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学异见者的故事 精选

已有 6550 次阅读 2023-8-14 06:30 |个人分类:科林散叶|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科学异见者的故事

武夷山 编译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网站2023年8月10日发表了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哲学教授、英国剑桥大学科学哲学和科学史教授Eric Winsberg的文章,We need scientific dissidents now more than ever(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科学异见者)。文章开头就讲了一个医学史上的科学异见者故事。原文见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we-need-scientific-dissidents-now-more-than-ever

 

2023年间,医生每看完一个病人就要洗手这件事是太稀松平常了。但并非一向如此的。我们能拥有关于这一“明显”事实的知识,要归功于历史上最著名的科学异见者之一Ignaz Semmelweis(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1818-1865,匈牙利产科医生)。

1846年,奥地利的维也纳总医院设立了两个免费产科诊所。贫困女性和妓女等弱势群体的女性不仅可来此生孩子,还可获得免费的产后婴儿护理。作为交换,这些女性必须答应成为培训医生(第一家诊所)或培训接产妇(第二家诊所)的练手对象。

当时,在第一家诊所生孩子是很危险的。在这里分娩的母亲,有将近10%死于产褥热。而第二个诊所的产褥热发生率就低得多。消息传开后,分配到第一家诊所去分娩的一些妇女有时候就想方设法制造一种局面:她们假装是在赶往维也纳总医院的途中在街上生下了孩子,这样,她们躲开了诊所的产科服务,却仍可获得免费的婴儿护理。在街上生下孩子的产妇很少被传染上产褥热。

塞麦尔维斯当时是一位年轻医生,其位置相当于现在的“住院医师”,他对此现象大惑不解。他拼命想搞清楚,为什么这家诊所比另一家要多出那么多事儿。1847年,他的一位朋友在做尸检时,手指被同事的手术刀划破。几天后,这位朋友去世了,其去世前的很多症状与去世后的尸检征象同死于产褥热的产妇是一样的。于是,塞麦尔维斯提出一个假说:第一家诊所产妇死亡率高的原因,是因为医学生们上解剖课进行解剖练习时接触到了“尸体颗粒”,然后他们给孕妇检查时,这些尸体颗粒传到了她们身上。

他试验了好几种清洁剂,看哪种能较彻底地清除尸首的腐败气味。他建议,医学生在进行尸体解剖之后、给住院者检查身体之前,要用含氯石灰溶液洗手。采取该措施后,第一家诊所的死亡率很快下降了90%。

后来发生的事告诉我们,科学异见者的遭遇会是什么样。塞麦尔维斯受到嘲笑,被赶出了维也纳总医院,事实上他是被赶出了维也纳。后来,他死于匈牙利的一家精神病院,是在被精神病院的保安痛揍之后。

异见科学家受到的这类待遇有时被称为“塞麦尔维斯反射”。美国心理学家Timothy Leary(1920-1996)将“塞麦尔维斯反射”定义为“一种暴民行为,发生于欠发达行星上的灵长类动物和幼体原人身上,表现在发现了重要科学事实反而受罚”。

……

塞麦尔维斯建议的洗手程序显然是管用的,但他的观点仍被忽视,原因何在?历史学家们对此有不同看法。是因为他没有提出洗手消毒的机理吗(病原菌学说20年后才出现)?是因为他没有将自己的观点解释清楚吗?还是因为维也纳总医院中地位较高的医生们觉得自己被塞麦尔维斯的建议冒犯了,难道他们在触碰妓女身体之前还需要洗手?也许,以上原因都不对。也许要归因于体液致病学说的影响太根深蒂固了,以致任何基于不同前提的思考都很难站住脚。这就是库恩描述过的图景。

博主:中文网站上能查到其他人介绍的这段故事,下面转发一则。

被迫害的医生:塞麦尔维斯

高来益

2022-01-04 10:06健康领域创作者

关注


2020年3月20日,谷歌首页用涂鸦致敬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



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是谁?



他是伟大的医生,也是悲剧英雄。



1818年,塞麦尔维斯出生于离维也纳200多公里的布达佩斯。



1844年,塞麦尔维斯获得维也纳大学医学博士,并开始攻读产科硕士学位。



1846年,塞麦尔维斯毕业后到维也纳综合医院工作,成为一名妇产科医生。



1865年,塞麦尔维斯被打致死,年仅47岁。


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


产褥热悲剧



那个时代,医学还不发达,产妇分娩是一次生死攸关的考验。不少产妇分娩之后会染上一种致命的疾病——产褥热,患者会出现寒战、高烧等症状,最后挣扎着、呻吟着,抛下初生的婴儿,悲惨地死去。



面对经常发生的悲剧,塞麦尔维斯感到无比的忧伤和内疚,决定追查死亡真相。



塞麦尔维斯开展了许多艰苦的调查,依然查不到真凶,直到发生一件意外和悲痛的事情。



塞麦尔维斯的一位医生同事解剖产褥热死者的尸体时,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结果也出现了和产褥热患者类似的症状,最后也悲惨地死去。



