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大蓝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重要的不是生活得最好,而是生活得最多

博文

不打电话的一万个理由 精选

已有 14765 次阅读 2015-2-11 15:4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今天给我妈打了个电话,临挂电话前,她说:“别忘了给你爷爷还有姥爷去个电话啊,快过年了。”放下电话我知道我又要开始纠结了。

这一次不打算再拿我那悲惨的大学生活作为幌子了,没人替我交学费,没人给我买过漂亮衣服之类的,其实跟一般人比较,我并没有特别的不幸过。我是寻常人家里的子女,父辈们成家之后离开祖辈们各自生活,然后是我们这一代人离开父辈开始独自生活。祖辈和父辈都尽职尽责地抚养了下一代人直到他们能够独立生活,一切都是按照自然法则来的。

老人家年纪一大把了,过年过节的时候自然喜欢子孙满堂,不能到场的至少有个电话,知道你还挂念着他。这个电话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然而我总是不甘心就这样打了。为什么一定要用电话这种方式表达亲情呢?我用自己的方式不可以吗?我自己的方式就是在这里纠结一番,如果我真的不在乎他们的话,我就不用纠结,不打电话,或者直接打个虚情假意的电话。这当然是老人家们不能理解的。他们只会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更让我内疚的是他们直接戳的是我父母的脊梁骨。前两天看过一篇文章《知乎上一段令人豁然的回答》对媚俗做了一番很精辟的阐述,里面引用的米兰昆德拉的话也恰到好处,看完之后不仅感到豁然,简直是卸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原来我不是个冷漠的人,只是不愿意媚俗而已。米兰昆德拉举的例子是说如果你看到草坪上奔跑嬉戏的孩子,这应该是一副很温馨的画面吧,而此时此刻你的心中应该有一股积极的温暖的力量吧,因为大多数人会如此,至少大多数人相信他们自己应该如此。米兰昆德拉说你没有感到这种温馨也是正常的,如果你没感到却硬说自己感到了这就是媚俗。

我发现我哥跟我一样,我们从来不通电话,只有我生小孩的时候他打了一个电话,还是给我爱人打的。我妈非常想看看我孩子长什么样子,她自己不会摆弄手机,就让我哥给我要照片,说了半天我哥也没动弹,我妈气得不行。我却觉得很正常,一点不觉得我哥懒或者无情啊什么的。

外婆去世的时候,我哥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他是外婆最疼爱的外孙。我发现我也很难留下真诚的泪水,当时大概小学五年级了吧,但是我不能不哭,大家都在哭啊,我想着最令自己的难过的事情然后才哭了起来。

还有二叔死于非命的时候,当时我已经上大学了,他跟别人开着机动三轮车去别的村偷羊逃跑的时候翻车了,车上好几个人都没事,就二叔当场死亡。我奶奶是哭的最凶的,几度昏厥,事发前二叔找她借过钱,爷爷没有借给他。当时二叔的女儿堂姐敏含着眼泪恶狠狠地对我说的这件事,我当时也哭了,不是因为二叔的死,而是因为堂姐的悲愤。

常有人站出来提醒大家不要对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太不懂得珍惜,说总有一天你会失去他们的。于是他们建议我们慢慢地仔细品尝一顿饭,享受跟家人在一起每一寸时光,散步,旅行,所有这些稀松平常的事情被他们描述得像神仙过的生活。

我羡慕那些能从琐碎的生活中感到真正幸福快乐的人,我自己却很少有这样的时刻。我总是在不断地猎奇,企图打破常规,试着开拓人类情感中一处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快乐的源泉。可惜我不是天才,找到的答案往往无比令人丧气,人类情感经过千万年的发掘交融再无任何可突破的地方,快乐的秘密就蕴藏在手机上那几个数字按键上。关心家人,关心朋友,然后得到他们的爱,你就会幸福。

于是我拿起手机,打算按下去,但是又不甘心地放下了。

想起他们每个人,都不是圣人,都有好的地方,也有千错万错的地方,跟我自己一样。但跟他们中多数人不同的是,我不会在乎有多少人给我打了多少次电话,我在乎的是他们是不是出于一种真诚的善意活着,无论是对于我,还是对于这个世界。如果是这样的话,一通电话又算得了了什么呢?

这大概是我迄今找到的不打电话的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吧。


后记:赞同本文观点的人大致分为两种,不媚俗的人和真正铁石心肠的人,不赞同本文观点的人也大致分为两种,真正感受生活幸福的人和媚俗的人,处于一种真诚的善意,希望前者能比后者多一点。

家有baby,不再一一回复,请谅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867322.html

上一篇:过去的深渊
下一篇:招募英才工作地点北京

41 于仲波 王振亭 孙安邦 齐国臣 彭真明 刘永杰 罗帆 李明阳 陈沐 王水 刘全慧 刘立 李健 黄永义 王健玲 许红彬 杨奕 李剑 李若 谢蜀生 邱伟 闪志刚 朱志敏 王晓明 李帮建 李颖业 赵序茅 曾泳春 周普查 鲍得海 葛素红 刘四义 吕东升 宋彬彬 shenlu thzwang biofans fangfa12 ncepuztf HLpope copi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2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