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青松正气,法竹梅风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errace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

博文

不要跟随控制欲特别强的导师

已有 18747 次阅读 2018-11-10 11:0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这几年由于一方面研究生扩招,一方面研究生导师师德水平参差不齐,导致师生关系紧张,甚至有一些恶性案例的发生。比如北京某大学贾、中南某大学姜、南京某大学蒋、西安某大学杨,以及今年的武汉某大学陶

这些研究生为什么要自杀?虽然说,学生本身可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导师或多或少都有一点责任,可能不是法律责任,而是道义责任。

之前我说过,幸运的研究生都是相同的,他们有一个好导师;不幸的研究生却有各自不同的原因。有学生在微信上问我,怎么找到好的导师呢?对于研究生而言,怎么样避免不幸,或者避免不幸的可能呢?一句话,不要跟随控制欲特别强的导师。我分析了很多案例中的导师,特别是杨和陶的导师,毫无例外,他们都是控制欲特别强的人。

什么叫控制欲特别强呢?比如说,研一选课,学生去征求老师意见。老师指明需要选修哪几门课,然后要求课余时间来实验室做实验,这不能算是控制欲,只能说明该导师比较严格,比较push。老师如果不是建议,而是强势,像一个霸道总裁,非常急促地说,必须选特定几门课,其他课一律不得选,必须每天早上八点来实验室,并且要工作到晚上十点以后,严格限定你的时间,完全替你规划人生蓝图,让你有明显不适感,这就是控制欲。

再比如,实验室来了一个快递,导师让你去拿,这本身没什么大碍,但是如果导师说,快去拿,3点钟之前必须拿回来,不拿回来就怎么怎么样,甚至威胁你,爆粗口。导师往往为了一点小事就动肝火,这也是控制欲强的表现。比如陶的导师要学生给他送外卖,QQ上叫学生,要答到,要叫导师爸爸,这就是严重控制,且有点变态的地步了。杨的导师是一位女性,让男学生给她拎包,鞍前马后,叫杨“臭小子”,这也是控制欲强的表现。

说到这里,我想到一个小故事。有一次,从外地开会回来,高铁上同车厢的有研究生导师带着学生也是开会归来,闲来无事,打打扑克,无可厚非。师生之间当然可以打扑克嘛,对吧!但是,他们的声音特别大,好像整个车厢都是他们包下来的,当时应该是晚上九点吧。社会不要求导师的素质一定要比普通公众高多少倍,但是肯定没有鼓励你毫无社会公德心。更重要的是,其中一位女老师,时不时冒出一句脏话,特别刺耳。好奇心驱使我,找了旁边一个没有打牌的学生问,你们是哪个学校的,他说是南京某大学。这虽然是一个小事情,但是给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我会非常慎重地考虑把自己的小孩送到这样的学校。我瞬间也就理解,为什么该学校会出现蒋坠楼身亡的事情了。如果有该校的领导看到这篇文章,您老别生气,权当接接地气,师德建设见微知著,内强自身,才能外树形象,是吧!

遇到控制欲强、或者有控制欲嫌疑的导师,这时候,学生,你可得小心了,该转导师的转导师吧!在判定导师是否控制欲强的过程中,与其实验室的同学交流,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途径。如果课题组非常压抑,氛围不是那种既严肃又活泼氛围,这时候也要小心了。

导师严格要求学生,导师自己具有强烈的进取心,这应该和控制欲强分开来看。导师的这种严格,你能感受到是一视同仁的,严而有理、严而有据、严而有方,这叫严格;相反,导师强势,他的要求都没有根据,一味蛮横不讲理,把学生卡得非常死,控制时间、控制过程、控制成果,这叫控制欲。导师要求三篇SCI源刊论文才能毕业,这叫高要求;导师要求三篇论文的每一个细节都要跟着他的节奏走,这叫控制欲。

有句话叫做:控制窒息爱。所以,控制欲特别强的人,感情生活往往不顺畅,或者不幸福,也是可见一斑。有些导师看到这里,就不高兴了!我是不想控制学生,可是现在的学生也太自由散漫了,就像我上一篇博文说的,学生都停止生长了,我再不督促一下,学生怎么毕业?!

这就陷入了两难境地,学生说我们导师权力过大,什么都管或者什么都不管;导师说学生太懒太放纵,不好管,不用心做事。然后媒体说教授是叫兽,政府学校出台师德规定,学生论文造假,责任要导师来承担。在这个熙熙攘攘的世界里,怎么样才能回归师生关系的本真呢?

导师和研究生之间的关系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导师只是参与学生成长,而不是主宰学生成长。导师只是导师,不是蜡烛,烧死自己,照亮别人;也不是园丁,修剪树枝,伺候花草;也不是灵魂的工程师,雕刻思想,塑造灵魂。导师也只是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只是平等中的首席,只能参与学生成长,若能点拨一二,就已经阿弥陀佛了,而不能、不配、也不敢主宰学生成长。

现实生活中,师生关系也许很复杂,导师也可能很强势,学生也可能很蛮横,但是只要权利和义务(此处有链接)关系是清楚的,职责和界限是清晰的,也就没那么复杂了。套用一句话:导师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学生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导师与学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7138-1145502.html

上一篇:停止生长的研究生是带不出来的
下一篇:研究生和导师关系的几种模式

21 徐义贤 徐枫 陈楷翰 李毅伟 王选策 王启云 何成文 徐耀 唐凌峰 郭景涛 杨林 程强 姚伟 张英 张波 汤济鑫 张勇斌 马军 徐明昆 liyou1983 hmao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04: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