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湖山多妩媚,相伴有笑颜

已有 3304 次阅读 2019-5-9 11:28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昨日闻说5月8日是世界微笑日,因想古人诗词多写及笑,《诗经》里多有,最记得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李白自负其才: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就连一生凄惶的杜甫也作《狂夫》诗:欲填沟壑惟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刘禹锡历经沧桑有感而发:相逢相笑尽如梦,为雨为云今不知。苏轼却是有趣: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黄庭坚写的则是: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吴文英是:一笑灯前,钗行两两春容。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辛稼轩: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常在杭州山水之佳,乃此生之幸也。是因微笑之日,乃作微笑之词。

IMG_20190427_154030.jpg

【微笑之日】2019.05.08.

有云5月8日是世界微笑日,且用《声声慢》作微笑词。此调北宋多为平声韵,后因李易安寻寻觅觅词盛名,世人但知其凄惨仄声。今依晁补之格式,用吴文英韵,借湖山照影,聊表微笑情怀。

   《声声慢》(微笑日)


停云思远,日暮春江,湖山何处相逢。

碧波涵影微雨,翠黛颜容。

柳梢不怜飞絮,看蔷薇、含笑春风。

但记取、踏歌溪桥路,天净心空。


犹记孤山夜话,旧时月、朦胧一片飞鸿。

往事玲珑如玉,意淡情浓。

瑶台暗香鬓发,觅珙桐、野径花红。

解花语、笑谈随君梦,尽付杯中。

IMG_20190413_162011.jpg

【寻找珙桐】2019.04.13.

重寻灵峰,这番却是为了传说中的珙桐。这古老的孑遗植物活化石,它所在的新生代第三纪,距今已是2600万年到300万年,朦胧的时间概念显示了历史的虚无和人世的渺茫。记得曾几番来此,瑶台香云微雨凭阑,笼月楼前眠云阁下,笑谈青梅煮酒了平生。珙桐又称鸽子树,而今站在树下,杳然不知情何归。夜来作《凤凰台上忆吹箫》,以赋青梅之思与珙桐之悟。

IMG_20190413_155007.jpg

    《凤凰台上忆吹箫》


芳树花疏,春风渐老,西园绿影如屏。

最喜是、虬枝密叶,梅子青青。

但指瑶台深处,还记得、微雨阑亭。

凭谁问,眠云阁旁,笼月楼庭。


遐想论书煮酒,酬知己、吟歌谈笑平生。

便青史、尘封万卷,不掩娉婷。

凝目鸽飞缥缈,都看尽、多少枯荣。

珙桐下、嘉木漫说年庚。

IMG_20190427_175652.jpg

【毁建常事】2019.04.17.

世间万端,总有寂灭。连天见说巴黎圣母院大火之事,其实古代宗教建筑毁于火者是经常事。即以杭州论,著名的径山禅寺,北宋前期曾三毁三建皆因起火;南宋时又两次因火毁建,时住持无准师范20年间两次募捐重修。最令人感慨的还是大昭庆寺,原本是杭州四大丛林之一,其规制为中国第一戒寺,自宋代即是皇家寺院,御封五山十刹之一。这座庞大的寺院,西界宝石山、东抵钱塘门、南面西湖、北至省府路。它在历史上的地位,就类似于国子监,对佛教而言就如同今天的zyd校。北宋时曾有律宗、净土宗、天台宗的三位祖师在寺中修持,一寺三宗为古今所未有。昭庆寺历史上也曾数次毁建,如明末毁清重建,太平军毁民国初建。上世纪50年代初又遭毁坏,直到wen革彻底荡然无存。现在看来很难有再兴的踪影了。我总觉昭庆寺跟杭州风水有关,城景联接、山水过渡,乃是阴阳交汇处,此地需要有一种澄净的象征,才得调和阴阳平衡动静,杭州历史上少有灾害战乱,城市大致富庶稳定,也许与此相关。

IMG_20190418_123658.jpg

【西湖夜色】朦胧长堤,临波长椅,桃花灯影,弯月断桥。

  《菩萨蛮》


春风三月谁沉醉,桃花相伴西湖水。

夜色入长堤,晏灯垂柳低。


最怜湖畔椅,却对清波倚。

弯月淡妖娆,柔光共断桥。

IMG_20190418_113409.jpg

【湘湖风情】2019.04.19.

友人湘湖春景照,此地古代越王勾践练兵处,又有远古跨湖桥遗址。越山越水越堤越女,清秀清澄静谧净碧。仿古人《长相思》作小令为之配图。

   《长相思》(湘湖春)

越山青,越水青。相映清波景色明。湘湖净碧澄。

柳菁菁,花菁菁。潋滟春风桥上行。越堤儿女情。

IMG_20190413_165352.jpg

【草韵随赋】2019.04.21.

晨兴学习强国看诗词大赛视频,有飞花令说及草字,看背了许多诗句,都没有人提及欧阳修的那句:草薰风暖摇征辔。也没见苏轼那句:我醉欲眠芳草,莫教踏碎琼瑶。柳永句: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黄庭坚句: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似乎连天涯何处无芳草句也没听到。因想昨日傍晚摘香椿,也是草草归来,夜看歌剧《在希望的田野上》,自然也是有草。忆及当年朋友尚弘放,常城西咖啡吧谈笑夜深,有次半夜犹觉不尽兴,又驱车十多公里外至小和山漫步乐行。而今春风渐去,恰院里蔷薇翻越石墙,椿树枝丫香嫩,小园中幽草随意而生。却喜楼前流水,依旧绕行而过。且用《蝶恋花》依苏轼天涯何处无芳草韵:

IMG_20190420_161946.jpg

    《蝶恋花》


石上蔷薇花叶小。一树椿芽,绿水窗前绕。

绿渐清新红渐少。闲园随意生幽草。


最爱青山临栈道。犹记当时,明月相谈笑。

却道年来游步悄。春风何必添烦恼。

IMG_20190427_174506.jpg

【画意何如】2019.04.20.

