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中世纪欧洲人眼中的世界,中西交通史的重新评价

已有 1781 次阅读 2021-11-14 01:52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中世纪欧洲人眼中的世界,中西交通史的重新评价

昨天(2021.11.12),我在微博上发了一篇世界地图学的短文,介绍两辐中世纪欧洲绘制的世界地图,比较托勒密世界地图和中国的《禹迹图》和《坤舆万国全图》。

第一幅 英国图书馆Cotton收藏的Anglo-Saxon的世界地图(Mappa Mundi), 1050年左右绘制。纽约大学的Anna Feuerbach 作了介绍,

第二幅 英国Hereford教堂藏的世界地图。约1300年绘制。

第三幅 托勒密2世纪的世界地图,据说根据托勒密数据复原重绘于1482年。

第四幅 南宋《禹迹图》1136年。黄河、长江、山东半岛形状与今天几乎一致。根据Charles Hapgood的分析,地图上选点的经纬度精准,东北与西北相差0-1度,东南和西南相差少于1.5度,以1000年前的测绘技术来说,是惊人的。( Hapgood C. Maps of the Ancient Sea Kings, p.144-147, 1966.https://archive.org/details/HapgoodCharlesHutchinsMapsOfTheAncientSeaKings/page/n159/mode/1up?view=theater

第五幅 《坤舆万国全图》1602年呈献,实际测绘年代为西元1430年以前。北极圈俯览图与600年後卫星遥感地图一致,以前已经讨论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828282.html 

看完这几幅地图,应该得到下面的结论:

1.       欧洲地图学到14世纪还是很幼稚。

2.       所谓希腊时代托勒密绘制的世界地图比这份Anglo Saxon的世界地图和其他欧洲绘地图超前1000年是不可思议的。2世纪托勒密没有条件绘制这样的地图。

3.       南宋的《禹迹图》比欧洲地图学超前一千年。

4.       地图学完全不可能从西方传入中国。

5.       唯一正确的《坤舆万国全图》才是世界地图的最高级范本,是明代综合历代中国绘制的地图,包括郑和下西洋,远赴美洲以及全世界绘制的,完成于1430年以前。

不知彼,焉知己?

结论: 地图学是中国传到西方,不是“西学东渐”!


假如上述的例子还不够说服力的话,下面有更多的例子。

英国图书馆网页有几张有趣的地图,可以看出欧洲当时的地理学,制图学的水平。https://www.bl.uk/medieval-literature/articles/travel-trade-and-exploration-in-the-middle-ages

1.       1320Marino Sanudo,Holy Land  东在上方,北在左方。看起来有记里画方制图法,实际上方格与地理比例完全无关,只是作为摹抄的参照而已。

2.       1321Marino Sanuto(或 SanudoTorsello世界地图 Sanudo是威尼斯政治家和地理学家。

3.       Ranuff’s Polychronicon  14世纪世界地图。耶路撒冷在上方。红海在右上角。中间绿色是地中海。Ranulf Higden Higdonc. 1280 1364 3 12 日)是英国史家和切斯特圣沃堡修道院的本笃会修士。

比较比西方地图早200年的南宋《禹迹图》,你会觉得很奇怪,西方地图100多年後如何出现哥伦布?

有人认为我只是举出几份地图,不足为据。不错,我不能把所有的地图都放在一篇博文里。这里只是引用几张英国图书馆藏的世界地图,更多的地图与解说,可参考 Jim Siebold 的网站myoldmaps.com. 

Jim Siebold 已经引用我对《坤舆万国全图》的结论作为他的地图学史著作的结论,即《坤舆万国全图》不是利玛窦创作,是郑和时代总结中国地图学的产物,世界地图学史应该包括郑和大航海的贡献。http://www.myoldmaps.com/renaissance-maps-1490-1800/441-ricci.pdf 。他的结论是基于45年收藏世界地图的经验。

Siebold1994年创立网站,已经37年,与国际互联网几乎同龄。收集的地图分好几个部分:

古代(6200 BCE-600CEhttp://myoldmaps.com/maps-from-antiquity-6200-bc/

中世纪早期(400 CE- 1300 CEhttp://myoldmaps.com/early-medieval-monographs/

中世纪晚期的地图(1300-1490http://myoldmaps.com/late-medieval-maps-1300/

文艺复兴时期的世界地图:http://myoldmaps.com/renaissance-maps-1490-1800/

Siebold 的著作有200篇专文,4000多页,以一己之力创办这网站,没有什么基金支持,没有申请“安全网站“(https)的标志,点击他的首页出现“警告“,说不是”安全“网站,其实不过是网名公司想收费用而已,登入没有问题。

Siebold参考了所有最重要的地图史文献,特别是芝加哥大学出版的地图学史 The History of Cartography. https://press.uchicago.edu/books/HOC/index.html 。这部被视为经典的地图学史著作共六大册,第一册1987年出版,参与编辑的都是最有名的国际地图学家。这套书本来很贵,现在前三册电子版在网上供免费参阅,其他几册内容可以在网上用关键词搜寻。

有认为我看过1000份地图,下那么惊人的判断,推翻整个西方地图学史,有点过分。很简单,我看的是西方认为最有代表性的地图,航海史和解说,它们之间矛盾重重,我有这么多的专家帮我看。他们分布全世界,看过几百万份地图,不能找出我的漏洞,而且已经采用了我的学说为结论,我就省事了。

西方无法解释传承的脉络。古代地图超前现代地图,前后矛盾。文化断层两代人已经很难恢复,《坤舆万国全图》因为原图被毁,还原事实要花那么多周折,欧洲文化各国语言不统一,断层1000年,要恢复几乎不可能。《坤舆万国全图》的内容与西方地图学、航海史根本对不起来,就是为什么西方把《坤舆万国全图》称为“不可能的黑郁金香”的原因。

我没有想到一幅《坤舆万国全图》掀翻了整个西方地图学史,更没想到从地图学到数学、天文、历法、水利、农学、医学,一连串的多米诺效应,发现中西交通史有那么多诡异,现在响应者四起,重新审视中西交通史是好事,确立科学思维在历史研究的重要性。

重新评价中西交通史,方兴未艾。站在历史与科学数据前面,是悬崖勒马,还是继续深陷400年的误史里,面对自己的专业,下一代的前途,明智者应该有所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