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大蓝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重要的不是生活得最好,而是生活得最多

博文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已有 5005 次阅读 2013-10-12 15:1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做一个自由职业者是我没有选择的时候做出的决定,当我真的成了一名自由职业者(无业游民的好听说法),又发现选择很多,简直多得不得了。目前我有多重身份:作为家庭主妇的我,作为小说家的我,作为自由撰稿人的我,作为心理咨询师的我(打算考个证),作为仪器销售人员的我(朋友开的公司想赏给我一口饭吃),作为日语学习者的我,作为音乐Dj的我,作为隐士的我……每天一睁开眼,就在这些身份中穿梭,根据心情披上某个身份的外衣,目前这些身份中,只有一个家庭主妇身份是能够自给自足的,其他的都是入不敷出苟延残喘中。

这么些身份中,竟没有一个是与科研工作相关的,一个我投入了十年的精力和青春的职业,也是目前继家庭主妇后唯一能够养活我的职业。当初选择放弃的时候,父亲劝我要好好思考清楚,熬一熬,或者换个单位,最后要寻个稳定的去处,没有学位,至少还有知识和技能,任何单位缺乏的都是实际干活的人。大学在他眼中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如果他的女儿能在大学教书,他觉得他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父亲。我无情地扼杀了父亲的梦:“即使我不生小孩,拿到了学位,我也不会做下去了,至少不会以现在这种方式做下去了。”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但并不是我一时冲动的想法。

现在可以心平气和地回顾一下我的科研生涯,其实是一笔很宝贵的人生经验和财富。我却时常感到满腹委屈:夏天出海在甲板上晒得胳膊褪皮,冬天来例假的时候双脚还泡在甲板冰冷的海水中做实验,与操作放射性元素的人共用一个实验室,在实验室充满甲醛气味的房间里分析样品熬夜写论文,没人格没地位没前途,身边最优秀最能干的人也噤若寒蝉如履薄冰,曾经我以为我跟了一位最好的老板,后来发现他不过非常满足于扮演上帝的角色,不能允许一丁点的忤逆和非崇拜。再后来我在越来越多的教授博导甚至大牛身上发现这个特点,不小心说了个什么东西,在他们看来就是轻浮、狂妄、一文不值的,年幼无知的我自然把他们的话信以为真,一直很压抑自己,或者沉溺于儿女情长中,在科研中毫无建树,离开了确实也没什么好可惜的,说这种话在他们看来又太偏激了。

 当我稍微有点判断力的时候,发现自己唯唯诺诺得太久了,早就没有闯劲儿和披荆斩棘的魄力,更不用说什么创造力和创新性了,放眼看周围的同龄人,都成了“温和谦逊的中年人”了,处事圆滑,有些人“颇得领导欢心”,不知道该为他们感到欣慰,还是痛惜悲哀。有一位同学已经评上了副研,目前潜心研究佛学,说这是唯一能让他感到安心入睡的方法。很多同学今年都拿到了国家基金,成了课题组内科研骨干,要问我羡慕不羡慕,我肯定是羡慕的,但并不是羡慕的不得了的那种羡慕,因为感觉他们比我还不开心。“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们只有身体是自由的,也不是完全自由的,这不是我想看到青年教师的精神面貌,这不是我想要的大学,所以我选择离开,这在他们看来又是走极端了。不过我不在乎,就像他们一点儿也不在乎我是根葱还是颗蒜一样,这个社会再不济,也不会饿死人,我也一直坚信“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又是一个最差的时代;这是一个讲信用的时代,又是一个欺骗的时代;这是一个光明的时代,又是一个黑暗的时代”,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可能。有个朋友跟我开玩笑地说:“你再去读个博士吧,三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我大笑,觉得是不可能的事,后来转念一想,why not?“若是一个人能够发挥一半的大脑功能,就可以轻易学会40种语言,背诵整本百科全书,拿12个博士学位……”

有时间一天忙忙碌碌过得无比充实,觉得一切都有可能,很晚了也不舍得睡去,有时候感到很空虚迷茫恐惧,觉得自己最后会一事无成,早早上了床休息,翻来覆去睡不着。这种情绪会蔓延到第二天,第三天,甚至第四天……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732317.html

上一篇:《嗜血法医》完结篇
下一篇:一只壁虎爬过的痕迹

25 彭思龙 武夷山 曾泳春 陈安 蔣勁松 刘畅 赵美娣 曹聪 王春艳 张忆文 廖晓琳 田云川 朱志敏 周素勤 应行仁 毕重增 史彭慧 张珂良 吕乃基 于仲波 biofans ljxm uneyecat anran123 netmet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6: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