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scienc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ralscience

博文

中介与调节,重点有分别 精选

已有 1014 次阅读 2022-5-15 23:56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多次提及,当前的心理学研究,盛行中介分析与调节分析,特别是中介分析。中介分析和调节分析是考察中介作用和调节作用的。然而,不少研究者并未真正理解什么是中介作用、什么是调节作用,以致在思想上和行文中出现混淆。我在评阅心理学论文的时候,经常看到意在描述或论述中介作用的段落,其实是在描述或论述调节作用。请看(取材于有关学位论文,但做了技术处理)——

1结果发现,家庭功能通过领悟社会支持的中介作用影响个体的生活满意度,即家庭功能良好的个体,更容易感知来自周围的各种支持,这使得他们对于自己的生活更加满意。

2家庭功能影响个体的领悟社会支持水平,而领悟社会支持水平高的个体更倾向于做出亲社会行为,所以,领悟社会支持可能在家庭功能与亲社会行为之间起中介作用。

3研究表明,共情在家庭功能和亲社会行为之间存在中介作用,家庭功能良好的初中生感受到的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都比较高,使得他们内心对于家庭的情感需求得到满足,从而拥有更积极的情感体验,在人际互动中,他们能够对这种积极体验进行有效迁移,共情能力得到提高;而共情能力高的个体,在人际交往中善于照顾他人的感受,倾向于站在他人的角度看待问题,理解他人的感受。

上述3例均是关于中介作用的描述或论述,但是,它们的表述都是不当的,简单而言,就是把中介作用和调节作用混为一谈了。为了正确理解中介作用和调节作用的含义,需要看看经典文献中对它们的界说。

中介作用(mediation)表示的是自变量对因变量的效应通过第三变量来传递的情况,这时的第三变量为中介变量(mediator variable)。用路径分析的术语来说,中介作用是指自变量对因变量的间接效应通过中介变量来实现的情况(Shrout & Bolger, 2002)。中介作用的经典例子是关于理性行动理论的研究,即,态度对行为的效应由意图进行中介(Ajzen, 2001)。

调节作用(moderation)表示的是自变量对因变量的效应随着第三变量的水平而变化的情况,这时的第三变量为调节变量(moderator variable),它与自变量存在交互作用(Baron & Kenny, 1986)。调节作用发生在涉及个体差异或情境条件的研究中,即,这样的个体差异或情境条件影响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的关系强度(Edwards & Lambert, 2007)。例如,生活事件对疾病的效应依存于人格,即人格影响生活事件与疾病之间的关系或关系强度(Taylor & Aspinwall, 1996)。

由此可见,中介作用涉及的是中介变量传递自变量对因变量的效应,调节作用涉及的是调节变量影响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的关系。特别地,描述中介作用时不将被试分类,描述调节作用时才将被试分类。

对照例1,出现了“家庭功能良好的个体”,即对被试进行了分类;对照例2,出现了“领悟社会支持水平高的个体”,也对被试进行了分类;对照例3,出现了“家庭功能良好的初中生”“共情能力高的个体”,同样对被试进行了分类。因此,这3个例子的作者在进行中介分析,然而,他们头脑中具有的是调节分析的思想,而非中介分析的思想。

由于调节分析和中介分析的研究重点不同,因此,研究者原本要考察中介作用,实际想的却是调节作用,那么,这将影响他/她对研究者问题的基本看法,特别是依据研究结果提出的实践建议。所以,研究者如果要做中介分析,就一定得真正理解中介作用的含义,不能只是用统计软件做出一个模型而不知如何解释和使用相应的模型。

参考文献

Ajzen, I. (2001). Nature and operation of attitudes.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2, 27-58.

Baron, R. M., & Kenny, D. A. (1986). The moderator-mediator variable distinction in social psychological research: Conceptual, strategic, and statistical consideratio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 1173-1182.

Edwards, J. R., & Lambert, L. S. (2007). Methods for integrating moderation and mediation: A general analytical framework using moderated path analysis. Psychological Methods, 12(1), 1-22.

Shrout, P. E., & Bolger, N. (2002). Mediation in experimental and nonexperimental studies: New procedures and recommendations. Psychological Methods, 7, 422-445.

Taylor, S. E., & Aspinwall, L. G. (1996). Mediating and moderating processes in psychosocial stress: Appraisal, coping, resistance, and vulnerability. In H. B. Kaplan (Ed.), Psychosocial Stress: Perspectives on Structure, Theory, Life-course, and Methods (pp. 71-110). San Diego, CA: Academic Press.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9783-1338702.html

上一篇:研究有不足,表述应适度
下一篇:在未来穿梭,将获益更多

15 杨韩 宋玉 李世斌 侯丹 王平平 徐长庆 张晓良 范振英 王安良 农绍庄 杨正瓴 孙颉 张俊鹏 李毅伟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20: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