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我还有理想吗?

已有 4211 次阅读 2011-6-17 14:44 |个人分类:社会人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文章, style

我在YCmm的题为《我的理想》的文章后面发了一条评论说:“YCmm的这篇文章令俺有点失望,不仅仅是因为“过了40岁谈理想,真是一个羞人答答的话题”,而且还因为理想在文章中被搞成了简单的工作目标,少了那么些空灵和虚拟的合理性想象空间。大失小资风范啊mm,俺看过也就不推荐了。不过倒是引得俺不妨也写一篇理想的文章。”评论一发出就有点后悔,倒不是后悔话说得比较尖刻,而是后悔一说出这文章就一定得写了。我知道这个题目写下来肯定会写许多话,而我偏偏又是个写文章比较嗦的人。有两个古人的典范常在脑子里被搞混淆,一个是班固给他弟弟班超写信讲傅毅“下笔千言,不能自休”,这事见曹丕的《典论论文》;还有一个是李白借东晋桓温幕僚袁虎自许的话“日试万言,倚马可待”,袁虎这事见《世说新语》。虽然都是说文章很能写,但班固是在挖苦,李白是在自夸,这两个搅合在脑子里常常自以为然,却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有没有理想,但早年肯定是有理想的。理想这个词儿在俺们的印象里还是蛮崇高的,在早些年的意识中她似乎一直不是一种阶段性的目标,而是一种关乎整个价值取向的追求。其实人在不同阶段的目标是不一样的,如果一定要把那个也叫理想,那就权且以理想称之吧。俺少年时候的理想是成为一个作家,现在想来要不是因为自己缺少坚持不懈的个性的话,也许早就成为一个二流作家了。记得35岁前后在一次搬家的时候,我居然把从15岁以来断断续续记下的10多本笔记给付之一炬了。那时候其实我还是本学院最年轻的一个副教授,但是却醉心于搞校办企业,一点不想做什么劳什子学问。记得某天和朋友驾车兜风,曾对朋友说:“男人么赚钱总要搞到8位数。”那是1995年,朋友听了一本正经的搬着手指个十百千万算了下,说“搞不到吧。”多年后当朋友的家产早早超越8位上升为9位时候,我又提起此话朋友一笑置之。看来那个年龄上的人还是蛮实在的,赚钱即便不是理想也是阶段性目标,现在想来还是挺有点庸俗的。

40岁是人生一大变化,又开始醉心于写作啦。作家虽然没有做成,但是却渐渐的把写书当成爱好,如果写专业书也算作家的话,近10年间出版15部著作教材大概也可以滥竽充数作家了。到了45岁便开始觉得除了写作自己似乎没啥好干的了,写作不仅仅成了一种工作需要,更重要的成为一种人生寄托。即便不一定是写专业,但是总要写点什么。记得那一年我给浙大的一个高管班讲品牌营销,讲到个人欲望和消费需求的满足,台下便有人问我“卫老师的追求是什么?”——发问的是一个认识的女士,比我年长一些,是一家著名公司的副总,但是却一直不认真花心思做公司,去南极探险在香港搞画展也是小有名气的,据说是张抗抗小说《作女》的原型——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快乐充实是我的最大追求。就像人家也许不理解某总你那么喜欢折腾,但是我知道你做那些也是为了自己快乐充实。”如果要说是有理想的话,也许这就是我的终极理想吧。

到了50岁终于知道天命之所在了,愈发认识到“快乐充实”是最本质的追求,而理想中生命的终极价值也在于此。任何没有终极关怀的追求,无论怎么说都是阶段性的目标,似乎还不算是理想。当官也好赚钱也好写书也好搞学问搞课题也好,还有什么事业的东东等等,都不过终极理想过程中暂时的穿插。未来的1020年甚至更远,大概还会一如既往的写,计划里再写两部专业书稿,然后专心写一个6卷本的大书《佛陀的足音》,另外还想玩玩书法……。但这些都不能算是理想,都只不过是为了“快乐充实”寻找一种承载。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个如YCmm一般年龄一样事业有成、一样知性堪称清秀纤丽的mm说:她的理想就是安静的工作,保持家庭的和谐,和自己的男人快乐的老去。我听了先是愕然,随即便释然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过程,就像是小学算术题里的填括弧一样,我们一切的作为无非都是在给这个括弧作填空,填满了也就完成了。填的数字不一样只是感受不同,而一切终归于一。所以工作和事业都是暂时的劳心,只有家庭和爱才是灵魂的陪伴。

想到儿子昨天对我说《功夫熊猫2》比1好看。我问为什么。回答制作和情节都好,而且翻译也好,连网络流行语都用上了,比如“神马都是浮云。”晚上走路时候俺对俺的女人说,我们去看《功夫熊猫2》吧。她说为什么?我说听儿子说不错,就不知道档期过了没有,女人说那我们买张碟看。买张碟窝在床上看也很好,都是浮云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456322.html

上一篇:迷惘的可乐:改变秘方的风险
下一篇:也作巫山一段云,与君共销魂
收藏 IP: 58.100.49.*| 热度|

27 杨月琴 李学宽 蔣勁松 刘广明 陈湘明 刘庆丰 张玉秀 曾新林 杨秀海 杨华磊 曾泳春 柏舟 贾利军 武夷山 侯成亚 刘钢 丛远新 刘艳红 陈国文 王芳 孟津 吕乃基 黄锦芳 颜志敏 罗帆 张天翼 陆俊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8 20: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