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大蓝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重要的不是生活得最好,而是生活得最多

博文

该不该做家务

已有 2242 次阅读 2017-3-19 10:3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最近看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上大学的时候曾经读过一遍,虽然那时候不求甚解,但年轻好奇尚有一丝激情,所以当时还有不少共鸣。现在读书,心里已经难起一丝涟漪,更要命地是记性变得不那么好了,一边看一边忘,像狗熊掰玉米,掰一个扔一个。只好从逻辑文法中或者作者一个比较新奇的观点中寻找快乐。读书应该是一种乐趣,毛姆一再强调过。

这本书我已经读完四分之一,约翰克里斯多夫的敏感、音乐天赋和混乱的生活并没有使我获得多少乐趣,但有一天他突然发表了一个观点,颠覆我对家务活的认识,我感到非常高兴,决定一个一个字把这段敲出来。

“她没玩没了地干活,也希望别人与她一样干。她干活的目的不是使他人和她自己生活更舒适些,恰恰相反!甚至可以这样说,她干活的主要目的是给大家制造麻烦,让生活变得尽可能地乏味,最终无任何乐趣可言。什么都不能使她停下手上那份神圣的家务活,哪怕一刻也不行;有多少女人为了这份神圣不可侵犯的家务劳动而放弃了所有其他的社会义务和道德义务啊。倘若她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里不擦拭地板、清洗地砖、把门把手擦得锃亮、左右开弓使劲拍地毯、把椅子桌子柜子都翻个身的话,她会以为自己堕落了。她边干边炫耀自己,仿佛这些都与她的荣誉攸关。许多女人不是以家务劳动的形式自重自爱并加以保护的吗?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们所谓的荣誉,就是一件保持清洁光亮的家具,是一块擦得油光光的又冷又硬,一不留神就会使人滑到的地板”。

如果《奇葩说》要录一期“该不该做家务活”,对反对做家务活的辩方来说应该是个很好的论点。

家务活对女性来说几乎成了一种强迫症,就是如同约翰克里斯多夫所说,如果她不做家务活就会以为自己堕落了,什么也阻止不了一个女人做家务活的冲动。对我母亲来说,她根本考虑不到堕落不堕落的问题,家务活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必不可少。当然克里斯多夫并不是一味地反对做家务,该不该做家务或许应该改成“会不会做家务”更合适一些。如果能使家人的生活便利,心情愉悦,就是会做家务的人,反之,家务活就是沉重的负担,不但做家务的人时常不自觉地堕落,还会连累家人一起下坠。

想来想去,身边只有一个会做家务的人,擦灶台和窗户这类活她总是请人帮她干,她只负责布置房间买买日用品,她家的冰箱总是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她的家人每天都会吃到新鲜水果和蔬菜。她的化妆品十分齐全,并且她每天都会用。她和她的家人穿着舒适大方得体,亲戚朋友往来频繁而有度,野外郊游聚餐时而为之,工作中她和老公都是单位的骨干,在外人眼光中,这一家人幸福度极高,我想这很可能也是事实,因为她的笑声十分爽朗。

我每次去了她家,就痛下决心回家要改造一番,但是不久又恢复原态。不会做家务就是我这样子的。冰箱时而东西多的放不下,时而空空如也。一下子买的水果吃破了肚皮,又一连好几天吃不到一个。孩子一边玩一边把玩具扔到到处都是,我就在后面一边捡一边说破了嘴皮子,什么用也没有,几分钟后家里又乱成一团。春天来了,孩子还带着冬天的帽子。自己和老公一年四季穿着一成不变的衣服。化妆品嘛,三年前买的还在用着。如果说我懒吧,但是我每天都收拾房间,叠被子,整理橱柜,把这个东西从这个搬到另一个地方,很少闲着。孩子每天要把积木从桶里倒出来十次,我要跟在他屁股后面再装进去十次。乱糟糟使我很抓狂,我干脆把积木桶放到一个他够不到的地方,于是哭闹一场,其中耗时耗力堪比擦了一次灶台。

会做家务和不会做家务的人的家庭都可以是和谐的,如果我不是那个“以家务劳动的形式自重自爱并加以保护的女人”并赋予自己更多的社会义务和道德义务的话,就像今天一样,我只是在客厅的玩具河流中开辟了一条航道,然后坐下了喝了一杯茶,在键盘上敲了一些字,思索我应该怎样度过一生并在有生之年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1040318.html

上一篇:草鞋
下一篇:探亲人

1 文玉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7 04: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