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78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6789

博文

《菊与刀》: 应用研究启示录

已有 4416 次阅读 2014-11-26 13:24 |个人分类:浮想管窥|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研究, 方法

《菊与刀》: 应用研究启示录

周 健

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1887-1948年)系美国著名人类学家,经典著作《菊与刀》的作者。

(作者像,图片来自网络无任何商业意图)

(图书封面,图片来自网络无任何商业意图)

《菊与刀》一书是作者受美国军方委托进行的一个研究项目的研究报告,旨在为美国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确定未来对日本的政策方针提供参考依据。作为一本外国人写的关于日本的书,在该书出版的两年之后,日本的长谷川治教授就将该书翻译成日文出版,并引起轰动。日本学者川岛武宜教授评论说:“本书具有至今那么多(外国人写的有关日本的书)书都没有的新鲜感受和深刻尖锐的分析。我希望所有的日本人都要读这本书”(见:译者前言)。足见该书魅力之大。该书“深刻尖锐的分析”无疑与作者所秉承的科学研究方法分不开,其中的一些精彩之笔,对于今日的应用研究亦不乏启迪。

一、“问题”导向

《菊与刀》的出现,自然源于“问题”导向。鲁思.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指出(以下简称“作者指出”):“严峻的局面接踵而来,一个一个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日本人会做什么呢?不进攻日本本土能否使他们降服呢?我们是否应该对皇宫进行轰炸……”(P3),作者一共记载了10个与“对日战事”有关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该研究的委托方急于认知的问题,以便美国政府和有关方面在对日事务决策中寻求理论支撑。对于今日的应用研究而言,虽然“问题”是应用研究的动因,但是研究人员却不能忽视对“问题”本身的研究。例如有的问题可能过于抽象或概括,有的问题却可能过于繁杂(正如《菊与刀》作者当时所面临的问题);有的问题可能涉及单个领域,有的问题却可能涉及多个领域。同时,研究人员还需要对“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与思考,采取多途径、多方法,准确把握“问题”背后的实质所在,才能保证对后续研究的导向正确,这也是应用研究中一个事关成败的重要环节。

二、关注“差异”及其背后的问题

作者指出:“迄今为止,美国以往历史上举国而战所遇到的对手中,日本人是最难以琢磨的敌人。这是因为过去与大国对手作战时,还从来没有迫使我们考虑到对方在行动上和思想上有那么多令人费解、极其矛盾的习惯。”(P1)尽管对于现代科学研究而言,人们早已熟知“差异”可能是发现研究课题的诱因,也可能是研究这个问题的一个入口。然而,在实际研究工作中,如何发现这个差异的种种表现,如何厘清这个差异背后的问题,如何确认这个差异的研究价值等问题,是对每一个研究人员的研究能力和技巧的挑战。对于“差异”表现的探讨,作者指出:“在记述某个国家的人民时,从来不会说他们是顽固守旧的,然而他们又极易接受新奇的事物;不会说某个国家的人民是顺从的,同时他们又是极不服从上边统治的……”(P2)。作者记载了6种这样的矛盾组合性质。对于这个差异背后的问题,正是作者该书的主要内容。作者采用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全面细致、重点突出、条理清晰地进行了研究。作者对这个差异的种种表现还进行了理性的概括,指出:“于是,当你打算写一本日本民族是如何欣赏美好事物,崇敬演员和艺术家,竭尽技能种植菊花的书时;你还得同时写一本书,补充他们是如何崇尚战刀,把最高荣誉归于武士这一事实。”(P2)对于研究这些差异的目的,作者说道:“为了对付敌人的行动,我们必须要理解敌人的行为”(P2)。很显然,对于科学研究人员来说,对“差异”的重视已经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不过,对于“差异”背后的深层次问题的分析与思考,广度与深度的把握,关键问题的筛选,研究条件的支持与限制,最优研究目标与研究目标实现的可能等问题,却是研究人员必须认真对待的问题。换句话说,妥善的处理好这些问题,就能够为研究的成功奠定基础。

三、限制“主观”与推崇“客观”

作者指出:“我们必须努力弄清日本人思想、感情的脉络,以及纵贯这些脉络之中的特点和规律,了解他们在思维和行动的背后所隐藏的强制力。在迫于作出某种判断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权且把美国人行动前的思维习惯搁置一旁;”(P5)。尽管现代科学研究是一个需要“主观”积极参与的活动,然而在研究过程中却需要常常警惕“主观”局限性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例“如先入为主、以偏概全”等。作者还指出:“美日正在交战,战争中彻头彻尾贬低敌人是容易的,然而,要通过敌人的眼睛来弄清敌人的世界观,却并非易事,况且我们必须通过这种方式了解敌人。”(P5)由此可见,作者对研究中的“客观”性的高度重视和推崇。对于当今的科学研究来说,真实准确的事实是最好的证据,然而甄别事实的真伪、判断事实的准确,就需要研究人员下更大的功夫了。正如作者所说:“只有认真观察国民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才能充分理解人类学家这一论证前提的重要意义。”(P11)其次,研究人员还需要注意把握好各种研究数据和事实中所具有的内在联系,亦如作者所述:“人们的行为和观点无论多么怪异离奇,但是他们感受或思考的方法不可避免地与其存在具有一定的联系”,“最孤立的行为都与周围环境存在某种系统联系”(P11)。毋容置疑的是,在应用研究工作中,必须注意推崇研究的“客观”性,也只有在研究问题清楚、研究方法科学、研究人员的研究能力和技巧满足要求的条件下,才有可能产生高质量的研究成果。

 

纵观《菊与刀》一书,如果作为一项研究工作,它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作为一本研究性质的著作,它无疑也具有广泛而持久的影响力;作为一项应用研究成果,它是否得到了研究委托者的认可,笔者无法定论。不过,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情形来看,美国对日本的战事决策与该项研究的某些若隐若现的联系,也让人遐想。总之,在我国当前所处的科技研究成果应用差强人意的环境下,科学研究人员不断吸取别的研究人员的成功经验或许还是有一定现实意义的。

 

参考文献

1、鲁思.本尼迪克特张娓莹张俊彪译:菊与刀 (M),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0年版。

 

二0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作者联络:Email:zhou6789@21cn.com

 

 



读书荐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248178-846449.html

上一篇:参加一场学术报告会的体会
下一篇:面对耀眼的新闻时事:科学网的编辑老师们还可以多一点淡定

3 李健 曹聪 李轻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2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