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周萍教授怀念莱兹多夫教授的文章

已有 2359 次阅读 2023-4-6 14:03 |个人分类:科林散叶|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博主按: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周萍教授当年是路特.莱兹多夫教授指导的博士生。下面是她缅怀Loet的文章。她文章中的图片这里无法显现,欲看图片者请看附件

20230406怀念Loet.docx 或

怀念Loet.pdf

 

怀念 Loet

周萍

 

知道 Loet 的名字大概是在 2002 年,当时的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中信所)总工程师武夷山安排我们翻译 Loet 的著作《The Challenge of Scientometrics: The Development, Measurement, and Self-Organization of Scientific Communications》(中文名:《科学计量学的挑战:科学交流的发展、测度和自组织》。此后,武夷山邀请 Loet 到中信所访问讲学,并安排我陪同他游览北京。作为爱好骑行的荷兰人,Loet 提议骑自行车游览北京,我们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Loet 对北京的风土人情有了更细致深入的了解。

1.2011 年游览北京,右 1 是清华大学曾国屏教授,右 2 Loet 的夫人。

2.2011 年在中信所讲学

2003 年,我获得国家留学基金委为期一年的资助机会,但留学国别只有荷兰。在得知情况后,Loet 热情地向我发出了邀请,由此开启了我学术生涯的新篇章。在阿姆斯特丹大学传播学院为期一年(2004-2005 年)的访学期间,我与 Loet合作撰写了多篇论文,陆续发表于Research Policy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Scientometrics等期刊。我发表的第一篇英文论文发表在Research Policy发表上,题为“The emergence of China as a leading nation in science”,该论文发表后连续多年在多个学科(经济学、管理学、图情学)被高频引用,并且迄今仍然被引用。

3.Google Scholar 截图

刚去阿姆斯特丹时,我需要面对各种挑战:生活成本高,房屋租金和日常饮食都很贵,仅第一个月的开支就远超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额度(每月 800 欧元);居住条件明显下降,当时已年过 40 的我,在北京有自己的住房,到阿姆斯特丹后却需要与一群有不同生活习惯、来自不同国家的 20 岁左右的年轻人共用厨房和卫生间,各种的不适应和心理落差让我萌生了提前回国的打算。在得知我的窘境后,Loet 用他的项目经费给予我补助,他担心我吃不好,还每月请我到他家吃一次晚餐,由此认识了他的夫人 Margaret 和两个女儿。至今我仍然清晰记得他开着那辆只有前门可以打开的红色小汽车来接我去他家的场景。刚去阿姆斯特丹时,他也是开着这辆车去机场接的我……

在我们合作撰写的论文被Research Policy接收后,Loet 建议我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学位。其实,当初去荷兰做访问学者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出国看看,开阔视野,没有想过攻读博士学位。Loet 的建议为我的学术生涯打开了更广阔的空间。在此还要特别感谢当时的中信所领导,他们的支持使我可以全力投身博士论文研究中。博士毕业后,与 Loet 的合作继续开展,我们共合作发表了 19 篇论文,他多次受邀到中国访问,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4.我的博士论文答辩现场。Loet 手握我的博士学位等证书。右图  1 是我的另一位导师——鲁汶大学的 Wolfgang Glänzel 教授。

    得知Loet 患帕金森病大概是 2015 年,为寻找治疗良方,我陪他实地考察了北京一所治疗帕金森病的私立医院;通过浙大一位教授联系了一位美籍华人,Loet 也购买过该华人研发的产品;在得知一种植物有助于缓解帕金森病后, 我购买了该植物并寄到阿姆斯特丹。Loet 生病后,我也多次邀请过他来浙大讲学,但他因病情而放弃。2019 年,他告诉我病情有所缓解,可以来中国,我便立即着手办理相关手续,但遗憾的是,此行最终还是未能实现……

  Loet 的生活方式非常健康,坚持游泳,健康饮食,喜欢音乐。他谦逊善良,学识渊博,研究领域涉及多个一级学科——科学哲学、传播学、信息科学、情报学、社会学等,一生致力于相关领域的理论和方法问题:2001 年出版两部著作,分别是The Challenge of Scientometrics——The Development, Measurement,and Self-Organization of Scientific Communications(科学计量学的挑战——科学传播学的发展、测度及自组织)和A Sociolog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 - The Self-Organization of the Knowledge-Based Society(传播的社会学理论——知识基础社会的自组织)。

