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vg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fvg9

博文

《詩經》筆記:1國風3邶風5終風·總30

已有 1110 次阅读 2022-9-4 08:14 |个人分类:读书-科研笔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风暴无休不言情,

浪謔喜怒是常行。

欲寤难寐眠何处?

阴阴沉雷伤怀声。*

*和温庭筠《題分水嶺》韵:

溪水無情似有情,入山三日得同行。

嶺頭便是分頭處。惜别潺湲一夜聲。

*温庭筠(约812-866),原名岐,字飞卿,太原祁县人。为唐初宰相温彦博后裔。恃才不羁好讥权贵,故屡试不第,终身潦倒。温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温是“花间派”首要词人,被尊为“花间派”之鼻祖,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其诗今存三百多首,其词今存七十余首。

目次:一、原詩 二、終風·小序  三、章字詞解  四、譯詩

本文资料源于可复制繁体版《四库全书》,打字软件有记忆,故行文繁简夹杂。文中带*号者为拙笔所加。

一、原詩

共四章,每章四句。

·终風且暴,顧我則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風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風且曀(yì),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tì)。

·曀曀其阴,虺(huǐ)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懐。

二、終風·小序

《序》:“《終風》,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不能正也。”

鄭箋:“正,猶止也。”

孔疏:“暴與難,一也。遭困窮是厄難之事,故上篇言難。見侮慢是暴戾之事,故此篇言暴。此經皆是暴戾見侮慢之事。”

朱熹《詩序辯説·終風》:“詳味此詩,有夫婦之情,無母子之意。若果莊姜之詩,則亦當在莊公之世,而列於《燕燕》之前。《序》說,誤矣。”

*鄭箋和孔疏在章字词解中,都按《小序》将此詩解释为莊姜与州吁的关系。相反,在朱熹看来,此詩仍然是写莊公与莊姜的关系。从人物关系上看,莊公对莊姜的关系应当更紧密与州吁对莊姜的关系,朱熹的看法更易被接受。但这两种分析都是詩后台的分析,詩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三、章字词解

第一章:终風且暴,顧我則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

終風】毛傳:“興也。終日風為終風。”朱傳同。陸音義:“終風,《韓詩》云:‘西風也’。”

】毛傳:“暴,疾也。”朱傳同。孔疏:傳“暴,疾”,“《釋天》云:‘日出而風為暴。’孫炎曰:‘陰雲不興,而大風暴起。’然則,為風之暴疾,故云疾也。”

】康典第1403页“《玉篇》瞻也。迴首曰顧。……又眷也。……又但也。……又發語辭。……又引也。”

】毛傳:“笑,侮之也。”

鄭箋:“既竟日風矣,而又暴疾。興者,喻州吁之為不善,如終風之無休止。而其間又有甚惡,其在莊姜之旁,視莊姜則反笑之,是無敬心之甚。”

謔浪笑敖

毛傳:“言戲謔不敬。” 陸音義:“謔,許約反。”朱傳同,又云“謔,戲言也。浪,放蕩也。”朱傳:“笑叶音燥。”

孔疏:傳“言戏谑不敬”,“《釋詁》云:‘謔浪笑敖,戲謔也。’舍人(*官名)曰:‘謔,戲謔也。浪,意明也。笑,心樂也。敖,意舒也。戲笑,邪戲也,謔,笑之貌也。’郭璞曰:‘謂調戲也。’此連云笑敖,故為不敬。《淇奥》(*《衞風》)云:‘善戲謔兮’,明非不敬也。’”

中心是悼】鄭箋:“悼者,傷其如是,然而已不能得而止之。” 朱傳:“悼,傷也。”

章解

孔疏:“终风……是悼”,“言天既終日風,且其間又有暴疾,以興州吁既不善,而其間又有甚惡,在我莊姜之傍,顧視我則反笑之,又戲謔調笑而敖慢。已莊姜無如之何,中心以是悼傷,傷其不能止之。”

朱傳:“莊公之為人,狂蕩暴疾。莊姜蓋不忍斥言之,故但以終風且暴為比言。雖其狂暴如此,然亦有顧我,則笑之時,但皆出於戲慢之意,而無愛敬之誠,則又使我不敢言而心獨傷之耳。蓋莊公暴慢無常,而莊姜正靜自守,所以忤其意,而不見答也。”

第二章:终風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終風且霾】毛傳:“霾,雨土也。” 陸音義:“霾,亡皆反,徐又莫戒反。風而雨土為霾。”

孔疏:傳“霾,雨土”,“《釋天》云:‘風而雨土為霾。’孫炎曰:‘大風揚塵土從上下也。’”。朱傳:“霾與埋同……霾,雨土蒙霿也。”

惠然肯來】毛傳:“言時有順心也。”鄭箋:“惠,順也。肯,可也。有順心然後可以來至我旁,不欲見其戲謔。”朱傳解“惠”同鄭箋。

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毛傳:“人無子道以來事己,巳亦不得以母道往加之。”

鄭箋:“我思其如是,心悠悠然。”朱傳:“悠悠,思之長也。”

孔疏:傳“人无……加之”,“以本由子不事己,巳乃不得以母道往加之,故先解莫來,後解莫往。經先言莫往者,盖取使文也。”

章解:

