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IP: 60.10.97.*   [448]闵应骅   2014-7-31 15:52
我刚知道:《科技日报》邀我发表点东西,但是要缴钱!我婉拒了。有偿新闻吗?
    博主回复(2014-7-31 12:46):请通过短消息告诉我具体情况,我来反映。也许碰到假冒的了。
情况是这样:今年4月,我关于大数据与小数据以及西医与中医的博文有几个杂志和报纸有兴趣,《科技日报》》一位记者要我整理成文,加上图片和前后,投给她。她说可以了。但是要发表费。我说,我的原则是凡要花钱才发表的,我一概不参与。他说,你们计算所许多东西都是花了足够的钱才发的。我说,对不起,我不会花钱买文章。于是,她说,那我跟总编商量一下看您的能不能免。此后就无音讯了。
我的回复(2014-7-31 16:35):她留名字了吗?真实记者的名字都能查得到。我帮您查一下?查不到的就是假冒的。
我没听说过科技日报向个人要钱。但我们所若用一整版发表我们所的成果,是要付一些钱的,公对公。
IP: 42.236.165.*   [447]钟镇   2014-7-25 13:35
武老师,您好。不知能否得到您的继续赐教。可能自己对于英文文献的熟悉程度还是太差,请问“research frontier”是否指的就是形成某些聚类的一批文献?如果不同于我们所说的“研究前沿”,那么“research frontier”学术价值在与什么地方。因为看到很多关于mapping的论文都涉及到“research frontier”和类似hotspot的词汇。
我的回复(2014-7-25 20:34):更正,汉语说的前沿对应于Frontier,而Research Front也译为研究前沿,就造成了混淆。该概念的原始论文见http://wokinfo.com/essays/research-fronts/
IP: 42.236.165.*   [446]钟镇   2014-7-25 11:09
武老师,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借助聚类发现研究热点和研究前沿的合理性何在,或者成功率几何。有没有相关的文献予以验证?目前,关于被引频次与论文影响力(甚至质量)的相关性,借助同行评议这个标准,很多论文给予了验证或“否证”。但自己在检索文献的时候发现,目前很多包括CiteSpace在内的可视化研究内容,都强调对于聚类的解读,限于自己的英文阅读水平,我在这些论文的文献综述部分或研究结论部分没有发现聚类与研究热点和研究前沿相关性的分析。例如,满足属于某聚类的引文或关键词“集合”属于研究热点或研究前沿的标准是什么,同行专家或者被引频次或者作者凭借学术经验确定的?
我的回复(2014-7-25 12:24):请注意research frontier特指一批文献,与我们常说的“研究前沿”完全不是一回事。
IP: 168.160.20.*   [443]武夷山   2014-7-8 11:05
稿件先发给我吧,Wuyishan@istic.ac.cn

国内似乎没有见过相关专著,只有论文,国际上的情况没有关注过。本所编的工程技术词表新版马上就要推出了。
IP: 123.15.50.*   [442]钟镇   2014-7-8 10:42
武老师,您好。不好意思来麻烦您了。本人有篇论文想投稿《情报学报》,但是现在投稿系统从上周就进不去了。给编辑部打电话说现在投稿邮箱无效,只能通过投稿系统,而且系统何时修复无法确定。已经等待一周了,心中有些焦急,不知道武老师那边有没有别的投稿办法,如CNKI或万方等。另想咨询一下,目前国内国际有没有关于主题词表或叙词表(thesaurus)的研究和应用的专著,不知武老师能否赐教。
IP: 111.160.191.*   [441]lrx   2014-7-4 14:18
感谢您的回复,多次打搅实在不安.
IP: 111.161.114.*   [440]lrx   2014-7-3 20:01
谢谢您的回复,能不能给我发个他们的邮箱?
我的回复(2014-7-4 13:08):嫦娥副刊的主编是句艳华女士:
juyanhua1980@163.com
IP: 111.160.191.*   [439]lrx   2014-7-3 13:56
谢谢您的回复,只是没有直接回复在我留言下面,我没有第一时间看见。

