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yanm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ingyanmo

博文

毕业答辩(三)

已有 807 次阅读 2022-11-22 23:28 |个人分类:戏剧小品|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毕业答辩

(喜剧小品)

丛严:我说方阳啊,你这个学生是怎么教的!你也太放纵了!用18页纸糊弄不说,还什么都不懂。

魏教授:我看他就是抄的!而且抄都不会抄,连人家的男朋友都原封不动地抄下来!

丛严:教不严、师之惰,你方教授有责任呐!

方阳:我学生太多,照顾不过来。

丛严:太多就少招几个嘛!

方阳:嗯,下回少招几个。

都教授:大家说说,咱们是让他过,还是不让他过?方教授?

方阳:先听各位教授的。

魏教授:先看看函评是怎么说的。

方阳:函评也说,篇幅太少,内容不足。

都教授:那同意不同意答辩呢?

方阳:倒是都说同意答辩。

魏教授:导师意见怎么写的也是同意答辩!

方阳:那是秘书起草的我就签了字。我同意答辩,不等于我同意他论文通过啊,这不是找大家来评审嘛!

魏教授:你可真是够滑头的!自己想讨学生的好,让我们做恶人!我可跟你说啊,我认为赵超的答辩成绩应该是“不通过”——他不但没做出什么意义的成果,主要内容还是都是抄人家的。

都教授:方教授你说让不让他通过不就得了吗!

魏教授:方教授,他的论文可全是抄的,让他通过可是有点过分啊!

方阳:自从宇宙学院建院以来,研究生毕业答辩还没有不通过的。

魏教授:这有什么,答辩不通过很正常嘛!

方阳:如果我们不让赵超通过,他会不会跳楼?

(众人紧张地议论起来)

方阳:大家忘了?去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前,宇宙学院一个研究生因为5门核心课程没通过,没资格参加论文答辩。6月1日那天爬到办公楼楼顶,跳楼了。

魏教授:是吗?丛院长!

丛严:确实有这回事。然后就捅了马蜂窝了,学生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三姑六姨、堂兄表弟好几十口子在学校大门口拉上横幅、摆上花圈,引来了好多看热闹的,楞把校门给堵上了,非要学校赔500万。

毕业4.png

魏教授:横幅上写的什么呀?

丛严:横幅上写的非常大气:“向宇宙学院讨还地球的银河系学位!”“银河系是致地球死亡的凶手!”

魏教授:是够大气的,没人能看懂。那地球还要学位?

丛严:那学生名字叫“修地球”。

都教授:好么,这学位上哪儿要去呀!

丛严:看热闹的人还议论呢,地球要是死了咱们怎么活呀,人都死了还要学位干嘛呀。

魏教授:这家长眼里学位比命重要。

丛严:学校向上级求救,领导说:稳定压倒一切,你们爱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只要不把事闹大。学校想打官司告家长扰乱学校秩序,结果楞没有律师敢接!结果找了给王宝强打离婚官司那个律师……

魏教授:给谁打官司的律师?

丛严:给王宝强啊!

都教授:这律师还什么都管。

丛严:不是没人敢接吗,这还是托关系找的呢!那律师看了材料就劝校领导:还是私了吧!前几年北大撤了一个学生的学位,那学生不干了,打官司,北大愣是打输了!私了影响小多了,不然学校的名誉损失太大。我个人的名誉损失也太大。

方阳:是啊,还是怕他自己的名誉损失,这律师也怕输官司。

丛严:学校没办法,讨价还价,最后给了家长一些同情费了事。

方阳:咱们要是不让赵超通过,又出来个跳楼的,怎么办?

魏教授:就是不跳楼,到法院告你们,怎么办?

方阳:他告我们什么?

丛严:告什么?先就告你宇宙学院失职,对学生放羊,让地球流浪!

方阳:地球那事早过去了!那还是让他通过吧,我可怕他告我。

魏教授:那怎么行!让他这样的学生都过了,其他学生还怎么在银河系生存?

方阳:那看大家的意见吧。

 

(秘书急上)

秘书:院长,院长!您在这儿哪!大事不好了!

丛严:小王,慢点说,到底怎么了?

秘书:出事了!出大事了!又有学生家长来闹事了!

丛严:又有学生跳楼了吗?

秘书:不是,是有个学生住院了!

丛严:住院就住院呗,急什么呀?

秘书:家长马上赶到了医院,问医生怎么回事。医生说是被蚊子叮咬后感染了疟疾!

丛严:嗐!得了疟疾找咱们干嘛呀!找屠呦呦啊!

秘书:那家长非说是被咱学校里的蚊子咬的,要索赔10万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和误学费!

丛严:这不是讹人吗!他又没抓住那只蚊子,抓住蚊子,蚊子也没身分证!凭什么说是学校的蚊子?还误学费,就听说过误工费,没听说过误学费!

秘书:那学生的女朋友说的!说他是在宿舍里被蚊子咬的!

丛严:他女朋友怎么知道的?

秘书:她说她周末和他过夜的时候看见了!

丛严:现在这女学生怎么这么不自重!竟敢在男生宿舍过夜!嗯,她说她什么?什么时候在男生宿舍过的夜?

秘书:礼拜六。

丛严:礼拜六——,嗯,这就对了!这样,跟家长说,一是女生在男生宿舍过夜违反校规,本就该给处分,二是周末发生的事和学院无关!三是男生宿舍本来没蚊子,是这个女生带来的!

秘书:说过了,那家长说了,公蚊子不咬人,母蚊子才咬人,根据同性相斥的原理,女学生不可能再带一母蚊子一起进男生宿舍!

丛严:这家长学生物的吧,知道还挺多!

蚊子2.jpg

秘书:学生家长说不管怎么说学院也得负50%的责任!在外国,在商店外面摔个跟头商店还得赔钱呢。

丛严: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唔——这样吧,赶紧把男生宿舍看门的林大爷换个岗位。跟家长说,是临时工林大爷严重失职,擅自放了一只没经过刷脸验证的母蚊子进了男生宿舍,导致男学生被母蚊子咬了。这件事纯属临时工的责任!临时工已经被开除,与校方无关!

秘书:(苦笑着)好吧,我试试这么说吧。(下)

(未完待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248335-1364888.html

上一篇:毕业答辩(二)
下一篇:毕业答辩(四)
收藏 IP: 111.192.241.*|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4 07: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