孔疏:“终风……我思”,“毛以為,天既終日風,且又有暴甚雨土之時,以興州吁常為不善,又有甚惡恚(*音会,憤)怒之時。州吁之暴既如是,又不肯數見莊姜時有順心然後肯來,雖來,復侮慢之。與上互也。州吁既然則無子道以來事已,是‘莫來’也;由此已不得以母道往加之,是‘莫往’也。今既莫往莫來,母子恩絶,悠悠然我心思之,言思其如是則悠悠然也。鄭唯‘惠然肯來’為異,以上云‘顧我則笑’,是其來無順心,明莊姜不欲其來。且州吁之暴,非有順心肯來也,故以為若有順心,則可來我傍,既無順心,不欲見其來而戲謔也。”

朱傳:“終風且霾,以比莊公之狂惑也。雖云狂惑,然亦或惠然而肯來,但又有莫往莫來之,時則使我悠悠而思之,望其君子之深厚之至也。”

第三章:终風且曀(yì),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tì)。

終風且曀(yì),不日有曀

曀(yì)】毛傳:“陰而風曰曀。”朱傳同。 陸音義:“曀,於計反。”朱傳:“曀與縊同。”

孔疏:傳“隂而風曰曀”,《釋天》文。孫炎曰:‘雲風曀日光。” 康典第446页:曀“《说文》:隂而風也。《爾雅·釋天》:隂而風曰曀。疏:雲風曀日光。《釋名》:曀,翳也,言掩翳日光使不明也。”

鄭箋:“有,又也。既竟日風,且復曀不見日矣。而又曀者,喻州吁闇(*àn同暗)亂甚也。” 朱傳:“有,又也。不日有曀,言既曀矣。不旋日而又曀也,亦比人之狂惑,暫開而復蔽也。”

孔疏:箋“既竟……亂甚”,“此州吁暴益甚,故見其漸也。言‘且曀’者,且隂往曀日,其隂尚薄,不見日則曰曀也。復云曀,則隂雲益甚,天氣彌闇,故云‘喻州吁之闇亂甚也’。以‘且曀’已喻其闇,‘又曀’彌益其闇,故云甚也。”

【寤言不寐,願言則嚏】

】鄭箋:“言,我。”

】鄭箋:“願,思也。”朱傳同。

】毛傳:“嚏,跲也。”陸音義:“嚏,音都麗反。跲,居業反,又渠業反”。孔疏:傳“嚏,跲”, “王肅云‘願以母道往加之,則嚏劫而不行’,跲與劫音義同也。定本、《集注》並同。” 朱傳:“嚏音帝同……嚏,鼽嚏也,人氣感傷閉鬱,又為風霿所襲,則有是疾也。”

鄭箋:“嚏,讀當為不敢嚏咳之嚏。我其憂悼而不能寐,女思我心,如是我則嚏也。今俗人嚏,云:‘人道我。’此古之遺語也。”陸音義:“女音汝,下同。”

孔疏:箋“嚏讀……遺語”,“《内則》(*《禮記》)云:‘子在父母之所,不敢噦噫嚏咳。’此讀如之也。言‘汝思我心如是’,解經之‘願’也。言‘我則嚏’,解經言‘則嚏’也。稱‘俗人云’者,以俗之所傳,有驗於事,可以取之。《左傳》每引‘諺曰’,《詩》稱‘人亦有言’,是古有用俗之驗。”

章解:

孔疏:“终风……则嚏”,“毛以為,天既終日風,且復隂而曀,不見日光矣,而又曀。以興州吁既常不善,且復怒而甚,不見喜悦矣,而又甚。州吁既暴如是矣,莊姜言我寤覺而不能寐,願以母道往加之,我則嚏跲而不行。鄭唯下一句為異,具在箋。”

第四章:曀曀其陰,虺(huǐ)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則懐。

曀曀其陰

毛傳:“如常陰曀曀然。” 朱傳:“曀曀,陰貌。”

孔疏:傳“如常隂曀曀然”,“上‘終風且曀’,且其間有曀時,不常陰。此重言曀曀,連云其陰,故云常陰也。言曀復曀,則陰曀之甚也。《爾雅》云‘隂而風為曀’,則此曀亦有風,但前風有不陰,故曀連終風,此則常陰,故直云曀有風可知也。”

虺虺其靁

【虺】毛傳:“暴若震靁之聲虺虺然。” 陸音義:“虺,虚鬼反。” 孔疏:傳“暴若……虺然”,“雨雷則殷殷然,此喻州吁之暴,故以為震雷奮擊之聲虺虺然,《十月之交》曰‘燁燁震電’,皆此類也。”

朱傳:“虺虺,靁將發而未震之聲,以比人之狂惑愈深而未已也。”

康典第1050页:虺,“虫huī,huǐ《韻會》詡鬼切,音卉。《廣韻》蛇虺。……又《博雅》虺虺,聲也。《詩·邶風》虺虺其雷。”

寤言不寐,願言則懷

】毛傳:“懷,傷也。”鄭箋:“懷,安也。女思我心如是,我則安也。”朱傳:“懷,思也。”

章解:

孔疏:“曀曀……则怀”,“毛以為,天既曀曀然其常陰,又虺虺然其震雷也,以興州吁之暴如是,故莊姜言,我夜覺恒不寐,願以母道往加之,我則傷心。鄭唯下句為異,言汝州吁思我心如是,我則安。”

四、譯詩

风暴无休我被嘲,戏谑浪笑心伤悼。

风霾无休偶肯来,宁莫来往悠我思。

终日风阴阴无止,我寤不寐我有思。

日日沉阴声如雷,我寤不寐思伤怀。  

2022年8月22日星期一,2022年9月4日星期日于香格里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246608-1353921.html

上一篇:《詩經》筆記:1國風3邶風4日月·總29
下一篇:《詩經》筆記:1國風3邶風6擊鼓·總31
收藏 IP: 218.63.50.*|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2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