您好,您算是当今一位比较有影响的学者了,也很愿意和我们交流,我现在有很大的忧虑——主要是文化方面的。
近年来国人读书情况已经屡遭诟病,但实际还是主要指读书数量方面的。依我看来,图书质量更堪担忧。比如,这几年一本《弟子规》突然火了起来。我不是说这本书就完全不好,但是,过度地宣扬这样的书,怎么也不合适吧?只看这样的书,能实现现代化吗?还有就是最近已经被人们批评的一类书——心灵鸡汤,以矫情的文字说着永远正确的“真理”,完全是麻醉剂(据传于丹被哄下场即跟这一点有关)。而真正的有内涵的书却很少有人问津。即以名气来说,外国的萨根、阿西莫夫、伽莫夫、道金斯、古德尔、中国的许良英、刘兵、李醒民、武际可、刘慈欣、叶至善等等,在我们这个中学的教师里竟决少有人知道。就连余秋雨还算是经常露面的人,又是一位畅销书作家,许多人也只是略闻其名,甚至连他的代表作《文化苦旅》看过的都不多。现在还有看过《悲惨世界》的吗?我们学校一位语文老师,对四大名著的熟悉程度竟然还不如我(我大学是学物理的,现在教劳技),一次问我梁山头领的绰号只能提武松、鲁智深等几个谁都知道的人名,甚至有的连《封神演义》《镜花缘》都没有看过。学校图书馆里买的科普书少有人问津,间或有初中生借了《光学》(牛顿著)的,可是问题是,初中生读的了这样的书吗?还有小学生借《茶花女》的(我们是初中和小学一贯制的)。

所以,我特别希望类似您这样比较有影响的学者多呼吁一下,顺便说,我还算看过一些书,如果您想要稿件,我可以试着写点,只要能发表在有影响的地方能起作用就好(科学网还是太小众了)。

另外,对于学校图书管理员的培训以及学校图书馆书籍的更新等问题,您有什么好的意见?或者能不能指点一二本参考书籍?
我的回复(2014-7-3 16:41):您对读书的看法和体会不妨投稿给《科技日报》嫦娥副刊试试。
IP: 168.160.20.*   [438]武夷山   2014-7-2 15:30
建议读包昌火的《情报研究方法论》。
IP: 111.160.191.*   [437]lrx   2014-7-2 14:54
武老师您好,类似你们这个领域,或者一些差不多的学术领域,做研究的方法是不是主要就是读文献?或者做点访谈\参观什么的?您能不能简单说说呢?
IP: 124.16.156.*   [436]Whythur   2014-7-1 16:26
武老师:您好!您是我非常佩服的情报研究专家,想请教一下,JCR影响因子一般都在6月份更新,今年至今还没有,您有什么内部消息吗?我在科学院做战略研究,很关心这方面。
我的回复(2014-7-1 16:41):没有内部消息,再等一等呗。
IP: 60.247.41.*   [435]姚小鸥   2014-6-28 11:58
有兴趣可以到我的博客盗亦有道看一下奇怪的留言,不必表态。另外,我想知道您有关纸本与电子文本的文章有正式发表吗?我太太近来拟写一篇有关汉字书写的文章,想引用。
我的回复(2014-6-28 12:25):没有正式文章发表。
祝夏安!
IP: 117.32.153.*   [434]王刚   2014-6-24 09:01
武老师您好,请问一下情报学报现在为什么不更新了,是不是以后只在内部流通了
我的回复(2014-6-24 12:40):抱歉,最近几期未能按时出版,我们在努力赶进度。
IP: 111.160.191.*   [433]lrx   2014-6-23 09:22
好的,谢谢.
IP: 111.160.191.*   [432]lrx   2014-6-23 08:37
谢谢.不过,我想,资中筠(右)\胡乔木(左)\邓力群(更左)\许良英(启蒙)\季羡林(民族)是属于大家比较公认的派别吧.
IP: 59.79.66.*   [431]潘良杰   2014-6-9 21:57
论我们生存中的对立——可以巧妙处理的本能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872756&do=blog&id=796074    老师看看哈
IP: 60.164.127.*   [430]葛素红   2014-6-1 11:00
祝武老师端午快乐!天天快乐!
我的回复(2014-6-1 13:34):谢谢!您的文章非常美。
IP: 125.41.236.*   [429]武小伟   2014-5-7 18:40
尊敬的武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大四学生,我有一份调查问卷需要您填写(写毕业论文用),非常感谢您的帮忙,请直接点击http://www.wenjuan.com/s/fYbiIf 填写。
                                                                                                                    武小伟
我的回复(2014-5-7 19:26):填了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3 10: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