只有一个,其他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没有那么大的天赋能够白手起家。也就是说对于一个研究生来说,当在一个课题组里不开心时,退学是很难做出的决定。而且如果既没有家庭足够的支持,自己又没有很高的经济天赋的话,一旦退学,就得面对各方面的压力了。本来人家没上研究生的同学毕业就工作,现在已经有了工作经验,甚至小有所成,而你多学了几年后什么都没有就退学了,心理落差陡然而生,父母和朋友们也都未必支持。这还都是外部的压力,绝大部分研究生无论多么不开心也不会选择退学,这样做是为了心中那个美丽的科研梦。当初既然选择读研究生,就是喜欢科研的,总以为情况会好转,总有圆梦的那一天。还有的研究生即使由于不开心失去了对科研的兴趣,也得咬牙坚持得到毕业证,因为总以为毕业证是非常重要的,研究生、博士的毕业证总比本科生好用,最起码有很多好单位招聘会写明需要硕士学位,博士学位,已经投入了这么多还得不到中途放弃实在心有不甘。退学这个决定是大多数研究生不会选择的,这也是研究生从小的培养之路决定的。研究生一路走来,早就习惯了处在压力之中,坚持早就成为了他们的思维习惯,而且他们也不会太张扬个性,不在乎家长和朋友的意见,再加上现实的压力,不退学就很正常了。

    如果不退学的话,在这个组里待得不开心,可以选择别的组啊。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如果你去工作,不适应的话可以辞职再去别的行业里工作,如果你结婚后觉得嫁错了人,也可以离婚,虽然辞职和离婚对于当事人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换课题组这件事对研究生来说难度要比更换工作和离婚另嫁难得多。虽然几乎每个导师都会说不会强留任何一个学生在自己的课题组,随时欢送他们离开,但导师们心里都知道,研究生们是无处可去的。首先如果不退学的话,一个研究生很难随便更换到别的学校去,由于专业问题也很难更换到本校的其他学院。这就是说,即使你要更换课题组,也得是本学院的课题组,而本学院的导师们都是很熟悉的,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很少有人会接收已经在其他课题组呆过一段时间的同学。一个是碍于同事间的面子,万一这个同学过来以后,变得成绩斐然,这不是打同事的脸吗?其他的导师和同学一看一个学生换了课题组立刻变得优秀了,这不是说明原来的课题组水平低吗?这样是会伤害同事感情的,如非特殊情况,很少有导师愿意接收突然换过来的学生。二是如果有学生提出更换课题组,本身就会让其他导师对他有看法,不论是什么原因,这些导师们首先会怀疑这个学生是不是水平低,沟通能力差等,这样的话,也不会接收你。还有一个原因是,不同的课题组所研究的内容是千差万别的,前面已经提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如果你已经在一个课题组待了两年,再换到别的课题组,你至少得花一年多的时间才能熟悉新课题组的工作,光阅读文献一项就得花去好多时间,这很可能导致研究生不能按时毕业,延长在校时间,例如别的同学5年毕业,你因为换了课题组就得多在学校一年甚至两年,这个时间是研究生实在耽误不起的。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别说一年,可能比人家晚了半年就会一直落后,正所谓一步慢,步步慢。而且只要已经过了正常的应该毕业的时间,再延长在校时间的话就被学校视为非正常在校人员,学校就不再给延期的学生发放助学津贴了,有少数课题组的导师会自己拿出钱资助这样的延期学生,但绝大多数导师对这样的学生是不管不问的,他们反而气愤延期的研究生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发出文章来,耽误了课题组的发展,这些延期的学生一下就失去了生活来源。而且延期这段时间也不可能再浪费时间去打工赚钱,因为时间本来就紧张,完不成任务的话还得接着延期,每次延期最少半年,必须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发文章中,延期学生的生活状态就基本看家庭情况了。不但经济上窘迫,心理上也很有压力,延期以后,很多正常在校生享受的待遇就大大缩水,比如正常在校生住两人间宿舍,延期的话,有的学校就重新分配宿舍,把所有延期的学生发配到一起,住四人间,生活空间一下减半,还因为一个宿舍都是延期的同学,免不了经常唉声叹气,同病相怜,宿舍气氛也不太轻松,大家都有同样的心事,整天郁郁寡欢。导师对延期学生的态度有时候也会改变,因为有的学校规定,如果导师带的学生延期的话,就减少这个导师与延期学生数目相同的招收新研究生的数目,也就是说有一个学生延期了,这个导师就得少招收一个,直到延期的学生毕业以后再恢复这个名额,因此导师也对延期的学生一般不太好,延期带来了很多额外的麻烦,在这种情况下,研究生自己也不会选择更换课题组。

    既然没法更换课题组,在不退学又改变不了导师的情况下,只能选择适应导师了,默默忍耐。忍耐到什么程度呢?女生哭鼻子是常有的事情,甚至有的导师朝自己的学生吐口水,也有导师动手打学生,骂你都是轻的。读者们很难想象吧,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中国的很多大学里。读到这里很多读者会说,怎么研究生一点委屈都受不了,我从事的工作,比这个严重的事情都有,为什么我就能受得了呢?这个问题就很有意思了,其实研究生并不娇气,实验室各种气体都有,臭味、酸味、令人恶心的都有,但是很多学生都可以忍受的了。实验室其实和战场一样,不分男女,柔弱的女生也必须要搬运重物,你会发现很多理工科的女研究生连化妆都不怎么会,她们根本就把自己当成男孩子用了,没心思研究怎么打扮自己。脏和累还好点,有的实验还有危险性,比如腐蚀性液体、有毒气体还有易爆,易燃物等。有同学操作实验失误导致爆炸,满脸伤疤,幸亏带了眼镜没有伤害视力,出院以后带着满脸伤疤照样还去实验室做实验。有的实验室突发大火,但开始着火的地方正好是门口,逃不出去,只好从窗户跳下,摔坏了腿。还有些实验接触的药品对人一生的健康都有影响。但很多研究生都不在乎,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工作,再加上来自导师方面的压力或训斥,研究生依然能够做出成绩,可见研究生不是一个娇气的群体。那为什么还认为研究生忍受某些事情是不对的呢?这是科学研究的特点决定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54112-927556.html

上一篇:第十九章 导师与研究生的明争暗斗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科学研究需要快乐

3 许培扬 霍艾伦 科苑往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13: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