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小鱼儿 精选

已有 2034 次阅读 2022-7-9 16:0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5471baffgw1f17tbinwb2j20pa0jpwh7.jpg

静默期的后半段,遇到了如期而来的黄梅天。

江南的黄梅天,湿哒哒,黏糊糊,潮闷时就像浑身蒙了一层薄膜般喷过水的宣纸,潮叽叽,常常闷得人有些昏沉沉的。偶把手伸出窗外,撩撩淅淅沥沥下着的雨滴,倒也带着短暂的清清爽爽一股凉意,只是气压依然低沉,总让人些许窒息,心情自然变得浮躁的好多。

自从搬了家,就把原先家里的米缸,放在阳台上养鱼了。网上下单买八条小草金鱼,老板慷慨给了十一条,渐渐的,三条不适应搬家后的新环境,不辞而别。劫后余生的二黑六红,就成了鱼缸里的当然主人。闲暇发呆,波纹细密的水面映出一张慵懒的脸,鱼儿婀娜多姿,上下腾挪,看得舒坦也有些惑眼,调皮地上浮后转身撒娇般下潜,真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几次试着给每一条起个名字:黑的不多,那就是大黑、小黑;红的多了些,脊背上有一长条白的,白条,肚沿下有块白斑的,玉肚……眼花缭乱之际,捉迷藏似的,转眼间就一条条的又不知躲哪去了……

黄梅天,人不舒服,鱼也一样。阳台角落里的鱼缸,往日常躲在水下的小鱼儿无所顾忌起来,不时冒出头,发出细微的“吧唧吧唧”声,像是在喘着粗气,也像是轻声说话。知道这些日子,它们也不好过,极力着,挪出来放在通风的地方,太阳出来的时候,不时移动位置让鱼缸多晒晒。水有些浑,可不敢多换,有朋友说要个打气泵,到什么地方去买啊,快递都已经停了好多月,就是隔条马路也送不进来啊。既然要加氧,那就手动撂水,让高处倒泻下的水流在鱼缸里翻滚起泡,或许能救救急。

原先自认为算是有经验的把式,可依然扛不住,一条接着一条的小鱼儿,翻了白肚。最早撩出来埋在盆栽紫薇花下的是一直都觉得是最健壮实的大黑。窗外一片葱茏,阳台上却是一番萧瑟,不时一条接着一条的,隔天就多一条“氽江浮尸”。悄然无声的压抑,面对一潭静水里的翻滚,昔日闲坐琢磨着“安知鱼之乐”的亲近,无需灵犀,有温度的,常带来放松和愉悦的感觉,悄然间都荡然无存了。

足不能出户的郁闷,时常还得给自己鼓个劲、提个醒,明天就能出去了,明天就能复活了,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点燃起明天的希望。枯坐在小鱼缸前,撩着水,轻了怕水花太小,翻不出太多氧气,重了些又怕动静太大,影响鱼儿休息。悄然无语间,惦记起所爱着的人、瞬间也涌上渴望能被人所爱的感觉。爱是对等、传递的,彼此是有条件的,一个人需要被善待被爱过,他才会知道如何爱自己,感同身受去回馈,才能去爱别人、善待周边。沉默中,一股不需言说的蕴味撩上心头,或许并不孤单,不会令人失望的,谁会在这个时刻想到谁,每个人都在守护着自己头顶上的那片天空,湛蓝的、飘着片片白云。

渐渐的,黄梅天过去了,可以去公园去超市去游泳……一起挺过来的,鱼缸里只剩下了一尾小红鱼,劫后余生,细细瘦瘦的,一尾毫不起眼的小鱼儿。这番经历给所有的爱添了一份记忆。想到刚进厂当学徒工的时候,也养过只剩一条单尾巴的金鱼,年年有黄梅天,可养了几年,在一只只有比皮鞋盒大不了多少的玻璃鱼缸里,越长越大,而且尾巴越来越长,足有全身的三分之二多,漂亮的“长脚妹”,每每转身都带着一种飘逸仙气般的灵动。鱼缸太小了,该敲一个更大些的了,楼里上上下下都这么说的。师傅也想要一只鱼缸来养这样好看的金鱼,用长条铁皮敲成角铁状,配玻璃黏胶水涮油漆,漂漂亮亮送去,其中偷了些懒,刷油漆前没有把铁锈刷干净。没有几天,下班回家,发现鱼缸放在走道上,玻璃不知咋的碎了,水流光,相伴多年的长尾金鱼也没了,想来这是对“刨毛芋艿”的惩罚。后来,阿爸把“长脚妹”埋在紫薇花下,那株紫薇花可是家传的,是从老家院子里,带上来的。

阳台上,小小鱼缸里还有条小小的红鱼儿,优哉游哉。感谢那些美好的人和事,历经风雨兼程中的严寒和酷暑,挺过了尴尬的黄梅天,熬过了同伴难以相聚的孤独,如今,成为了人生路上的一道风景。

珍惜当下,让自己的世界变得精致些。

------  题头图画来自网络  ------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346555.html

上一篇:共鸣
下一篇:酷暑钓鱼之遐想
收藏 IP: 101.86.93.*| 热度|

19 尤明庆 李宏翰 宁利中 张晓良 朱晓刚 程少堂 武夷山 刘旭霞 刘钢 许培扬 范振英 郭战胜 李学宽 孙颉 晏成和 郑永军 刘炜 张俊鹏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2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