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一位诚实的知识分子的遭遇

已有 2373 次阅读 2023-12-2 11:47 |个人分类:闲来读书|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曼斯雷德的知乎文章《犹奸二枚 中场嘉宾站台》讲的是芬克尔斯坦和乔姆斯基,他们的故事出现在我翻译的《理解权力:乔姆斯基问答录》(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7.5节,第237-241页,“一位诚实的知识分子的遭遇”。详见下文。

 

  我再给你们讲个故事,最后一个---这样的故事还很多。这个故事真的非常悲惨。你们中间有多少人知道 琼·彼得斯?听说过琼·彼得斯写的书吗?几年前[1984]有一本畅销书,它大概印刷了十次,作者是一个名叫琼·彼得斯的女人(至少署名的是琼·彼得斯),书名是《从没有记忆的时代开始》。它看起来像一本学术巨著,有许多脚注,意欲表明巴勒斯坦人全都是近期移民 [即,在1920年到1948年的英国托管时期,迁移到前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定居区]。它大受欢迎---得到了几百篇吹捧式的评论文章,没有任何负面的评论:《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每个人都对它赞不绝口。这本书证明,实际上没有什么巴勒斯坦人! 当然,隐含的信息就是,即使以色列把他们全都踢走,也不涉及道德问题,因为他们只是最近的移民,在犹太人建立了国家以后,他们才进来的。书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口统计分析,芝加哥大学一名人口统计学方面的大牌教授[Philip M. Hauser]证明了它的真实性。那一年,这是知识界的大事:Saul BellowBarbara Tuchman,每个人都在谈论它,好像它是自巧克力蛋糕发明以来最美妙的东西一样。 

  好了,普林斯顿有个研究生,名叫诺曼·芬克尔斯坦,他开始读这本书。他对犹太复国主义的历史感兴趣,读这本书的时候,他被书里面所说的一些事情惊住了。他是个非常认真的学生,就开始检查文献---结果发现,这个事件完全是个骗局,完全是伪造:很可能是某个情报机构什么的攒出了这么一本书。芬克尔斯坦把初步发现写了一篇小文章,大概二十五页左右,他把它分发给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人、这个领域的学者等等,我认为大概有三十个人,他说:“这是我在这本书里发现的东西,你认为它值得发表吗?” 

  他得到了一个答复,从我这里。我告诉他,我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主题,但我警告他,如果你沿着这条路走,就会陷入麻烦--- 因为你将要揭露,美国的知识分子群体就是一帮骗子,他们可不会喜欢这种事,他们会毁掉你。所以我说:如果你想做,那就去做,往前走,但是,你要了解自己将会遇到什么。这件事非常重要,你干掉了驱赶一大群民众的道德基础---它正在成为一些真正的恐怖行动的基础---关系到许多人的生命,这会造成巨大的差别。 但是,你的生活也危如累卵,我告诉他,如果你追求这个目标,你的职业可能就完蛋了。 

  他不相信我。以前,我不认识他,此后,我们变成了非常好的朋友。他继续前进,他写了一篇文章,开始把它提交给杂志。什么反响也没有:他们甚至都不想回应。最后,我设法把这篇文章的一部分发表于《在这个时代》上,那是伊利诺伊州出版的一份小小的左派杂志,你们中也许有些人看过它。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没有任何反响。同时,他的教授---这是普林斯顿大学,应当是个严肃的地方---不再跟他说话:他们不和他做任何约会,他们不读他的文章,他不得不退出这个项目。 

  这时候,他有些绝望,他问我该怎么做。我给了他我认为的好建议,但是,那实际上是个坏建议:我建议他转到一个不同的系,我在那里认识某个人,我认为他至少会得到有尊严的对待。这实际上错了。他转系了,但是到了要写论文的时候,他找不到一位教员愿意读他的论文,他甚至都请不动他们来参加自己的博士论文答辩会。最后,他们非常尴尬地授予他博士学位---他碰巧非常聪明---但是,他们甚至都不肯给他写一封信说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有时候,你会碰到一些学生,你很难给他们写很好的推荐信,因为你真的认为他们不够好,但你还是会写些东西,这就是做事情的方式。这个家伙很棒,但他就是得不到一封推荐信。 

  他现在生活在纽约某地的一个小公寓里,他是一名非全时工作的社会工作者,与十几岁的退学生们打交道。非常有前途的学者---如果他听从劝告的话,他就会继续前进,现在可能早就是某个著名大学的教授了。但是他现在有个非全时的工作,与心智不正常的十来岁的小青年打交道,每年挣个几千美元。这比死亡小分队好多了,的确如此---这比死亡小分队好得太多了。但这就是控制技术,到处实施控制的技术。 

  我们继续讲这个 ·彼得斯的故事。芬克尔斯坦非常执着:整整一个夏天,他坐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在那里检查这本书的每一条参考文献---结果,他发现了无法置信的欺诈。好了,纽约知识界是个很小的地方,很快,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每个人都知道这本书是个骗局、早晚要暴露。 足够聪明从而明智地做出反应的一家刊物是《纽约书评》--- 他们知道这本书是骗局,但是,编辑并不想得罪自己的朋友,所以,他根本就不评论这本书。这是没有发表书评的一个刊物。 

