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浮萍草

已有 2185 次阅读 2022-6-26 21:2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浮萍草

岳中琦

再过几天,就是我母亲过世12周年的忌日。这几天,我时常梦见我母亲。

我母亲属牛,1925年出生在安徽巢湖县的一个相对贫困家庭。今年是虎年,我母亲出生97周年。我也属牛,我母亲比我大了三属。

我母亲是一位普通、勤劳和坚毅的妇女。

在儿童期间,我母亲一直跟随父母在巢湖居住。我母亲10岁时,我姥爷去世了。我姥姥就带她和二位哥哥和一位弟弟,一起回到了姥姥的家乡安徽宣城县城关镇定居。

在宣城县定居几年后,由于家庭困难,我母亲就做岳家的童养媳。在抗战胜利后,我母亲就做岳家的家庭主妇,生育和抚养了七、八位子女(参见博文“英俊豪杰 忠孝节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917716.html)。

再后来,由于我父亲患了重病,因此,自我记事和上小学起,我母亲就从事家庭个体小生意工作,成了家庭经济来源支柱。她一直做到1990年代中,时间跨域三十年(大约从40岁到70岁)。在这期间,我母亲每日早起晚睡、任劳任怨和持之以恒地从事个体小生意的生产和销售工作。

每天凌晨和中午,我母亲就在家煮制山芋、糯米藕、粽子或五香蚕豆等产品。之后,她就一手提着装满这些熟食的篮子,另一手挽着装满这些熟食的木桶。从家里出发,进行走街串户、高声喊卖销售这些煮熟山芋、煮熟糯米藕、粽子或五香蚕豆。

每种产品是随季节变化市场原料供给而选择经营一段时间的。另外,篮子上面放一把长木称,用于称熟食重量。木桶上带有木质横梁,用于手挽。篮子和木桶内的热熟食都用大块绵布包着保温,降低变凉速度。

上午在卖完这些食物后,我母亲就开始在市场购买生山芋、藕等。下午卖完这些食物后,我母亲就进行清洗这些山芋和藕等,或者包粽子,为第二天产生和销售做准备工作。

我母亲省吃简用,把每天挣得钱大多用于维持家庭日常生活费用,也将少量剩余结攒起来,用于家庭大事。

我三哥在1976年生病花费了数千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参见博文“羊年忆三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868857.html)。这些钱从他人临时借来的。我母亲在1976年后的好多年,都一直用自己每天挣得钱剩余还钱给他人。

我大哥,一早响应国家的上山下乡号召,在当地农村(团山公社)做了八年的下乡知识青年。1976年才上调到城市当工人,多年每月工资是1888分钱。因此,一直无钱结婚。大约快到40岁时的1980年代中,我母亲就把她多年攒下的数百元人民币,帮助了我大哥结了婚,成了家。

我四哥也成了下乡知青(沈村公社),也特别贫穷,也一直没有结婚(参见博文“鸡年忆四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29322.html)。后来,他也是在我母亲的资助下,结了婚,成了家。

我三哥和四哥的提早过世对我们家庭,特别是对我母亲,是重大打击和悲痛。

我也是深受我母亲的养育大恩。记得在上完初中后,因为家里贫穷,再加上完高中后,出路还是下乡当知青,因此,我父亲要我不要上高中了,直接回家帮助家里打工挣钱。但是,我母亲坚决不同意,一定要我上完高中。我母亲每天坚持工作,争取挣得适当的生活费用,来维持家庭过日子。我上大学后,我母亲也是时常给一些零用钱给我用。当然,我上四年大学费用主要是靠政府给的每个月22元人民币的助学金。具体情况请参见博文“40年前高考上北大前后的往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216200.html

因此,我母亲为我们家庭做出了重大贡献,也让我们家庭没有给社会添加任何负担。

自从我离开母亲和家乡、去北京上学以后,我母亲时常说我是属于浮萍草,一生到处漂流。现在看来,我母亲是讲对了!我一直真是属于旅美、港漂或北漂这类人群的。或许,我母亲、我父亲、我三哥、我四哥和我自己的人生就都是浮萍草!

20226262100写成于香港大学602办公室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344676.html

上一篇:八次滑倒或摔倒的经历
下一篇:庆祝在香港特区25周年佳节
收藏 IP: 147.8.134.*| 热度|

9 郑永军 刁承泰 史晓雷 程少堂 刘全慧 周忠浩 冯大诚 王安良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7 14: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