    Loet 的研发产出效率极高,每年发表几十篇论文。每次我把撰写的稿子发给他,基本最迟第二天就能收到修改版。在他的追悼会上,他曾经的同事兼好友 Sally Wyatt 教授甚至赞叹道:Loet 的写作论文速度快于一般人的阅读论文速度!Loet 的去世会影响阿姆斯丹大学的世界排名!此言毫不夸张,有学术平台Research.com 的全球学者排名为证,在其 2022 年版排名中,Loet 全球排名第 34 位,在荷兰排名第 3

(图 5):

5.学术平台 Research.com Loet 的邮件。

2021 年,Loet 出版最后一部著作The Evolutionary Dynamics of Discursive Knowledge——Communication-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on an Empirical Philosophy of Science(话语知识的演化动力——经验科学哲学的传播理论视角)。该书在学术界引起了巨大反响,从 2021 12 月开始,学术界每月开展一次线上讨论,每次讨论围绕该书的一章展开,直到 2022 8 11 日完成最后一章(第 11 章)的讨论, 前 后 持 续 9 个月。该书的 线 上 讨 论 相 关 视 频 和 文 字 材 料 见

https://www.leydesdorff.net/cogitata/index.htm

https://us02web.zoom.us/j/9116543210?pwd=RkJWR0JtaDRVYTRNZE5yUVAxbV

Q2Zz09, https://groups.google.com/g/cogitata?hl=en

Loet 第一时间告诉我该书出版的消息,并将其中文翻译和中文版权授权给了我,中文翻译工作尚在进行中。

2022 5 9 日,Loet 接受了 DBS 手术,一些症状因此得到改善,但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2022 9 28 日,Loet 告诉我,不能再阅读和写作了!对于一位视学术为生命的学者而言,这是多么残酷的打击!自此,与 Loet 的交流只能通过电话和 Skype……。最后几次交流发生在 3 月,2 日收到他的以下邮件:我的第一反映是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在以前与 Loet 的视频中,没感觉他有什么异样。怀着一丝侥幸,像往常一样通过 Skype 视频拨通了 Loet,但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他第一次没有接通视频,而是接通了语音,但从他的声音中并没有感觉到异样。当时我还表示要在中国寻找可能性,他也建议我了解一下浙大的附属医院。挂完电话我就立即行动,通过微信找到了昆明理工大学的一条信息,报道其有关帕金森病的科研突破,于是赶快找到并下载该论文,以为找到了救命稻草,急切而兴奋地联系 Loet,谁知他的反映很平静,因为这种研究还处于模型阶段,未应用于临床。浙大邵逸夫医院的确有帕金森治疗中心,但其治疗方法 Loet均已经历过……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3 13 日早晨,Loet 的一位合作者 Inga Ivanova 发来邮件:Loet 已经去世了!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当时的我并不知道 Loet 已于 311 日去世,我们通话才仅仅过去 8 天啊!如此一位杰出的包容谦逊的学者,他还有很多未尽的规划啊!

从悲痛中醒过来的第一反应是参加他的葬礼,送 Loet 最后一程。但申请签证所需时间阻碍了这一愿望的实现。万幸的是,我在德国的女儿代我前往阿姆斯特丹,参加了 Loet 的遗体告别仪式和葬礼,了却了我的心愿。谢谢你 Loet,你不仅是我学术上的导师,也是我人生的导师。安息吧 Loet,你的学术成就将继续发挥作用,推动相关领域不断发展和进步。

2023 4 5 日 杭州


相关阅读

武夷山,忆与杰出科学计量学家路特.莱兹多夫交往的二三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80252.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83193.html

上一篇:全员竞聘上岗工作紧锣密鼓推进——日记摘抄1006
下一篇:美国加州一名音响工程师的哲思(163)
收藏 IP: 1.202.113.*| 热度|

7 许培扬 尤明庆 刘立 宁利中 何青 杨正瓴 孙学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7 0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