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遥远的荷缘 精选

已有 3666 次阅读 2022-7-31 16:2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遥远的荷缘

文/蓝莲花瓣

我相信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都至少会有一次与荷的相遇,就像至少有一颗星星会照亮他一次一样。对我自己来说,事情真是这样的。


我小时候生活在西部农村,那是个极度缺水的地方,也没有城镇绿化的概念,在所有目力所及的田野和院落里都没有荷花,也不会有睡莲。这并不是说人们的农村生活中没有花事,恰恰相反,那里有生命力极其旺盛的花儿,这些花几乎全方位渗透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的日常生活里,在他们似乎漠不关心的春夏秋冬全部时光中开放。


换句话说,农民所从事的就是开花结果的事业。所有他们种在土地里要收获的东西,粮食、蔬菜、瓜果,都是要开花的,在农学研究和植物分类上,花的形状和种类是一个基本参数。但在我西部农村的老家,除了田间地头的花,人们的房前屋后也会开满了鲜花,桃李芳菲自不必说,那些地方也开满了蜀葵、牡丹、芍药、石竹和八瓣梅,而被这浅碧鲜红的颜色照亮了住所的人们,他们除了极度热爱土地之外,还会剪纸和绣花。


在那片根本没有种植荷花的土地上,在农家小院里,大姑娘、小媳妇和老婆婆的手里,鞋垫的花样、绣花的花样、剪纸的图案,都有荷花,那是各种各样的荷花。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她们心里想的荷花,可我从母亲和姨娘们说到荷花时的表情上发现了她们对荷花的热爱。我于是就从这些图案上认识了荷花,也爱上了荷花。但是我一直不知道,从来都没有见过荷花、也不会读书去了解荷花的母亲,还有许许多多和母亲一样的绣女们,她们是怎样热爱上荷花的,她们没见过水中摇曳生姿的荷花,却能把它绣得栩栩如生。


那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见到真实的、灵动的、长在水里、开在阳光下的荷花。后来,我终于在高中语文课本上遇到了周敦颐的《爱莲说》,虽然是在老师的要求下,也还是自己非常喜欢的,几乎是全班同学都把这篇课文背下来了。坐在操场边的树下,摇头晃脑地背诵着,心里还有点纳闷,那“不蔓不枝,中通外直”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们每个同学都记得很清楚,它让我们肃然起敬,知道了真正的清高是需要给予尊重的,真正的风骨是人们都感佩的。


《爱莲说》把荷花高洁、出尘的品格种植在中学生的心里。但我就算上了大学,也还是没有任何机缘见到荷花。直到2001年,那时候我已经工作八九年了,带着儿子去甘泉公园玩耍,我才发现湖里有几朵睡莲,流连忘返了好一会,特别赞叹我在张掖这样原版为戈壁滩的地方见到了睡莲。第二年的春天我去西来寺,看到院子里有两口直径约有六十公分的大缸,据说是养荷花的,可那时候气温还低,缸里只有少许的水,并没有见到荷花。


2003年八月我去了川大,却忙着家务、孩子和自己的学业,完全忘记了藏在心里深处的事。终于到了2004年初春,各项事情都理顺了,才带着孩子去了一趟成都塔子山公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玉兰花,我觉得这花很奇怪, 就问一个身旁看起来像是本地的人说:“你那个把荷花长在树上的是啥花?”他说:“我不知道。”那个寂静的早春的上午,栏杆外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留心观看围栏里的那一树玉兰,可惜我和他和花三者都是完全陌生的。好在我还知道,这个花瓣与荷花一样。


这使我意识到,我可以在成都遇见很多花,认识很多花。很快地,天气热了起来,川大校园里尤其是北门附近白玉兰开得一树又一树。到了夏天,有人告诉我西门边的荷花已经盛开了,我就赶紧跑去看它。第一次实地体会到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端庄优雅的姿态,干净鲜艳的颜色,在万丈阳光的火红和炎热之中它独自清凉,处在红尘又远离红尘。从此以后,我便经常去看望荷花,它什么时候开放,什么时候凋谢,看它冬天枯萎的枝叶,看它春天新近的发育......


那是在我人生的花样年华里,我平生第一次遇见了荷花。我曾经以为我没有机会见到它,但我却在不经意间遇见了它。如果在此之前它并不在我的心里,遇见它或者是纯粹的偶然。可是,在此之前它一直都在我心里,所以遇见它就像是冥冥之中的机缘,仿佛我历经艰难考上研究生,就是为了去川大校园里与它相遇。而与它相遇之后,它便参与我沉实流丽的生活。那几年里,我静心学习,带孩子,看荷花,找桂花,生活是充实而又幸福的。


从此以后,在我自己觉得不定期去看荷花,在各种情景下遇见荷花,都是已经是生活的日常。等我离开成都回到张掖,张掖开始了“美丽”城市的活动,在每年夏天张掖的市民都知道“城北有湿地”荷花婷婷开。再后来我的校园里也有了睡莲,每年夏天的个天早上我都可以路过明理湖,去看看睡莲。光阴飞逝,恍惚之间,我仿佛是见惯了荷花,又仿佛是忘记了荷花。而今年,学校没有种荷花,只有睡莲在明理湖里蓬蓬勃勃地生长着。这个假期又是疫情期间,大家都主要在校园里活动。


2022年7月23日,大暑,天上有些许的云,并不是非常炎热。早晨就临时起意,决定去张掖湿地西口走走路。却只见一碧荷塘,正娉娉婷婷,端端正正,洁白的,粉红的,水红的,沐浴在阳光里,顾自开着。一任栈道上,岸边里,红男绿女,拍照的,录像的,摆pose的,各自忙乱。仿佛水中站着淑女,岸边都是走在修行路上的小妖。

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心就被这出尘的美,红尘的乱,这甜美的静,这人群的闹给击中了。后来我们也去了睡莲池,睡莲也是一样的优美和安静,但因为那一池睡莲的叶子太大,花朵不是很明显的缘故,睡莲池边少有人来,保持了它们原有的安静。而荷花池边,有好多女子在拍照,还有录视频的,热闹非凡。也许是因为荷太美了,美如君子,而一干红尘众人“好德如好色”,那也是无可厚非的啊。

我有点莫名的感动,我想我无需在荷前留影。就在看见它的那一瞬间,它又走进了我的心里。若是从淤泥里生根发芽生长出来,便就是把所有的物质和能量都变成宝贝,变成有用的,即便连心是苦,即便莲子有苦,它也有它的功用,也总有识它的人。若是人不识它,也不妨天宽地阔。若是在红尘的烦乱喧闹之中修行,也便“众人嘈杂”“卿独安静”,不以物喜,不以人语,美丽着自己的美丽,喜爱着自己的喜爱,多么好啊。


我相信,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渡过了这么久的时光,就是为了这一次与荷花的相遇。就是为了读懂它无语的美丽,还有美丽之中安静的哲理。


我在酷暑里遇见你

没有一句语言

你是最明媚的颜色

你是最清凉的模样

我于是决定找寻微笑

在所有哭泣的脸孔背后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49480.html

上一篇:欠收拾
下一篇:回归与沉默
收藏 IP: 180.95.168.*|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1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