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历史研究中的常识

已有 2371 次阅读 2022-5-16 12:54 |个人分类:商周历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常识就是我等普通人都知道的寻常知识。

1  某些书籍说,文王九十七岁而崩、武王九十四岁而崩,固然可能但颇不容易,不必当真如此认识或许就是常识。《史记》有“武王既崩,成王少,在襁”,以及“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 穆王立五十五年崩”,可信度也是较低。

可信的两代在位记录是清朝乾隆60 、嘉庆25年的85;三代在位记录是康熙61、雍正13、乾隆64 (含太上皇4)的138年,平均46年。创纪录的主要原因是——康熙八岁登基而乾隆八十八岁过世,雍正在位年数则没有影响。还请注意,雍正为四子,乾隆为四子,嘉庆为十三子(?),均非长子。西周王年之说法众多[0],略作讨论如下。

[0]  刘次沅从天再旦到武王伐纣——西周天文年代问题.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06.

TU3.jpg

董作宾先生给出懿王12年、孝王30年、夷王46年、厉王37年、共和14年、宣王46年:厉宣两代“可以”在位97年,夷厉宣三代143年,均超过清朝的记录;而懿夷厉宣四代“可以”在位185年。谢元震先生给出的懿王~宣王总计184这可是四代平均在位为46年啊,该如何设想懿夷厉宣四王的生年呢?夷王和宣王都是长子。又,不管孝王为懿王叔还是懿王弟,都不影响问题的讨论。

《通志》、《通考》等五书以及吴其昌先生给出的昭穆两代达106年,康昭穆 三代132年,而此前成王还可以亲政30 年张闻玉先生确定的王年为周公摄政7年,成王30、康王26、昭王35、穆王55、共王23孝王23懿王12年,孝王之外余皆长子。昭穆两代90年,也超过清朝。古本《竹书纪年》有武王年四十五和五十四崩两种说法,依前者周公摄政7年后成王亲政二十四岁也是有的。成康均三十岁生长子,则昭王继位时二十岁。昭王也三十岁生长子,则穆王二十五岁继位,存世80年;其时共孝兄弟为五十和三十岁,存世将在73和76年;如果共王在三十岁生长子,那么懿王存世78。如此数据固然可能但颇不容易

2003年出土逨盘表明《史记》中王序无误,张闻玉先生主张孝王在懿王之前不能成立;认为初吉为初一为朔、既望为十六,千古不异。既望戊午(55),必癸卯(40)”,也是不能成立。证据很多,如静方鼎“八月初吉庚申(57)……;月既望丁丑(14)”,跨度已十八天。西周早中没有朔的概念,初吉多为胐,但两者是独立的,并无相互包容关系。

2   博文“武王克商 BC1027:文献数字的思考”说:许多文献依据《逸周书·世俘解》研究武王伐纣日谱;但准确性似乎有些问题。如下方文[1]结果,其表中“二月戊午周师毕渡盟津,诸侯咸会”已对《史记》、《书序》中日期作了修改。又,文献[2,3] 中“伐纣日程”也是师渡盟津至牧野之战间隔五天,类似文献不再列出。

[1]  杜勇. 武王伐纣日谱的重新构拟. 古代文明,2020,(1):113-124

[2]  江晓原,钮卫星《国语》所载武王伐纣天象及其年代与日程自然科学史研究, 1999, (4):353-365

[3]  夏含夷孔子之前:中国经典诞生的研究黄圣松,杨济襄,周博群等译中西书局, 2019. 52, 58-61

TU2.jpg 

史记·周本纪》有“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盟津诸侯咸会。……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文[1] 称“若依《史记》之说,十二月有戊午(55),则次年二月无甲子(1)其误显然而判断“十为衍文,真是不能理解。十二月戊午(55)只要在二十三日前,次年二月戊午则在二十四日前,总是有甲子(1)。退一步讲,即使十二月戊午在二十四日后,年底置闰则次年二月也有甲子。没有月相的两个隔年日期没有制约。

 牧野应在今淇县之南不远,至()的直线距离175 km;若路程曲折系数为1.2,则需行走210 km。依文[1-3]所定“伐纣日谱”,行军五天,每天为42 km如此速度步行当然可能,但到达牧野的次日清晨绝对不能作战——战争不是游戏。

TU1.jpg

春秋有“退避三舍”之语,三舍即90里,为三天的行程。依笔者研究,一里合4/9 km,三舍为40 km敌占区连续五天日行三舍是困难的《史记·周本纪》所说渡盟津诸侯咸会后66天取胜想来可信:实际行军约十五天;不过,渡黄河之后或许会略作休整,雨雪天气会影响行程,途中还需渡过沁河、卫河等,沿途殷师也会有所抵抗,等等

3   最后重复贴出《逸周书·世俘解》。依学界意见,第一段应是总结而作为标题,四月乙未(32)”须改为“四月己未(56)”;第二段“一月丙午(43),旁魄,若翼日丁未(44)王乃步自于周,征伐商王纣”与其后历日不能协调,须依据《汉书·律历志》所引《尚书·武成》而改为“一月(29),旁魄,若翼日癸巳(30)”。文[3] 还将四月改为六月。不过,相关日期或是汉朝刘歆依据自定历法推演所得


夏含夷先生称“《世俘》是在克殷之后随即著成的真实文献[3]我对此表示怀疑——文中第二、三段称“王”,第四段“王”和“武王”混用,而其余称“武王”,真是有些特别;内容和时序也乱,而武王狩猎记录就过于翔实。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38676.html

上一篇:西周历谱编排中的算术题
下一篇:西周王年与《竹书纪年》
收藏 IP: 202.102.253.*| 热度|

23 杨正瓴 郑永军 张晓良 朱晓刚 宁利中 周少祥 李宏翰 段含明 刘炜 史晓雷 杨学祥 范振英 孙颉 许培扬 雒运强 何青 陆仲绩 刘秀梅 杜占池 樊晓英 谢钢 马鸣 徐明昆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3 08: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