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心书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ev 宇宙内事即己分内事,己分内事即宇宙内事。——(南宋)陆九渊

博文

伽罗瓦的遗书——批判或膜拜,随君取用

已有 10184 次阅读 2014-6-3 11:12 |个人分类:旧时文章|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遗书, 伽罗瓦, 高次方程根式解

伽罗瓦的遗书——批判或膜拜,随君取用


按:笔者在科网潜水时观摩了各路高人“五次方程根式解存在性”之战,记忆深刻(“高代”从来就是我的弱项,所以也只好保持沉默)。而今硝烟渐散,奉上压箱底的存货——伽罗瓦遗书一封,至于批判还是膜拜,It's up to you!

   

另:提供的遗书是数学所李文林老师据法文1962版的全文汉译版(法文原版我没找到,找到了也看不懂)。

 

伽罗瓦

图片来源:Wikipedia


最后一夜

 

1832529日深夜,巴黎某间小屋内。

激进的共和派分子

 

埃瓦里斯特·伽罗瓦 Evariste Galois (1811~1832)

 

正在昏暗的灯光下奋笔疾书,历史留给他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18295月,还不满18岁的中学生伽罗瓦在数学老师的鼓励下向科学院提交自己关于高次方程(未知数项的最高次幂大于或等于5的方程)求解的研究报告。报告的审查人是波旁王朝的支持者、巴黎数学界的灵魂、分析时代的中流砥柱奥古斯丁·路易斯·柯西(Augustin Louis Cauchy),于是3年前发生在挪威青年数学家尼尔斯·亨里克·阿贝尔(Niels Henrik Abel)身上的一幕重新上演——在论文的公开审查前夕,伽罗瓦的报告莫名其妙地遗失了。

18301月,在父亲自杀身亡的阴影中走出来的巴黎高等师范学校(Ecole Normale Super Paris)一年级学生伽罗瓦再次向科学院提交了自己最新的研究报告。这一次,报告交付到了科学院终身秘书、德高望重的让·巴普斯蒂·约瑟夫·傅里叶手上。但情况并不比第一次好,傅里叶将伽罗瓦的报告带回家后便再无消息。是年5月,傅里叶撒手人寰,在他留下的遗物中,伽罗瓦的手稿不翼而飞。

18311月,在穷困潦倒中走投无路的伽罗瓦第三次向科学院提交了正式论文《论根式求解方程的可解性条件》(On the Conditions for Solvability of Equations by Radicals)。论文是在数学家、物理学家西门·丹尼斯·泊松(Simeon Denis Poisson)的建议下完成的,也是由这位以杰出贡献与“愚蠢预言”进入物理学史的大学者完成主审。遗憾的是,大学者没有读懂这篇晦涩的数学论文。

我们没有理由去苛责泊松,一位经典力学巨擘怎么能理解一个多世纪以后才在结构化学(Structural Chemistry)与粒子物理学(Particle Physics)中大放异彩的全新数学?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孔子 《论语·八

 

接二连三的打击令血气方刚的伽罗瓦彻底地愤怒。监狱般的学校、平庸的教员还有冷漠的科学院,当天才的尊严受到白痴的挑衅,他宁愿作科学战场上的逃兵。伽罗瓦的离去是那样决绝,他不能容忍自己的生命在蠢货的漠视中消耗殆尽。

生命义无反顾地融入大革命的余晖,满腔才华与澎湃激情倾注“自由、平等、博爱”光环下的政治。伽罗瓦,一个无畏的革命者踏上人生的最后旅途……

 

我没有时间了,

我没有时间了,

我没有时间了,

……

 

夜在悄无声息中飞速地流逝……

被学校开除、公开煽动刺杀国王、两次锒铛入狱……年轻的共和战士已经为自己并不漫长的革命生涯镀上了光辉的金色,然而一场不期而至的“爱情”却终结了炫丽的浪漫。在虚无缥缈的风花雪月里,伽罗瓦收获了一场必死无疑的决斗——21岁的数学家为一个女人,接受另一个男人的挑战!

后人无数次为天才不识大义的“愚蠢”抉择留下长吁短叹,他们不知道——这恰恰是一个在美的理想中燃烧的生命,向这个浑浊世界告别的最优雅的方式!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孟子 《孟子·告子上》

 

伽罗瓦乞求上帝放慢时间匆匆的脚步。他并不畏惧死亡,只是无奈不能以革命者的荣耀慷慨赴死,然而真正不能放下的执着却是埋藏心底的挚爱——数学,这是饱受苦难的心灵最后一丝慰藉。

科学院的老朽们在往昔的荣光里呼呼大睡……数学的精灵,不甘心就这样在“可耻的诽谤中”凄然坠落。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夜,他争分夺秒,为全人类留下智慧的独白——一个生命止步于20年的青年的毕生所学:

 

我亲爱的朋友,

在分析学方面,我已经有了新的发现……

 

在断断续续喷涌而出的思想火花中,折磨数学家千百年的难题迎刃而解;粗糙的研究大纲,潦草的字里行间,诞生了一个崭新的数学分支——“群论”(Group Theory)!这是悲剧的根源,作为现代物理学的语言,它的“早产”只带给了年轻的“父亲”无尽的痛苦……

在黎明前的几个小时里,伽罗瓦紧张地忙碌着,直到旭日破晓,东方既白。

疲惫不堪的数学家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属于自己的世界,房间里四处散落着墨迹未干的手稿。伽罗瓦淡然一笑,拿起桌上的手枪,向郊外的格拉塞尔湖(Glaciere)走去……

上帝死了,命运丝毫不收敛它对天才的嫉妒,而天才总在激情中走向毁灭。



伽罗瓦的遗书:

Galois 遗书.pdf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7073-799974.html

上一篇:癸巳暮春长沙怀古
下一篇:翻译要靠自己动手(1)——莱蒙托夫《诗人之死》
收藏 IP: 114.54.9.*| 热度|

13 罗德海 曹聪 李世春 杨正瓴 王春艳 张江敏 李春来 应行仁 吴世凯 杨金波 XuexingLu Veteran11 zhd8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5: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