塞麦尔维斯悲伤之际得到了启发,判断应该是尸体上的某种“微粒”侵入了产妇伤口,导致产妇患上产褥热。



今天我们都知道,产褥热主要是因为细菌等微生物感染所致,但当时对细菌的了解还非常少。



1683年,荷兰显微镜学家列文虎克观察到了“细菌”,但直到1828年,才被德国科学家埃伦伯格命名为“细菌”。



塞麦尔维斯去世十年以后,细菌学之父——德国医生罗伯特·科赫才揭开细菌和疾病之间的神秘面纱。



发现原因



塞麦尔维斯所在的产科医院是医学院学生定点实习医院。他发现,每当医学院的学生放假离开医院时,产妇的死亡率就会降低。



那时,医生和医学院的学生以及助教要进行尸体解剖,以进行研究和学习。解剖尸体之后,没有洗手,就去为产妇检查和接生,塞麦尔维斯认为,尸体上的某种“微粒”被医生带到了产妇身上。



于是,塞麦尔维斯开展对比试验,要求所有学生和参加尸体解剖的助教进入产房前必须洗手消毒,结果,产房内的死亡率由原来的20%下降到了1%左右。



因为洗手消毒,这个简单的动作,当时就挽救了许多母亲的生命,但却遭到了当时医学界的强烈发对。



塞医生被驱赶



塞麦尔维斯在医生公会上报告了自己的发现:让产妇大量死亡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这些不爱干净的医生,是医生把灾难带给那些产妇。



塞麦尔维斯揭露了真相,却“损害”了某些人的尊严,遭到了一些权威人士的反对,包括他的导师。



这些人为了维护自己虚假的“尊严”,不承认自己“疏忽杀人”,并视塞麦尔维斯为医学界的另类与叛徒,最终逼迫塞麦尔维斯离开了医院。那是1849年,塞麦尔维斯的祖国匈牙利宣布独立的那一年。



塞医生之死



塞麦尔维斯很受打击,回到祖国匈牙利,在森特罗库斯医院工作,继续推广洗手消毒和预防产褥热方法,同样遭到嘲笑和抵制,但塞麦尔维斯初心不改,并做了更多的研究。



1861年,塞麦尔维斯出版了《产褥热的病原、实质和预防》一书,这是塞麦尔维斯唯一的著作,也是一部经典的医学著作。



1865年,塞麦尔维斯的言行和著作让保守派医生感到更加恼怒和尴尬,保守派医生“忍无可忍”,加大力度排斥他,并称他为“疯子”,塞麦尔维斯再一次被赶出医院。



塞麦尔维斯变得更加郁闷和孤独,借酒消愁,最终,因长期的心理压抑导致精神有些错乱,生活也十分悲惨。



塞麦尔维斯被保守势力以介绍新工作为由,把他骗入维也纳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塞麦尔维斯知道真相后试图逃跑,卫兵对他施以毒打,并将他关进小黑屋。



两周后,塞麦尔维斯因为严重感染离开了人世,年仅47岁。这位救人无数的伟大医生,把欧洲产科医学从黑暗带到光明,却因此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塞麦尔维斯一生致力于推广洗手消毒和预防感染,却突然死于严重“感染”,背后细思极恐。


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


纪念塞医生



塞麦尔维斯是一位伟大的医生,用生命与保守势力作斗争,他挽救了无数母亲的生命,为全世界带来了福音,最终却“被感染”,客死他乡,成为悲剧英雄。



历史是公正的。今天,人们没有忘记塞麦尔维斯在人类攻克产褥热的斗争中做出的卓越贡献,称颂他为“母亲的救星”。



1968年,塞麦尔维斯的祖国匈牙利发行面值为50福林和100福林的银币与金币各两枚,以纪念塞麦尔维斯诞辰150周年。福林是匈牙利货币,当前1人民币约等于51福林。



2008年,奥地利发行50欧元金币,以纪念塞麦尔维斯诞辰190周年。



2008年,促进用肥皂洗手公私伙伴组织(PPPHW)倡议:每年10月15日为全球洗手日,以纪念塞麦尔维斯。



2009年,世卫组织把每年的5月5日定为“世界手卫生日”,以纪念塞麦尔维斯。



2018年7月1日,在塞麦尔维斯诞辰200周年的时候,匈牙利政府宣布这一天为塞麦尔维斯纪念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98935.html

上一篇:出国回来一上班就被派了活——日记摘抄1065
下一篇:勉为其难答应同行单位的讲课请求——日记摘抄1066
收藏 IP: 1.202.114.*| 热度|

16 郑永军 王涛 许培扬 籍利平 冯兆东 晏成和 崔锦华 王启云 宁笔 杨正瓴 周忠浩 徐义贤 张晓良 史晓雷 赵凤光 王成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7 0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