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hwy1234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qhwy12345

博文

[转载]《国富论》:人类认知的一次关键升级

已有 1246 次阅读 2023-12-25 15:4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国富论》:人类认知的一次关键升级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15600640/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最重要的价值,就是对我们人类进行了一次认知升级。

1. 商品也是财富

在亚当 斯密之前,流行的是重农学派和重商学派。

重农学派认为,土地才是一切价值的源泉,农业才是最重要的,商业并不创造真正的价值。

重商学派认为,黄金白银才是真正的财富,国家要富强,就要想方设法把其他国家的黄金白银搞过来,要鼓励出口,限制进口。

如果认为财富就是土地和金银,那么,一个国家财富增长的方式,就是掠夺其他国家的土地、金银,比如发起战争,搞殖民地。

这种财富观带来的,是一种零和博弈的模式:一个人的收益,就是另一个人的损失;一个国家的幸福,必须建立在另一个国家的痛苦之上。零和博弈的模式之下,人类从旧石器时代到中世纪,250万年里,经济没有什么明显增长,甚至还经常倒退。

斯密的《国富论》,则更新了人类的财富观。

斯密认为,商品也是财富。人赚我钱,我赚人货,双方都赚到了。不信你们看看,是不是那些自由贸易的城市更繁荣,那些缺乏贸易的地方更贫穷落后?

既然商品也是财富,我们人类就可以通过劳动分工、自由贸易、企业家精神、创造力和想象力,来创造无穷无尽的财富,经济增长就像手机更新换代一样,永无止境。

世界可以是一场场交易,而不是一轮轮互相伤害。

张笑宇在《商贸与文明》一书中说:

“自由贸易使一切地区的人互通有无,创造了足够高的利润,从而驱使人类实现分工。分工使人各司其职,穷尽一生在不同的技术领域进行探索,创造出无穷无尽的神奇的造物。这也是人类想象力的根本来源。

亚当·斯密之所以在《国富论》开篇把分工作为第一原理,原因正在于此。斯密把(自由放任)这个原则与商贸联系起来,从而打开了人们对无限增长的世界的想象。这才是亚当·斯密和那一代苏格兰启蒙思想家为当时人类的知识图景更新所做出的真正贡献。

今天,我们还会觉得未来世界的增长会停止吗?还会觉得人类文明不会继续进步吗?还会觉得整个世界的财富和机遇是一个常量,所以我们只能从别人嘴里抢食吗?当然不会这么想,因为我们,至少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生活在“正增长社会”之中。只要把人类的创造力激发出来,世界就可以变得更加繁荣和美好,这在如今已经成为常识,但对于17世纪以前的人来说并非如此。”

2. 自发秩序取代计划思维

《国富论》对人类认知的第二重升级,是用“自发秩序”取代了“计划思维”。

斯密之前的思想家们,热衷于像柏拉图一样设计一个理想国。

在理想国里,人们的生活像棋子一样,被安排的井井有条。

儒家设计了大同社会,道家设计了小国寡民,西方思想家们,设计了各种乌托邦。

“柏拉图模式经久不衰,持续近两千年。期间几乎所有书籍皆以这种观点理论。每个作者都认为,民众不过是君王、官吏手中的棋子。朝廷只要足够强大,则万事可为。暴力被认为是朝廷最重要的东西。”(《米塞斯演讲集》)

斯密则认为,我们普通人不是棋子,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大人物来设计我们的生活:

“(统治者)似乎认为他能够像用手摆布一副棋盘中的各个棋子那样非常容易地摆布偌大一个社会中的各个成员;他并没有考虑到:棋盘上的棋子除了手摆布时的作用之外,不存在别的行动原则;但是,在人类社会这个大棋盘上每个棋子都有它自己的行动原则。”(《道德情操论》)

在市场经济中,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社会就会井然有序、走向繁荣。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人们,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促进了社会利益。

在斯密之前,人们喜欢把经济的盛衰归因于统治者。

荷兰经济发展的好,肯定是因为君主雄才大略;苏格兰经济发展的差,肯定是因为国王平庸昏聩。盛世是因为有明君,萧条是因为有奸臣。

斯密则认为,经济发展的好,是因为劳动分工和自由贸易,而不是因为帝王将相。我们能买到衣服和鞋子,并不是因为哲学家或者君主做了很好的设计安排,而是因为商人们想要赚钱。

商人以赚钱为唯一目的……他们径自追求利益,往往能更有效地促进社会利益的实现。他们如果真的总想着如何促进社会利益,结果往往达不到这样有效的程度。打着为了公众幸福的旗号而经营贸易的人,并没有做出多少好事。”(《国富论》)

斯密用“看不见的手”取代了“看得见的手”,用自发秩序取代了柏拉图模式,在《国富论》中,我们普通人不再是哲学家和君主眼中的棋子,相反,是我们的分工与交换,创造了秩序与繁荣。

结语

用商品财富观取代土地金银财富观,就是用互相交换取代互相伤害,用市场经济取代丛林法则。

用看不见的手取代看得见的手,就是让个体更有尊严,让每个普通人的利益都得到尊重。

有了认知模式的升级,人类才能进入现代社会。

张笑宇说:“思想家对历史最大的馈赠永远不是让商人赚到多少钱,或者让国家实力排名上升多少位,而是让人类意识到:我们还有这样一种看待世界的全然不同的角度,我们还可以有这样一种全新的活法。”

这种全新的视角和全新的活法,正是《国富论》乃至整个经济学的价值所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4431-1415297.html

上一篇:“破四唯”后的新标准应该是“唯探索”
下一篇:也谈中国为何始终缺乏原始创新?
收藏 IP: 111.33.25.*| 热度|

3 冯兆东 郑永军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2 12: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