谷雨春将阑,前两日颇有夏意欲来之感。是昨夜吾家有山间小景初成,问画意何如?对曰思一方净土。且作律诗题之。又十日前偶与诸君作北美校友嵌名诗一首,一并附之于此。其间皆言及琴,伯牙鼓琴钟子期听琴,阮籍咏怀八十二首,开篇便是: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嵇康临刑,顾视日影,命人索琴,曲罢乃谓,广陵散至今绝矣。陶渊明尝蓄无弦琴,每有酒适,辄抚弄以寄意。琴作为意象,在中国古人那里,颇有上达天道之意。是以丹青寄怀,辞笔书趣,不亦如渊明无弦琴乎。

image.png

《题画一则》


繁花谢后柳吹绵,宿鸟声中谷雨天。

湿气氤氲风欲夏,春归何处最堪怜。

丹青寄意苍山外,夜月悬晖木屋前。

举目浮云心自远,旷怀无迹抚清弦。

IMG_20190501_175008.jpg

《题名一则》

(2019.04.12.)


我有一张琴,悠然但寄心。

伯牙绝弦后,钟子泪霑襟。

阮籍怀明月,嵇康啸竹林。

吟歌谁解律,清晓觅知音。IMG_20190426_135911.jpg

【碧水清茗】2019.04.27.

友人相邀,茶山餐罢碧水茶座。野云细雨,清幽仙境,重峦叠翠,倒映碧湖。谈笑随心,尝言及旧梦万里貂裘,何如今日愉悦,却有利端粒增长。俗世不管春将尽,吾心在青山碧水之间。乃忆及陈亮有《水龙吟》暮春词云: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都付与、莺和燕。世人未赏我独赏,一杯清茗与君坐,不亦乐乎。遂以此韵,聊以为记。

IMG_20190426_140401.jpg

    《水龙吟》(暮春)


暮云不管春归,野风未老花先倦。

茶山近处,樱桃初熟,绿肥红浅。

微雨来时,满湖凝碧,更无人管。

数重峦倒影,与君相对,便欣赏、莺和燕。


最是风华无限。且回眸、几多清婉。

平生旧梦,貂裘换酒,关山渺远。

空有诗书,玉壶冰洁,任从萧散。

但愉怀、幸有青山伴我,此时留恋。

IMG_20190427_170017.jpg

【杜鹃花开】2019.05.02.

友人过磐安,摄有杜鹃花开照。杜鹃是鸟也是花,其花便是通常所说的映山红,其鸟活跃在暮春初夏之际,又叫子规、杜宇,布谷鸟亦其一种。相传是远古蜀帝杜宇魂化而来,因其口舌皆为血色,其声清脆而有思,古人谓之啼血杜鹃。杜鹃鸟鸣时,正是杜鹃花开之际。是以古人传说杜鹃啼血,染红了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所以古人诗词中多有写杜鹃者。李白:蜀国曾闻子规啼,宣城还见杜鹃花。李商隐:庄生晓梦蝴蝶梦,望帝春心托杜鹃。辛弃疾:绿树听鹈鴂,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文天祥:蜀鸟吴花残照里,忍见荒城颓壁。适值春归,念久未作《贺新郎》调,且以杜鹃为题:

image.png

    《贺新郎》(杜鹃)


尽道春将暮。

野云飞、苍峦盈碧,乱红无数。

吹落残花知多少,犹自随风漫舞。

更绮艳、枝头不语。

韵致妆成何必画,倚天然、造化红颜女。

还记取,情几许。


闻言蜀鸟魂归路。

楚山空、子规啼时,一川烟雨。

谁会凝眸凭阑意,夜月声声杜宇。

便泣血、泪霑襟处。

莫待杜鹃花开后,问何人、解得君心苦。

芳草远,柳飘絮。

image.png

【定风波慢】2019.05.03.向日讲宋词,曾谈及晏殊抑柳永之“针线闲拈伴伊坐”词,原本写女子“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定风波慢调未曾写过,且仿柳永慢调笔法,用湘云醉卧图,作春闺梦醒词,但不似他俚俗,更且雅致。

1.jpg

   《定风波慢》


隔窗棂、宿鸟轻声,无端枕上梦破。

梦里巫山,云烟万里,都不曾留个。

暂依偎,意犹惰。还拥香衾柳腰卧。

娇娜。玉臂冷秀胛,清肩含锁。


遣怀意婆娑。怪芳华、未解人簪朵。

待回眸,恰是嫣然一笑,相约书生坐。

说词章,理书课。闲插花枝偶吟和。

君我。对饮茶樽,如何消磨。

IMG_20190507_120620.jpg

IMG_20190418_121443.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178016.html

上一篇:江南花正艳,帝里风光好
下一篇:野云孤山童心依旧鸿蒙初始

9 陈龙珠 郑永军 武夷山 李学宽 鲍海飞 刘钢 王从彦 李颖业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8 1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