  同时,这个领域里的大教授找到了芬克尔斯坦,告诉他说,“听着,停止你的行动;放下这件事,我们就会照顾你,保证你得到一份工作”,诸如此类的话。 但是他继续做---继续再继续。每当出现一篇赞同的评论,他就给编辑写一封信,当然不会得到发表;他做着自己能够做的事情。我们和出版社接触,问他们是否会对此进行回应,他们说,不---他们是对的。他们为什么要回应?他们把整个系统包裹得严严实实,在美国不会出现一句批评这件事的话。 但是,接下来他们犯了一个技术错误:他们允许这本书在英国出现,那里你可不能很容易地控制知识分子群体。 

  我刚一听说这本书要在英国出版,就立刻把芬克尔斯坦的文章送给对中东地区感兴趣的许多英国学者和记者---他们准备好了。这本书刚一出现,就遭到了猛攻,被炸出了水面。每一份主要杂志,《泰晤士报文学副刊》、《伦敦评论》、《观察家》,每一家都发表了一篇书评,他们说这本书连胡扯都算不上、连白痴都不如。许多批评都没有任何致谢地使用了芬克尔斯坦的工作---但是,任何人对这本书用到的最客气的词也是 “滑稽的”或者“荒谬的”。 

  这里的人们读英国的评论---如果你处于美国知识分子圈子里,你就会读《泰晤士报文学副刊》和《伦敦评论》,所以,事情开始变得有些尴尬了。人们开始追根溯源,人们开始说,“哦,你看,我并没有说这本书很好,我只是说,它讨论的东西很有趣”,诸如此类的话。这时候,《纽约评论》进来了,就像他们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做的一样。你看,这就像你要通过一个例行程序---如果一本书在英国浮出水面,这里的人们会看到,或者一本书在英国得到好评,你就必须做出反应。如果它是一本关于以色列的书,有标准的做事方式:你让一名以色列学者评论它。他们称之为遮盖你的屁股---无论一名以色列学者说什么,你都很安全:没有人能用反犹太主义指责杂志,没有人能用任何通常的方式指责你。 

  所以,自从彼得斯的书在英国浮出水面以后,《纽约评论》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一个非常好的人,实际上他是以色列关于巴勒斯坦民族主义的领头专家 [Yehoshua Porath],他对这个问题非常了解。他写了一篇评论,但是,他们没有发表它---情况持续了一年,这篇评论没有发表;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你可以猜到,一定有很多压力不让它发表。最后,《纽约时报》甚至写了出来,他们说不会发表这篇评论,最后,的确出来了这篇评论的某个版本。这篇评论是批评性的,他说这本书是胡扯,但是,这个家伙投机取巧了,他没有说出自己了解的全部东西。 

  实际上,以色列的评论一般来说批评性非常强:以色列媒体的反应是,他们希望这本书不要被广泛阅读,因为最终它对犹太人有害--- 早晚它会被揭露出来,那么它看起来就像欺骗和诈术,给以色列造成很坏的影响。我应当说,他们低估了美国知识分子群体。 

  不管怎么样,到了那时候,美国知识界认识到,彼得斯的书是件尴尬事,这件事情就消失了,没有人再谈论它。你仍然可以在机场的书架上看到这本书,但是最好的和最聪明的人都知道,他们不应该再谈论它了:因为它已经暴露了,他们也暴露了。 

  关键在于,如果你是一名诚实的批评者,芬克尔斯坦的遭遇就可能发生在你身上---我们可以继续,那样的例子还有很多。[编者注:芬克尔斯坦后来在独立出版社出版了几本书。] 

  在大学或者任何其他机构,你经常可以发现,木头房子里游荡着一些异议者--- 他们可以用某种方式幸存下来,特别是,如果他们得到社群支持的话。但是,如果他们破坏性太强或者太难以驾驭---或者过于有效---他们很可能就会被踢走。然而,标准的做法是,他们一开始就进不到机构里,特别是,如果他们在年轻时就那样的话---他们早在选拔过程中就被铲除了。所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通过了机构选拔并留下来的人们早就已经把正确的信仰内化了:唯命是从对他们不是问题,他们早就驯服了,所以,他们才能够进到那里。意识形态控制系统在学校中永远存在,原因基本上就在于此---我认为,这就是它的基本工作原理。

 

 

 

PS:在《昂茨评论》网站,可以找到芬克尔斯坦的自述。

 https://www.unz.com/nfinkelstein/to-live-or-to-perish/ 

'To Live or to Perish'

The Six-Day-War and its mythology

NORMAN FINKELSTEIN  JUNE 3, 2017

  6,900 WORDS  137 COMMENTS  REPLY

 

https://www.unz.com/nfinkelstein/norman-finkelstein-on-sanders-the-first-intifada-bds-and-ten-years-of-unemployment/ 

Norman Finkelstein on Sanders, the First Intifada, BDS, and Ten Years of Unemployment

NORMAN FINKELSTEIN  APRIL 27, 2016

  9,200 WORDS  296 COMMENTS  REPLY

 

昂茨和他的网络杂志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411761.html 

 

《理解权力》译者的话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936872.html 

 

理解权力

理解权力作者: [] 乔姆斯基 著 / [] 彼得 R.米切儿 约翰 谢菲尔 编

出版社: 清华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乔姆斯基问答录

译者: 姬扬

出版年: 2016-1

定价: 48.0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302410690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936872.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412119.html

上一篇:昂茨和他的网络杂志
下一篇:一位美国战略科学家的回忆录
收藏 IP: 180.79.50.*| 热度|

23 王涛 宁利中 郑永军 杨正瓴 苏德辰 尤明庆 孙颉 窦华书 崔锦华 王安良 刘钢 周忠浩 陆仲绩 朱林 葛及 张忆文 王成玉 蔡宁 姚小鸥 李学宽 杜芳 谢钢 段德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1 13: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