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人生的丑小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utefay 犀利的灭绝师太

博文

职称是我的一个心结

已有 4149 次阅读 2018-12-27 11:42 |个人分类:科研*创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体制内和学术、技术相关的单位都有职称系统,有各种职称。职称评出来的。


感觉体制内科研人员、技术人员的一生,都在为职称奋斗。哪怕评上了正高职称,也还会为了这个职称的级别在努力。


职称是身份资历的体现,也是一种荣誉的体现。有了什么样的职称,自己就可以去申请什么级别的项目,被邀请去做什么级别的报告。所以,大家会为了职称拼命发论文或者完成本单位职称评定需要获得的成绩。


职称是各个单位评选出来的,有名额限制。不同单位制定出来的评选规则也不同,所以,同一单位的人评职称相对比较公平,但是单位和单位之间没办法去比较公平性。这就可能造成在有的单位评职称相对容易,有的单位很难。


我也曾经为了职称评定很努力地工作,争取更多的有利于职称评定的成绩。然而,这些年在职称评定方面似乎运气总是不太好,要么是因为某些原因没能参加职称评定,要么是刚好赶上单位因为体制改革而没能评职称的年份,要么是职称评定的规则突然变了,没能符合新的规则,导致符合职称评定工作年限的这六年来就只参加了两次职称答辩。而两次职称答辩都没有评上。像我这样工作这么长时间还只是助理研究员的人可能很少了。有的时候想想我的同学很多都是正高级别了,不是正高的也基本都是副高级别,而自己还是中级职称,难免内心觉得很自卑。有的时候也会自我安慰,找找心理平衡,因为单位里还有一些比我优秀努力的同龄人也和我一样是中级职称,内心会觉得稍微能找到点平衡。


现在我在做科研方面不那么努力,对科研是比较灰心的状态,也不想再为了职称问题那么拼命努力。但是曾经的我也是非常努力过,曾经为了做好科研,几乎可以天天晚上加班到九点以后。就因为曾经努力过,所以不希望曾经的努力得不到回报,会觉得不甘心,所以还是会多多少少在意职称问题。有的时候想起来这件事情,内心会觉得一丝伤感。


我的一位朋友,她老公是在中科院搞科研的。最近她和我说,老公为了评职称,每天都要工作很晚,对家庭和两个孩子照顾很少,能给家里的钱也不多,她只能自己多辛苦赚钱来养家。因此,夫妻感情不太好。顿时我感觉,职称,也是一种枷锁,让人们不得不为之奋斗,甚至牺牲家庭幸福。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0071-1153790.html

上一篇:圣诞元旦比春节更受年轻人欢迎
下一篇:虚情假意的微信朋友圈

31 郑永军 王从彦 刘立 李伟钢 蔡小宁 黄仁勇 蒋永华 刘钢 宁利中 徐耀 王启云 任胜利 郭景涛 安海龙 汪波 彭真明 信忠保 杨建设 刘建兴 朱晓刚 李学宽 周忠浩 吕喆 逄焕东 孙宝玺 杨正瓴 曾纪晴 姚伟 吕泰省 ncepuztf puh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01: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